笔趣阁 > 快穿:直播进行时 > 第八百四十八章想挣扎的刘子业(三十)

第八百四十八章想挣扎的刘子业(三十)

  (三十)

  若王宪嫄豢养私兵意图颠覆政权的事情盖棺定论,太子身上从此便有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他日太子登基,难免有宵小重提旧事,引起动荡。

  他已经没有精力去培养第二个似子业这般令百官交口称赞的储君了。

  既然王家识时务,太子又亲手灭了青茫山私兵,皇后又重伤,那他网开一面留着皇后的位置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只有王宪嫄还在那个位置上,子业就是名正言顺的嫡长子,无人可质疑。

  “皇后之位,朕依旧可以留给王宪嫄。”

  “但还请王卿清楚,皇后也只有皇后之名了,后宫诸事,朕会令太后暂管。”

  “绝无下次。”

  刘骏反复看着手中的兵符,眼中神色莫名。

  这块兵符,自高祖定乱伐兴,代晋自立,定都建康时,就在王氏手中了。

  说来也可笑,高祖重用寒士,结束世家专政,却又格外厚赏王家,据说就是因为王家当年的王谧。

  宋史记载,初高祖为布衣,众未之识也,惟王谧独奇贵之,尝谓高祖曰:“卿当为一代英雄。”

  单单因为这一句赏识,被高祖视为知遇之恩,王家又得了数十年的显赫。

  ……

  ……

  昏迷数日的皇后终于醒了过来,只是却貌似有了中风的症状,披头散发,形容枯槁的躺在床上,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清楚一句话。

  那场风波的真相究竟如何,无人再去关心。

  皇上御笔之下,便是青茫山匪寇作乱,伤及皇后。

  圣上贤名,哪怕皇后瘫痪,却依旧不离不弃,保留皇后之位,且告知百官,此生不会立第二人为后。

  此外,大肆嘉奖太子殿下剿灭匪寇的英勇神武。

  只是,众人眼中文韬武略,有勇有谋的太子殿下,此刻已经在疯癫的边缘徘徊。

  头疼症,彻底爆发。

  每时每刻都不停歇的疼痛,使得刘子业就如同一座不断喷发的活火山。

  往日温馨和谐的东宫,此刻人人自危,噤若寒蝉。

  “嘘,小声点儿,莫要惹了太子殿下不快。”

  东宫的宫人们,一个个蹑手蹑脚,屏住呼吸,生怕下一秒就称为剑下亡魂。

  刘子业静静的坐在书桌前,一动不动,身子轻轻颤抖,似是在强忍着什么。

  “出去。”

  这些人侍奉他多年,合该有个好的结局,而不是在他烦躁之时被杀。

  “殿下,山阴公主被路贵嫔邀走已半个时辰了。”

  有小宫人,壮着胆子回禀道。

  路贵嫔?

  贵嫔乃三夫人之首,仅次于皇后。

  皇后如今形同虚设,后宫如今真正的掌权者路贵嫔,身份站着太后。

  想来,这后宫有人想要兴风作浪了。

  只是,单单路贵嫔,阿姐不至于应付不过来。

  “路家今日可有人入宫?”

  “路护军不久前,也去拜见了贵嫔娘娘。”

  路护军?

  刘子业一时间并没有想起所谓的路护军是谁。

  他的脑子,如今已经不具备思考问题的能力了,一切随本能。

  刘子业起身,大步朝着路贵嫔宫中走去。

  邀了阿姐,又要了路护军,安的是什么心思。

  何家小郎君丰神俊逸,他都尚且觉得配不上阿姐,路家那个上不得台面,靠着裙带关系才换了个六品护军的,算什么东西。

  他捧在手心里的阿姐,轮得到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杂碎沾染算计了?

  “贵嫔娘娘好兴致。”

  刘子业不顾阻扰,推门而入。

  路护军坐在刘楚玉身侧,殷勤的嘘寒问暖,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酒味。

  “贵嫔娘娘留外男于后宫饮酒,也不知道这是路家的家教,还是后宫的宫规。”

  待刘子业走近,方才看到路护军轻轻附在刘楚玉手背上的手,心中大怒,一脚踹开。

  刘楚玉眼神已经有所迷离,显然有些醉酒。

  “刘子业,你做什么?”

  “不由分说出手伤人,你这又是哪门子家教。”

  刘子业那毫不留情的一脚下去,路护军的脸上出现了不正常的红。

  “本殿下由父皇亲自教养,贵嫔娘娘可还有异议?”

  甚至聒噪。

  刘子业不耐烦极了。

  “刘子业,本宫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儿,你若是惹怒本宫,本宫定然你吃不了兜着走。”

  毕竟,当年刘子业寻求太后和路家的庇护,路家嫡系人尽皆知。

  一个仰人鼻息的太子殿下,有什么好嚣张的。

  “如今皇后被幽禁,王家被夺权,若是再惹怒路家,你觉得你的太子之位还能坐得稳吗?”

  “本宫看上刘楚玉,让刘楚玉加入路家,那是刘楚玉的荣幸。”

  “就那人尽可夫狼藉不堪的名声,本宫听了都嫌脏。”

  路贵嫔不知死活的叫嚣着。

  后宫之人的推崇奉承,已经让路贵嫔不知道自己到底几斤几两。

  “这舌头当真碍事。”

  “割了。”

  刘子业话音落下,房间中蓦地出现了一个黑衣人。

  匕首削铁如泥,待路贵嫔反应过来,只感受到火辣辣的疼,却再也说不出话。

  嗯,清静多了。

  刘子业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满意极了。

  “人尽可夫?”

  “那想来贵嫔娘娘也可以跟路护军做一对露水夫妻了。”

  “喂了药,丢一起。”

  刘子业淡淡的说道,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就好似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

  安排好晕乎乎的刘楚玉之后,刘子业去了太后宫中,路家的糟心事,自然需要太后收拾烂摊子。

  毕竟,太后总不想她与父皇之间那档子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广为人知吧。

  被百姓知晓,莫说是太后之位了,能不能活着都另说。

  如何取舍,想来太后不傻。

  路太后没什么脑子,但谁让她运气好,生了个能登上帝位的儿子呢。

  荣华富贵太后之尊,和两个小小的后辈,孰轻孰重,对于太后而言,一眼辨别。

  前一刻还风光无限的路贵嫔,此刻已经被路太后秘密送出了宫。

  皇上那里,无需过多解释。

  路贵嫔能入宫,本就入的是太后的眼。

  孝武帝皇宫美人儿不计其数,且还有源源不断的新人加入,路贵嫔虽位高,但也不值得孝武帝分神。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