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525节 不眠之夜(一)

第1525节 不眠之夜(一)

  一旁的军人们扯长耳朵听这两位大人物的对话,很想听听戴维先生为什么说奇迹是将来的事实,但戴维先生没说,而张家玉竟亦未问。

  而在张家玉的脑海里思绪翻滚,他想起他回国述职时见到的一次奇特的试验。

  一艘船只,没用风帆,没有人力驱动,船只上喷出白色的烟雾,用煤作动力,锅炉吐气,驱动两只水轮扑克水面,船只就能行驶起来。

  这种船只,叫做“蒸汽船!”

  它的速度还不算很快,而且锅炉动力也很不可靠,听闻三次试验有二次炸炉,但正在不断地改进中。

  一旦它试验成熟,将是一次颠覆性的海上技术大变革!

  而蒸汽船的出现,正是来自于领袖所谓的奇谈怪论,还有多少他的话在实现中呢?

  这是国家机密,但张家玉有所了解,还有许多的新技术在攻关进行中!

  张家玉抿起了嘴,只觉得自己领袖身上迷雾重重。

  好在他是领袖!

  好在领袖还是很自律,虽然他与戴维先生在一起时有惊人言语,但大部分时间他都是正常的,英明得不象常人。

  不象常人,领袖真的是天上星宿转世?

  张家玉文武双全,信奉夫子的“子不语怪力乱神”,不怎么信神仙和妖魔鬼怪,现在他的信仰在动摇,因为无从解释领袖的奇谈从何而来,这已经超出了他能够理解的范围!

  他没有多想,只是把疑惑埋藏在心里,听到戴维先生下达命令道:“攻击四面城墙,用三门巨炮延伸射击!”

  随着他命令的下达,城内守军陷入了水深火热中!

  东南军无所不用其极,他们甚至使用了古老的投石车用于抛射火油坛,发动纵火攻击!

  火油坛是为燃烧弹,经过了“加料”,内有秘制的助燃剂,起火快,一点着就迅速蔓延,油料中添有“鲸油”,它的燃烧值大,烧得久,火势凶猛!

  东南国有钱,奖励发明,制度完善,制造出来的杀人武器“效率”高,却让她的敌人吃够了苦头。

  眼看着城墙各处起火,有的守军被火油烧个正着,变成一个人形火炬,让土耳其人不由地大骇!

  巨型大炮的弹丸打进城内,对于人命伤害不大,毕竟实心弹嘛,可是对于城内建筑物逃不掉荼毒,一座座建筑物被摧毁,街道住宅区渐变成残破,使得人们心情郁闷,还得提心吊胆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中了天上掉下的“大奖”,轻则伤筋断骨,重则一命呜呼,,虽说可能性不高,但谁能说得准呢?

  巨炮射程远,整座城市都在它们的攻击范围,贵为帕夏,小到兵卒,中奖的机会是均等嘀!

  最坏的是华人晚上也打炮,炮弹砰砰作响,拢人清梦,让守军睡觉也不踏实。

  但是噪音攻击也就罢了,主要是半夜有可能中奖啊!

  许多人睡不好觉,第二天就是一对对的猫熊眼。

  休息不好,脾气变坏,都不用华人攻击,城里守军就窝里反,彼此间为了一点小事吵起架来,继而拳脚相向。

  那天夜里,主将阿连德刚刚睡下,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

  听到门外亲兵急促的喊声:“大人,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阿连德一时间有点木然,难道是敌人打进来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赶快起床,打开门,放进亲兵,追问情况。

  原来城内实行宵禁,巡逻的部队到达南门军营附近,听到了异样的声响,追查下去,竟然是驻南门的守军里的一群军官在聚众抽阿拉伯水烟!

  军营自有军规,到时间就要全体休息,那些军官倒好,抽烟抽得不亦乐乎,抽得昏昏欲睡,被巡逻队捉个正着。

  抽水烟也就罢了,在他们当中发现了卡特草,还有郎姆酒!

  卡特草,一种草木植物,服食有迷幻的作用,令人醉生梦死,醉死梦生。

  这类东西在奥斯曼帝国里有清晰的认识,属于严厉禁止销售和服食的东西。

  至于郎姆酒,来自东南国,买敌国的东西,在现时为大罪,且酒类是宗教违禁品!

  而且酒的作用不言而喻,巡逻队又捉到醉猫两三只。

  事情严重了,如果是轻微触犯纪律条文也就罢了,看在同袍的份上,又是军官,顶多训斥几句,然而卡特草和郎姆酒被搜出来,唯有公事公办。

  将一干人等统统捉起来,准备押解他们回去队部受审时,南门某个军官的一个机警的勤务兵早早逃脱,回军营里搬来救兵。

  他们拦着巡逻队,要巡罗队把自家长官交出来。

  巡逻队哪肯啊,双方口角,继而向对方饱以老拳,拳打脚踩,大打出手!

  嗬嗬,可干起来了,南门卫戍部队与巡逻队扭打成一团,大喊大叫的,而且更多的巡逻队过来增援,南门的部队同样出动,打起群架来。

  疯狂地拳斗,疯狂地漫骂着对方各种难听话,官兵们仿佛得了传染病似的,都跳出来拳斗。

  两个士兵气呼呼地恶骂着,在黑暗中拼命乱打了好久,忽然停了下来,互相细看着:

  “这是你么,艾哈迈德,你MM的,为什么把我当成了打谷场上的庄稼捆起来打呢?”

  “是你么,布列加?你怎么不早说呢,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把我的脸给都打破了,你就这样随便地打么?”

  原来两个人是熟人,分属巡逻队和南门部队,如果早早说明,就不会打起来了。

  他们拭着鲜血模糊的脸,互相骂着,在黑暗中找寻到自己的兵器,不再参与打架了。

  旁边两个家伙,喊了好久,用拳头互相擂在彼此的身上,通通作响,结结实实,打得几欲内伤,后来仔细一看。

  啊,原来都是巡逻队的!

  这下打了白搭,骂骂咧咧地爬起来,拭着血,摇摇晃晃地站一边去了。

  拳斗诸人不乏有人醒目,首先打掉的是拿着火把与灯笼的人,没了灯火,大家打得更加放开拳脚,打得异常开心!

  惊动诸人,各支部队都被惊醒了,以为是敌人打进来也,赶快点灯、吹号、集队,齐簇簇地列队上城,倒让东南军值班人员摸不清头脑,以为他们将要出城大肝呢,搞得一部分东南军也得从被窝里爬起来准备战斗!

  今晚真是个不眠之夜啊!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