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476节 敌情介绍(二)

第1476节 敌情介绍(二)

  戴维先生对奥斯曼人的作战部署是赞不绝口,说他们虽无总参谋部之名,却有总参谋部之实。

  参谋部、参谋制度让东南军收到了极大的好处,战前他们能够制定严密的计划,战时辅佐主官,所谓三个臭皮匠顶过一个诸葛亮,况且“臭皮匠”的素质顶呱呱!

  “每年的四月,奥斯曼宫廷就变身为总参谋部,为为期半年的战争做准备,宫廷中的犹太财经专家会精确地计算出每一个铜板,隐藏在各地的间谍也纷纷发挥自己的情报,苏丹本人会用命令或者写信的方式让自己麾下的各个社团、民众出钱出力,维齐尔们也会自掏腰包在苏丹的宫殿里宴请同僚、交换意见,商讨军情……”

  “早之前,他们的间谍活动非常厉害,到处刺探军情,还大搞破坏,不过被我破获之后,我把他们都卖给了红毛番,哦,是欧洲人!之后就少了许多间谍。”戴维先生将“红毛番”脱口而出后才发现错了,在中国呆久了,自己都忘记自己也是红毛番!

  他笑着告诉颜常武与同僚们,他是通过亚历山大港将那些绿绿的间谍分子给卖掉的,亚历山大港外被奥斯曼海军控制着,他们对于这些人口买卖假装不知!

  这么多年来,这些坚定的爱国者从不营救被华人贩卖的人口!

  最离谱的一次是有个间谍从贩奴船的船舱里逃出来,向邻船的奥斯曼海军用土耳其语来呼救,然而那些海军闻所未闻,甚至还要贩奴船的人看好他们的“货物!”

  已经被银元喂饱的奥斯曼海军很有职业“道德”,他们是不会破坏与华人的良好的合作关系的!

  真要破坏,他们就应该封锁埃及沿地中海的海岸,不让中华的货物运输到欧洲去,赚取白银,白银将化为打击奥斯曼人的子弹!

  那个间谍被抓了回去,被结结实实地胖揍一顿,间谍没有求饶,只是流着眼泪,双眸无神。

  求那位为了奥斯曼帝国流血又流泪的人的心里阴影面积,他们落入了欧洲人的手里,可怕的命运在等待着他们,欧洲人与奥斯曼人有血海深仇,将被贩卖到沙场、石场、种植园里,不听话的身戴重镣,在皮鞭下一天劳作二十小时以上!

  “……他们的军法官开始接管辖区内的城市,尽量把人财物都用于战争,帕夏们按照任务出兵出人,奥斯曼的皇宫仿佛变成了阴谋的策源地。这种计算非常精确,近卫军的指挥官会根据行军路线和作战计划去决定军饷和军粮的补给,他们甚至提前估算出士兵的鞋底需要多长时间更换,并提前在行军路上安排好鞋匠!”戴维先生如是说,让众人啧啧称奇。

  不过这种操作得之小而略于大,奥斯曼人与华人的争战中,无法突破华人的大马士革防线。

  而且奥斯曼的军队来源广泛,兵员众多,他们随随便便地动员十万十几万大军不成问题,既是好事,也是件麻烦事,军队杂乱,彼此不服,虽然有狂热的作战精神,但协同作战不太好。

  说过了奥斯曼的军队的优势,就讲到了他们的劣势。

  “主少国疑,兵家大忌!”戴维先生指出道。

  他们的君主被称作“苏丹”,而臣民则被称为“拉伊亚”,前者被比作是牧羊人,而后者就是羊群,在奥斯曼帝国的鼎盛时期,苏丹负有领导战争的职责,塞利姆二世之前的历届苏丹无一不是一往无前,驰聘疆场的“勇士”。

  现任苏丹穆罕默德四世,他在公元1642年出生,现在才不过十三岁,虽然年龄比幼童好一些,但华人这边可是年富力强的颜常武带队亲征,两边统帅对比,奥斯曼完败!

  戴维先生将奥斯曼的国政评价为小孩、女人和老人,小孩是穆罕默德四世,女人是他的母亲即太后杜亨·哈提婕和大维齐尔科普律鲁·帕夏,他们执掌了诺大帝国的权力,但这种组合的缺陷可想而知,而东南国则是颜常武与王后杨莺儿管治,政通人和,奥斯曼根本比不上东南国。

  然后是奥斯曼帝国的军事采邑制的瓦解,“西帕希”这种军事制度是建立在古老的封邑制基础之上的,他们本来都是封邑的领主,拥有自己的武器和马匹,平时种地糊口,战时驰聘沙场,每年的3至10月是西帕希的服役期,因为苏丹通常是在每年的春季发动战争,秋季收兵,而冬季则处于修生养息的状态。

  然而这种带有明显的中世纪烙印与游牧民族色彩的军事制度已经很难符合近代战争的要求,因为随着领土的扩大,西帕希骑兵们依靠封地的收入和对当地农民的剥削,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这让他们很快便失去了原有的进取精神,局限于土耳其民族的传统理念。而此时无论欧洲战场和中东大马士革战线早已不是任由骑兵往来冲突的乐园,他们根本不是火力更为猛烈的燧发枪兵的对手,战马更难突破华人坚固的防线!

  西帕希无复先前之勇,阿扎普步兵是奥斯曼帝国的嫡系部队,可惜军纪败坏,在部族族长们的唆使下,他们甚至动用燧发枪与奥斯曼帝国对抗!

  以致于奥斯曼帝国的最强军力居然是“新军”,他们是征募来的基督徒,异教徒成为绿教的最重要支撑,颇具讽刺意味。

  “再有就是他们经济秩序的崩溃!”戴维先生分析着,一针见血地道:“白银太多了!”

  “大量的贵金属从美洲大陆涌入近东地区,让奥斯曼帝国流通的银币迅速贬值,1580年金币与银币的比率是年变成1:120,到了1640年又变成了1:250,市场不可避免的出现了通货膨胀的现象,奥斯曼帝国的经济秩序逐渐崩溃,物价飞涨,为了应对财政赤字的危机,他们不得不加重赋税,但这无异于饮鸩止渴,这些负担最终还是落在了农民身上,就象我们的前明。”

  纯粹说通货膨胀,可能听不明白,但论及前明,戴维先生说得非常清楚,让大家明白过来。

  前明也是遇到这样的问题,钱太多了,而新明与东南国的金银更多,但颜常武大力发展生产力,鼓励消费,发展中产阶级,有力遏制了通货膨胀。

  “土耳其十分贫穷,资源已经消耗殆尽,就连唯一还在流通的货币也只不过是用铁制成的阿斯皮尔。”这番话是远在上世纪末,西班牙驻威尼斯大使曾经对国王腓力二世说的,如今奥斯曼帝国并无很大的变化。

  “奥斯曼帝国打下去,他们的经济必将崩溃!”戴维先生肯定地道,大家一齐点头。

  此外,奥斯曼帝国的军队本身也存在着巨大的问题!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