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陆先生的小祖宗乖又甜 > 121:(1更)

121:(1更)

  男人的目光强烈又深远,那种深远,沈奴捏着遥控器,换台也不是,不换也不是。

  正局促着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缓解气氛,护士推门进来查房,墙上贴着打卡的二维码,护士微笑着向两人点了点头,用手机扫描。

  多了个人,氛围就不一样了,沈奴悄悄松了口气,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

  “紧张什么?”

  护士带上门出去,陆清臣放下手里的文件夹。

  转过身,正儿八经地望着沈奴,“我又不会吃人。”

  沈奴有些尴尬,心说刚才那情况,就像跟父母一块看电视忽然看到少儿不宜的镜头一样羞窘,她肯定要不自在的。

  但嘴上不可吃亏,回道:“您不看我,我就不紧张了。”

  “看你两眼就紧张了?”陆清臣像是来了某种兴致,要跟她上纲上线地说道说道。

  “胆子什么时候变这么小了?”

  沈奴靠在床头,视线落在男人的轮廓有型的肩膀处,手指漫不经意地抠弄遥控器上的塑胶按钮,闻言,低声嘀咕道:“我胆子本来就不大。”

  陆清臣的手,隔着一层被褥,覆在沈奴的小腿骨上,“我看没几个人有你这胆子。”

  这句话,听起来别有深意。

  沈奴想起第一次见到陆清臣的场景,男人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几乎是一出现,就让人感受到不容忽视的强大气场,脸上是生人勿近的冰冷,毫无此刻的温柔和煦。

  当时她是硬着头皮和他搭话。

  如果换一种处境,她没有被蓝姿逼得走投无门,绝对不会主动和他说话,而以他的性格,也不会主动理睬一个陌生女人。

  如此,后面这些都不会发生。

  缘分真的很奇妙,仿佛一切早已注定。

  沈奴低头小口喝水,眼睛却看向陆清臣。

  陆清臣一直在看着她,见她望过来,搭在她腿上的大手往上抚了抚,“看我做什么?”

  “是您先看我,您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您?”沈奴为自己说话。

  陆清臣没再与她争辩,只是那只手,不轻不重地捏着她大腿上的肉,哪怕隔着被子,沈奴也感受到那股有力的手劲儿。

  男女之间一旦有过某些亲密的行为,一些暧昧的小动作做起来就格外地自然。

  陆清臣重新捡起文件看的时候,手没从她这边拿走,后来,沈奴压根看不进去电视里的内容,只感觉被男人压住的地方,麻得她坐立难安。

  下午,沈老夫人和苏家的几个家眷过来探望沈奴,正好又有人打电话找陆清臣,沈奴不想他把时间都耗在无趣的病房里,就让他过去。

  一屋子的女人,陆清臣一个大男人待在这确实不大方便。

  苏世英是沈老夫人兄长的长女,嫁了个当官的丈夫,全职在家当官太太,说了会儿话,她忽地对沈老夫人说:“老姑,玖玖都认回来好几个月了,什么时候办几桌把亲戚都请来热闹一下?大家都还不认识这孩子呢。”

  沈老夫人早有此意,也私底下选好了日子,既然提起这事,她也说了说自己的想法:“再过一个月玖玖生日,到时候肯定办得风风光光。”

  “名字呢?什么时候改过来?”苏世英又问。

  沈老夫人看向沈奴,自家的孩子,她肯定希望用自家的姓。

  只不过,这孩子遭了很多罪,几个月前刚改过名字,再改,老人担心孩子不高兴。

  对上老人殷切的目光,沈奴笑了笑:“名字不过是个称呼,是许为伊还是沈琼琚,我都可以。”

  老人眼里流露出欢喜,“那,等过几天单位上班了,我们去把名字改过来,好不好?”

  沈奴弯着唇,没拒绝。

  她死过一次了,在那逼仄黑暗的小空间里,意识变得混沌的那段时间,她满脑子想的,牵挂的,都是陆清臣和沈老夫人。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名字对她来说不过是个称呼,如果换个名字能让在意的人高兴,也未尝不可。

  三点多的时候,陆承初和傅蜜、冯明瑞找了过来,这三个人也不知道是怎么碰到一块的。

  这会儿,沈老夫人和苏家那几个女眷已经离开,沈奴边看电视边往嘴里剥奶糖,病房门被悄悄打开,探进来傅蜜一颗鬼鬼祟祟的脑袋。

  看见沈奴,她大呼一声:“找到了!”

  然后病房门被推到最大,陆承初和冯明瑞走进来。

  沈奴愣了一下,“你们怎么上来的?”

  陆承初抬着下巴:“我是陆家的人,来这还不容易。”

  “别听他吹。”傅蜜边走过来边道:“他搭讪了个小护士,死皮赖脸求着人家带他上来的。”

  陆承初不服:“照你这么说,是我的人格魅力?”

  傅蜜做呕吐状,懒得再理他,将沈奴打量了几番:“幸好没缺胳膊也没少腿。”

  沈奴:“……”

  冯明瑞也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陆承初抓了把巴旦杏,剥了一颗扔进嘴里,边咀嚼边道:“她是好好的,不过陆云谏那厮可就遭殃了,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沈奴看向他,“跟陆云谏有什么关系?”

  陆承初见沈奴一脸不知情的傻白甜样,心想也是,以他家五叔那个闷嘴葫芦的性格,肯定不会说那些事,一屁股坐在病床边,他说:

  “你失踪那晚,五叔动向家的人脉找你,大概是嫌太慢了吧,直接把他怀疑的目标控制起来,那一顿严刑逼供,别说,这法子是简单粗暴了点,效果倒是立竿见影,很快就揪出了幕后主谋。”

  沈奴忽地想起昨天听见沈老夫人说的‘待在精神病院,省得祸害我孙女’的话。

  没等她开口问,陆承初就把事情整个交代。

  听到陆承初说陆清臣不仅动了陆云谏,还动了沈从山和韩酬,一时间,不知道心底什么感想。

  “虽然不想承认,但五叔对你确实很上心,你失踪了多久,他就有多久没有睡过觉,还有啊,你刚被救出来的时候,医生是判定你已经……是五叔坚持要救你,要不然,你现在估计已经在排队等投胎了。”

  沈奴醒来到现在,没人告诉她她失踪后的事,不过也能猜得到陆清臣那几天不会好过,但从第三人嘴里听到,还是让沈奴有所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