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鸦乐园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蛇、鸟、巨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蛇、鸟、巨人

  “蛇”与“巨人”,尾随着“鸟群”,来到了另一处,来到了顶层。

  在与旷远的天空相连的顶层,一个白发的男人,正注视着他们两人来到面前。

  那引路的四人,也在完成任务后,很快离开了顶层。

  他们还有任务,找到“猎犬”,将对方带到首领的面前。

  而来到顶层之后,“蛇”直接走到了没有阳光直接落下的一边栏杆旁,向后一靠,双手交叉在脖颈之后握着,姿态悠闲地注视着那白发的男人:

  “哟,终于敢把自己的掉毛翅膀露出来了?就算找我也只敢派些小鸟上门的日子结束了?”

  而白发男人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了泰莫里,他的视线,定格在对方的左眼上:

  “没想到另一只眼睛竟然在你那里。”

  “另一只眼睛?”

  尽管依然有光,阴影并不深刻,但身躯也逐渐隐没的蛇男也随着对方的声音话语,将视线转向了泰莫里。

  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什么,双眼眯起,瞳孔迅速收缩为竖状蛇瞳。

  而泰莫里只是神态漠然地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左眼:

  “看来你找了很久?”

  “当然。”

  “掠走太阳神的头颅之后,怪鸟怎么会只得到了一只眼?”

  白发的男人注视着泰莫里,头顶,灼色的火焰升腾成鸟形,而在那火鸟的腹部位置,一只巨大的、空洞的眼珠望着怪鸟:

  “我一直在疑惑,是吞食了身躯,无形无影的黑蛇从鸟嘴里夺走了另一颗,还是被那吞食了骨骸,无畏无惧,直到死亡都不会放弃追猎的猎犬的缘故?在追捕的时候遗落了另一颗?又或者,是被.....”

  白发男人的视线逐渐变得阴沉:

  “夺取了太阳神的腿脚,有了神速的夺火巨人拿走了?”

  对于他的话,泰莫里神情依旧淡然: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这句话,让白发男人也不由得一愣:

  “你什么意思?”

  而泰莫里只是用右手轻叩了左眼两下,那仿佛敲击在某种坚固事物上的声音中,他的视界发生了变幻,他的目光扫过那头顶火鸟的白发男人:

  “虽然表层的火焰看似一致,但是在更深层的火焰斑驳,并不统一,而且,既然已经意识到另一只眼睛在我这里,就应该知道,躲藏在鸟群里没有什么用。”

  他转过身,看向了另一侧。

  之前引导他们来到刺出的那四人中,有一个不知何时已经返回,正站在他们身后的楼梯房入口:

  “不藏了?”

  而蛇瞳男也看向了那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的男人。

  男人的外表没有什么特别点,没有那种白发,也没有蛇瞳男那种阴冷的气质,也没有泰莫里那种仿佛没有什么能够触动他的稳定感。

  “原来是你啊,怪不得之前只有三个跑到我面前来呢,替身不敢,本体也担心露馅,还真是胆小呢。”

  “不是只有蛇会伏击。”

  站在楼梯房入口的男人,慢慢走到了泰莫里的身前,注视着他的左眼:

  “这东西,应该归我。”

  说着,他伸手抓向了泰莫里的左眼。

  然而,就在这时,泰莫里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敢要吗?”

  这句话说出的时候,男人的手停了下来,那平平无奇的面容上,也浮现出了些许的迟滞。

  “也是,那位食火者闹出的动静,你也不可能没听到。”

  泰莫里看到他的动作停下,也不由得转过身,再次看向了那个白发男人:

  “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怪鸟。”

  “看来,你也不敢直接把从太阳石里剥离出来的火焰直接放在身体里吧?而是把那些火焰塑造成了新的怪鸟。”

  泰莫里的视线深沉,仿佛在戒备什么一般:

  “你不是夺走太阳神力量的那只怪鸟,我也不是夺去太阳神腿足的巨人。”

  不过,对于他的话,那平平无奇的男人,重新戴上了鸟面,同时出声:

  “你真的相信那什么‘食火者’的话?”

  “你不相信?”

  泰莫里反问了一句。

  他当然有很多怀疑的点,毕竟对方说的话,有不少地方和他有冲突。

  但.....那并不只是和他已知的有冲突。

  从对方的描述来说,对方所提及的事情,都是比起他研究的四百年要更久远的历史。

  这一点本身就让他怀疑。

  但是,对方之前那连视线也无法穿透的黑暗,那直接将“蛇”的火焰泯灭的黑暗,就是一个足够的铁证。

  对方无论说什么,他都会保持怀疑,但是,那深沉的黑暗显现的那一刻,就是无法避开的铁证了。

  他必须要找到什么东西去论证那与夜幕一样的黑暗为什么存在。

  然而,只有那“食火者”说的话能够作为其存在的支撑。

  除非......

  那深沉的,那完全不同于他们力量的黑暗,也是凭空捏造出来的,或者是模仿夜幕而形成的。

  但......

  能够模仿夜幕,本身就已经从另一个角度确认了那黑夜神明的存在。

  或者说,夜幕本身存在这一事实,就已经需要一个解释。

  白天的阴影可以通过任何火焰照亮,但是夜晚为什么只有太阳石的光芒才能取得视野?

  阴影和夜晚的黑暗不是同一事物,性质不同。

  只有这一个解释。

  要么是白天有问题,要么是夜晚有问题。

  这一点,他从很早就在怀疑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在听到那种说法之后,选择了相信的一个原因。

  一个个找不到答案的、悬于头顶的尖锐问题,让他疲惫不已。

  说着,他看了一眼重新戴上鸟面的“怪鸟”:

  “不要跟我说,你从来没有怀疑过白天和夜晚的问题。”

  怪鸟没有回应。

  “怎么可能没有怀疑过。”

  蛇瞳男出了声:

  “只有没脑子的蠢货才会不怀疑吧,别人都不能在夜晚看见其他东西,盗火者却能够看到。”

  “更何况是这种喜欢偷窥的脱毛鸟?”

  怪鸟依旧没有回应,而泰莫里则是视线扫过周围:

  “现在,我们该考虑的问题是,我们的力量,对应传说中太阳神不同部位的力量,那么,‘太阳神之颅’又代表了什么?还有就是......”

  “猎犬。”

  “猎犬,到底背叛的是哪一方。”

  这句话,让其他两人的视线瞬间凝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