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群鸦乐园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消失的暗红火焰

第一百二十八章 消失的暗红火焰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泰莫里和“蛇”都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也在那侍者的身躯,彻底化为焦炭,一块块着火滋油的血肉炭块落下之时,他们的视线都没有找到那暗红的火焰。

  不对,有那么一瞬间,他们是有看到暗红的火焰浮现的。

  但是,在那之后,再没有任何他们想要找到的色泽。

  “哦,怎么?原来是夺火巨人与盗火之蛇联手吗?”

  伴随着声音,在血肉燃爆声之前便被不知不觉打开的房门,一个个身影走进了房间。

  那是一个个鸟面人

  而很明显,刚刚燃起的火焰,是他们的杰作。

  但泰莫里并没有转动视线,他的目光在那侍者的焦尸上努力地寻找着暗红色亦或者是夜幕般的黑色踪迹。

  然而,并没有任何收获。

  之前与他交谈的暗红火影,仿佛真就是被那火焰灼烧殆尽了一般。

  但是,这不可能。

  泰莫里不相信。

  那火焰,别说是之前屡次表现出无惧火焰的食火者,就算是落在他或者黑蛇之类的盗火者身上,也无法对他们造成多大的伤害。

  那股火焰的烈度,并不高。

  泰莫里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对方被火焰灼烧殆尽了。

  那么,自然是通过某种方式离开了。

  是有着自己类似的能力,能够以极快的速度移动吗?

  他完全没有理会进入房间的几人。

  而受到重创的“蛇”,也是同样。

  他那宛如蛇眸的眼瞳,阴冷地扫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没有。

  没有。

  善于伪装和隐藏的他,找不到哪怕一丝躲藏的踪迹。

  但是,他和泰莫里一样,同样不相信对方会被那么弱小的火焰吞没。

  刚才燃起的火焰,比起他之前的释放的火焰,也就是不到十分之一的强度。

  那种火焰能够烧死那“食火者”?

  不知不觉中,“蛇”已经确信了这个称呼。

  那无法看见丝毫边角特征的、宛如夜幕般的黑色,并没有出现。

  准确地说,他就是因为看见那火焰都无法造成丝毫损伤的夜幕,才相信的。

  在此之前,他从未听说过。

  但如果只是从未听说过,从未接触过,他也不至于会如此。

  现在,他已经实际接触过。

  那能够轻易撕裂他的火焰的夜幕,他之前接触过的任何一个盗火者都没有这般破坏力。、

  而且......

  他的视线落在门边。

  那具尸体就可以证明,对方能够完全无视他的火焰,即使只限于对方所盘踞附着的位置,也是确实的无视火焰。

  并且,那具尸体的其他部位,也有不少位置,有着未曾燃尽的感觉,就像是难以被燃烧的事物被高热熔融。

  大半藏在阴影中的身躯,随着头部,随着视线转动,而微微变动位置,仿佛一条藏在阴影中的蛇。

  而在不断寻找那暗红火焰,寻找那夜幕般的黑色时,他的视线从门旁抬起,扫过了门口走进来的几人。

  立刻,他的蛇眸眯起:

  “怪鸟?”

  瞬间,磅礴的恶意随着火焰从他身上涌起。

  尽管受到重创,重新弥补缺损的火焰之蛇变得很小,但威慑力,那令人惊惧的凶恶却始终没有消失。

  进入房间的三男一女四个鸟面人,在对上视线的时候,都不由得下意识退后了几步。

  也正是这个时候,那戴着鸟面的女人快速出声,遏制了那即将爆发的冲突:

  “首领要和你们交谈。”

  这句话,让微微张口的“蛇”,那两颗尖锐的上齿间燃起的火焰微微一滞。

  这仿佛即将注射毒液的毒蛇般的男人,停下了动作。

  而泰莫里,也终于转动视线,落在了那几个鸟面人身上。

  他的思绪翻动着,并不认为那“食火者”是被烧死的他,试图寻找原因。

  为什么“食火者”要离开?

  有什么需要紧急处理的事情?

  懒得和他们继续交谈?

  还是......为了避开什么?

  一个个想法在脑内翻覆之时,泰莫里的灵光截落了一道思绪:

  “太阳神?还是代表黑夜的另一位?”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四个鸟面男女的身上,神情平静下来。

  但是,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怪鸟已经和太阳神或者黑夜神有了牵扯?甚至已经成为了某一位神的傀儡?

  又或者不是怪鸟,而是在这几只傀儡伪鸟之中?

  泰莫里,心中逐渐形成了猜想。

  而他的表情变化以及情绪的快速稳定,也立刻被“蛇”发现了。

  同为盗火者,尽管实际上没有正面打过多少次交道,但是,每一个盗火者的任何一点踪迹,都是他关注的。

  这个只见过四次的对应了“夺火的巨人”的盗火者,他的性格情绪,他的行为习惯,已经被蛇摸透了。

  现在这幅表现,正是对方已经有所把握,找到原因时的表情。

  他已经确定了原因?

  难不成!?

  “蛇”的视线迅速再次扫过门旁的诡异焦尸,又扫过侍者完全化为焦炭的尸骸,一个想法浮现出来——

  那暗红火焰,那夜幕般黑影的所有者,那能够寄宿在人类身上、非血肉的“食火者”怪物,已经寄宿到另一个人的身上去了。

  而且,那个人,就是这四个人中的一个。

  刹那间,“蛇”,也眯起了眼睛,阴冷中夹带着些许难以察觉的忌惮的视线,从几人的身上来回扫过。

  两人的态度和视线变化,让四人都不由得有些毛骨悚然。

  就在这一刻,泰莫里的声音响起:

  “走吧,‘蛇’。”

  “嗯。”被称为“蛇”的男人,那低沉的回应声在房间中回荡着。

  随着那四人和泰莫里抬脚放脚离开室内的动作,他也走出了室内。

  在离开房间的最后一刻,他的视线再次在两具尸骸上再次扫过。

  如果那“食火者”说的是真的,那么,太阳神之颅.....

  该死,不是可口的猎物,而是催命的毒药吗?

  即使是毒蛇,也做不到免疫所有毒药啊。

  更何况是无论是谁中了毒,都会引来灾难的毒药。

  更多的火焰.....

  手伸入口袋,他注视了片刻被掏出的一块块太阳石。

  尽管他试图做出扔掉太阳石的动作,但最后,还是没有扔出去。

  “就算是带毒的食物,也比起饿死要好。”

  “蛇”的自语声落下后,不再犹豫,跟上了前方的两人。

  房间、走廊,除了脚步声之外,再无其他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