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常收藏家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收藏家确实在昆城!

第一百一十七章 收藏家确实在昆城!

  脚步声传来,最后那个报警的马仔,也已经在淋浴间里完成了自我改装,脖子上顶着一个大号花洒,及拉着拖鞋朝冯六山走来。

  冯六山一步步向后退,脚下猛地一滑,“嘭”的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眼前这些花洒脑袋面色煞白。

  花洒脑袋们也不认生,继续朝冯六山走过来。

  等走到了墙边,这几个花洒脑袋同时转身,竟然还抬手把花洒的喷射水流调细了一些,打到了最内圈。

  随后一股股鲜红的血流从他们的头颈之中顺着花洒狂喷而出。

  那血流之强劲,都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都患有严重的高血压。

  冯六山猛然发现,这些血流交汇到墙壁上,竟然形成了几个大字。

  收藏家!

  他双目瞪圆,明白这个名字应该就是一切的根源。

  也是他的势力被团灭的原因。

  警察,警察怎么还没来?

  就在这时,他听到门外似乎有人在敲门,同时还有按密码的声音传来。

  猛然醒悟,之前为了安全起见,这扇密码门被他重设了密码,本身就是防弹合金门,炸药都不一定能炸开。

  现在外面的警察进不来了!

  连忙大喊:

  “密码是八个六!八个六!”

  冯六山狂喊着,眼前的几个花洒脑袋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猛地向他狂奔过来。

  其中几个,手中还拿着断裂的瓷砖碎片,瓷砖的边缘已经被打磨得锐利,完全成了一柄柄瓷刀。

  冯六山想跑,却已经被这些花洒脑袋捉住手脚。

  紧接着就见小亮拿着一柄瓷刀大踏步走过来,另一只手中则是那根为他准备的花洒!

  冯六山拼命挣扎,口中大喊:

  “救命!救命!我已经加入清洁协会了,我已经加……嗬……嗬……”

  他的喉管已经被切断了。

  咯吱咯吱切开东西的声音在浴室里响起,还有敲击声和铁管插进血肉的声音。

  就在这时“哔”的一声,密码门终于被打开了。

  在场的花洒脑袋同时转头,“看”向密码门的方向。

  原本躺在地上的冯六山此时也换上了一个花洒脑袋,直挺挺的坐起来,朝门口“看”了过去。

  一个身穿保洁制服的戴着白色笑脸面具的女人,还有一个瘦瘦的搓澡大爷模样戴着向日葵面具的男人走了进来。

  看到眼前这些花洒脑袋,还有滚落在地上的那些头颅,女人不由皱了皱眉,用厌恶的语气说道:

  “怎么连衣服都不穿?不礼貌。”

  旁边的搓澡大爷模样戴着向日葵面具的干瘦男人郑重地说道:

  “小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里是男澡堂子,谁穿衣服啊?”

  张阿姨瞪了他一眼,伸手打了个响指,浴池旁和淋浴间地面上的那些圆滚滚的头颅立刻长出一枚枚血果。

  不过这些头颅已经失血,虽然是刚死,长出的血果也不是很多。

  对于张阿姨来说,这已经够了。

  再次轻轻打了个响指,这些血果立刻同时碎裂,强腐蚀性的液体浇在了头颅之上。

  一阵阵白色的烟冒出来,这些头颅迅速被腐蚀成了一滩液体,流进了下水道里。

  那几个花洒脑袋此时终于反应过来,起身朝两人冲过来。

  一旁的老孙念念有词,朝着眼前的尸体拍手说道:

  “长,长,长。”

  说话间,一条条根须和藤蔓已经从这些尸体之中钻了出来。

  这些根须藤蔓直接控制了尸体的神经和肌肉,立刻让原本正在前冲的花洒脑袋们停下了脚步。

  可以看到,这些尸体此时正陷入两种力量的控制之中,极为挣扎。

  最前面冯六山的尸体甚至直接扯破了自己的肌腱,扯断了腿骨,拼命向前爬过来。

  只是他体内的那些藤蔓和根须则扯着他向后去,转眼间身体表面已经出现了道道可怕的裂痕。

  老孙眯着眼睛看向眼前的一群花洒脑袋,突然嘿嘿一笑,说道:

  “这技术好,花洒管子和颈椎接得挺规整的!”

  紧接着诚恳地说道:

  “回头我得拿你的脖子试试。”

  他在和那个幕后掌控者对话。

  说着洒出一片比芝麻还要小得多的种子,随着血流流入下水道。

  几具花洒脑袋此时直接将脖子里的花洒抽了出来,将锐利的断茬当做武器,就要拼命挣脱藤蔓和根须的束缚,扑上去厮杀。

  就在这时,外面再次传来密码门被打开的声音,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片纷乱的脚步声。

  几具花洒脑袋尸体猛地一颤,随后仿佛被抽了骨头一样,彻底不再挣扎,被体内的藤蔓和根须控制。

  下一秒钟,浴池的门被破开,一群异常局的调查员手持防爆枪鱼贯而入,口中纷乱呼喊:

  “把手举起来!”

  “什么人?立刻举手投降!否则开枪了!”

  “指挥中心,指挥中心,调查五队已抵达现场,冯六山等人已全部死亡,是接头霸王的手法!现场发现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

  一名调查员胸前挂着一个小巧摄像云台,正是行动中使用的动中通设备。

  此时以这个摄像云台为主视角,其他调查员防护服上的微型摄像头为分视角,整个浴室之中的现场画面,正出现在异常局指挥中心的屏幕上。

  异常局局长赵逸峰此时正站在屏幕前,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之前得到冯六山的报警之后,异常局已经将冯六山和他所在的这处浴场当成了保护的重中之重。

  当然,冯六山的案底重重,手上脏的要命,他的命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通过冯六山引出背后的那个自称收藏家的人。

  一直以来,赵逸峰心中都有些疑虑。

  虽然对收藏家了解不多,但是对于这个觉醒者通缉排行榜榜首的恐怖存在,他也是有所耳闻的。

  综合现有的信息来看,收藏家虽然极为强大,战斗力强横到令人发指,但并不是一个喜欢高调滥杀的人。

  相反,他是一个十分神秘低调的人。

  这么一个人,突然跑到昆城大开杀戒,而且直接表露自己的身份,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奇怪。

  当然,这也不排除收藏家突然发疯转性,喜欢搞这些花里胡哨的歪门邪道了。

  而此时,看着现场传回来的影像,赵逸峰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举起手来!”一名调查员持枪朝着眼前的一男一女大声呼喝,同时看向地面上的那些无头尸体。

  对方的手段实在是太过血腥残忍,花洒更是可怕。

  而且能够看到,这些尸体表面都长出了一根根藤蔓枝叶,甚至开出了花。

  脚步声传来,一个面容肃然满脸大胡子还涂着口红腮红的男子迈步走了进来。

  “队长,目前没有搜索到其他异常情况,刚发现两名嫌疑人!”

  大胡子点点头,神色肃然的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是收藏家的手下?”

  老孙和张阿姨慢慢举起了手,老孙轻轻勾了勾手指,那些原本趴在地上的尸体猛地窜起,朝大胡子冲了过去!

  大胡子眼睛一瞪,突然将身子一缩,用娇滴滴的声音喊道:

  “好可怕!”

  那几具原本冲到他身前的尸体突然停下脚步,似乎对眼前的大胡子充满了爱怜。

  随后竟然缓缓转身,伸手做出保护大胡子的动作,想要攻击老孙和张阿姨。

  老孙和张阿姨对视一眼,全都感觉很有趣。

  尸体竟然能产生感情?

  老孙此时轻轻打了个响指,几具尸体表面瞬间长出一朵朵花骨朵,随后所有的花猛然同时绽放,甚至遮住了下面的尸体。

  一众调查员连同那大胡子此时一愣,就闻到了一股幽香。

  虽然他们穿着防护服,但那味道却还是直冲脑门儿。

  大胡子喝道:

  “屏住呼吸!”

  只是在场的一众调查员此时已经感觉到了四肢酸软,仿佛手中的枪都有些拿不动了。

  紧接着所有的花朵同时爆碎,一片片浓浓的花粉直接充斥了整个浴室,遮蔽了众人的视线。

  大胡子眼眶含泪,伸出手朝老孙和张阿姨喊道:

  “不许离开我!”

  花粉形成的浓雾之中传来老孙的一声叹息,似乎有不舍,也有无奈。

  大胡子看了看身上的生物探测仪,明白对方已经离开,不由翻了翻白眼,冷哼一声,蒲扇大小的双手猛地拍击在一起,形成一股狂暴的气流,向着四面八方呼啸而去,直接将花粉浓雾吹散。

  原本那个笑脸面具和向日葵面具所在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

  随后他打开通讯频道说道:

  “指挥中心,这里是牛大钢,目标已逃脱,目标身份待核实,高度疑似尸农和血珍珠!结合现有情况,对家确实是收藏家。”

  异常局指挥中心的大楼里,赵逸峰看着眼前屏幕上的实时影像,迅速说道:

  “清理现场后立刻归队,将现场组织样本第一时间带回局里!时刻保持警戒,警惕收藏家返回!”

  说完之后,赵逸峰扯掉耳麦,面色凝重。

  尸农、血珍珠,还有之前曾经遇到过的暴食。

  这几个大名鼎鼎的觉醒者罪犯,全都是收藏家手下的忠实成员。

  如果说之前的事情还让赵逸峰心中有所疑虑,现在却已经基本可以坐实了收藏家在昆城连续作案这件事。

  至于对方为什么突然到昆城大开杀戒,或许是他疯了,或许是他有什么阴谋,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现在异常局西南分局就要直面收藏家了!

  那个恐怖的收藏家!

  赵逸峰的额头上此时满是细密的汗珠,拿起身边的内线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说道:

  “帮我接总局常局长!”

  又等了片刻,对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赵逸峰迅速说道:

  “常局,基本可以确认收藏家就在昆城,我要申请甲级特别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