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砸锅卖铁去修仙 > 第92章 破阵而入

第92章 破阵而入

  三日后

  万法峰·阵法阁

  “你找我何事?”

  沐歌依旧一身白衣,干净整洁。

  依旧是那长白皙水嫩让所有女修疯狂的脸,依旧是那一副莫挨老子的神情。

  他对顾临渊很不爽,因此语气比对别人更恶劣几分。

  而同样的,顾临渊也看不上他,不过为了君古灵他忍着脾气,冷声道:

  “废话,找你当然有事,赶紧跟本少君走---”

  沐歌听完想也不想,直接拒绝的道,“不去。”

  “你---”

  顾临渊一把挡住了他的去路,脸色阴沉的看着他,“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俩人瞬间杠上了。

  顾临渊有着强大的武力值有待无恐,逼迫意味十足,而沐歌则气的浑发抖,双拳紧握...

  “欺人太甚--”

  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可仙灵以实力为尊,弱,就是原罪。

  最后沐歌还是不情不愿的跟着来了,有什么办法?

  打又打不过。

  待落地之后,沐歌臭着一张脸,“你到底要干什么?”

  “把这个阵法打开。”

  沐歌一脸无语,“顾临渊,你是不是也太瞧得起我了?我一个刚入门的阵法师学徒,你让我去解别人洞府的阵法???”

  “解不开--”

  他也是个倔脾气,撂下这三个字,转身就走。

  而顾临渊听完脸直接沉了下去,“你自己的阵法,也解不开?”

  沐歌听完直接停下了脚步,随后转身道:“这里是炼器峰?君古灵的洞府?”

  不怪他不知道,这还是他第一次来炼器峰。

  “没错,赶紧解。”

  沐歌听完更不愿意了,平时欺负占人家君古灵的便宜也就罢了,没想到今天更过分,居然还要强闯人家洞府,这还是人吗?

  “不解,能解也不解--”

  顾临渊:......

  他真是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

  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本少君。

  就在顾临渊眯着眼想一拳打死这个弱鸡的时候,邱红从远处跑了过来。

  只见她气喘吁吁的道:“顾师弟,小师妹还没有出关吗?这都三天了。”

  “没有。”

  顾临渊脸色冰冷,却眼神都没给邱红一下,反而盯着沐歌冷声道:“最后问你一遍,解还是不解?别以为她护着,本少君就不敢动你---”

  沐歌到不惧怕他的威胁,死又何妨?

  只是---

  “君古灵闭关三日了?”

  他有些诧异,可顾临渊显然没有想回答他的意思,到是一旁的邱红十分焦急的道:“是啊,不吃不喝三日了,也不知道她储物袋里有没有吃的,不然怎么扛得住?”

  她们虽然是修仙之人,可若未到灵师境,就不能辟谷,况且,辟谷也得吃辟谷丹啊。

  如此三天,如何不让人忧心?

  而沐歌听完脸色大变,“这么大的事,你不早说?”

  他真是要被顾临渊这个家伙气死。

  因此赶忙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阵盘,跑到门前尝试着开始解阵。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两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还有多久?你能不能快点?”

  在一旁的顾临渊抱着剑,等的一脸不耐烦。

  要不是怕摧毁阵法影响到里面闭关的君古灵,他怕早就动手了。

  就他所知,每一个阵法师都有在阵法上留一手的习惯,他这才不得不去万法峰找沐歌帮忙,不然他才懒得多看一眼这个弱鸡。

  可现在--

  “你到底能不能行?”

  沐歌听完这话,顿时黑了脸。

  “快了,催什么催?”

  说完不断的变换着法决。

  他虽不过是个阵法学徒,可他在阵法一道是真的很有天赋,同样的一品防御阵法,他却刻画出了比二品阵法还要复杂的阵纹。

  破解自然也增加了极大的难度。

  ......

  外面如何,君古灵完全不知道。

  此刻她沉浸在打铁的快乐中不可自拔。

  叮当叮当的打铁声不绝于耳。

  从一开始拿着铁锤都艰难,到现在,三天时间,她已经可以连续有规律的挥动着铁锤了。

  当

  “呼---”

  君古灵听着那悦耳的余音,看着那散去的光波,脸上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此刻的她用大铁锹夹着一块玄色散发着莹润之光的黑铁锭,感叹的道:

  “我,我终于练成了《神锤九重》的第一重了,太好了---”

  她高兴的恨不得跳起来。

  天知道这几天她受了多少苦头。

  这功法练起来极难,不仅要神魂强大还得灵力深厚。

  一锤之下震颤一次,有一次余波...

  这样才算修炼到了第一重入门阶段,往后只会越来越难。

  神锤之法分九重,也就是砸出一锤子,需震颤九次,产生九次余波,一次比一次强,如海浪一般一层接着一层,此起彼伏,这才算圆满。

  虽然只是练到了第一重,可这已经非常厉害了。

  须云长老要是知道了,怕是要惊的蹦起来。

  当初他练到第一重用了多少时间?

  三年--

  整整三年。

  结果君古灵只花了三天?

  人比人气死人,这要是他知道了不得吐血啊?

  当然,别人吐不吐血君古灵不知道,反正她是快要吐血了。

  砰--

  乐极生悲。

  “我,我这是----”

  君古灵身体打了个晃,整个人向地上倒去,好在她反映灵敏迅速的扶住了身后的墙。

  感受着身体如同烂泥般的酸软无力,

  还有神魂消耗过度那一波又一波的眩晕恶心之感。

  如今墙都要扶不住了。

  现在该怎么办?

  储物袋里所有能吃的,能用的现在连渣都没剩下了。

  这个功法虽好,可就是太耗费神魂和灵力。

  如今她身子双亏,要是这会儿昏睡过去,那是得活活饿死。

  君古灵欲哭无泪。

  “不行,我得自救--”

  她努力的想从储物袋里拿出传音符,结果---

  随着身子缓缓下滑,她的意志也越来越模糊,直到身体被人打横抱起。

  君古灵目光迷离的看着眼前之人。

  声音如蚊子一般。

  “顾临渊?是你???”

  此刻的顾临渊脸色阴沉的可怕,看着面色苍白,虚脱无力,轻飘飘下一刻可能就要归西的君古灵,咬牙切齿的道:“不是我还能是谁?”

  说话间赶忙给她喂了一颗丹药。

  丹药入口,迅速化为灵力滋养着她这一副干瘪的身子。

  “你这是干了什么?居然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

  顾临渊气的都要骂娘了,说出的话也带着气急败坏。

  “饿---”

  “你说什么?热?”

  “饿啊--”

  君古灵努力的张了张嘴,可依旧没发出一点声音。

  然而此刻的她却在心里把顾临渊骂了个狗血喷头。

  “热你个大头鬼,饿,本仙子要饿死了---”

  哭---

  她该不会是仙灵第一个被饿死的七品炼丹师吧?

  可,真的好饿啊---

  就在这时肚子忽然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声音,而顾临渊这才恍然大悟。

  “你,这是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