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行骇客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鸡汤大师

第一百八十一章 鸡汤大师

  夜风卷动着烧焦的气味,那是混杂棉布衣服、食物、生活用品等的刺鼻气味。

  顾禾眼见那个奥秘局机动特遣队的督察林宸警告未果,伊丽莎白执意要去最早的起火点物资仓库进行溯视,他心里不由有些着急。

  “林队长,我问问哈。”顾禾插话问道,“如果发生最坏的情况,可以怎么样?”

  “说不好。”林宸的语气还是十分严肃,“不排除对方留下某种信息陷阱,像混入了人格原料或其它数据,只会对目标人物起效,就等着目标上钩。

  “那样的话,溯视就是掉进幻境深渊了,如果应对不好,那么人格下降、人格解体、神经损伤,都是可能发生的。我们旁观者见况不对是可以强拖她出来,但那样就像从心灵网络强制断开一样,造成永久性神经损伤的概率很大。”

  顾禾这下有所了然,他们都最怕神经损伤,但他现在倒不是最怕神经损伤了。

  他最怕的是伊丽莎白人格崩解,变成一只疯鹅或者痴呆鹅。

  鹅啊,你可不能出事,红雨之家不能倒,分享者也还要靠你去支撑壮大的。

  与此同时,伊丽莎白已经往一片狼藉的物资仓库走去了。

  她有点沉浸于自己的情绪当中,物资仓库里基本被烧了个清光,仓库铁棚摇摇欲坠,设在旁边的员工小仓库也受损严重,被抢救和翻找出的一些东西正摆在前面路上。

  里面也有伊丽莎白的一些个人物什,包括前两天从鱼塘买到的那坛酒。

  这坛用黑色陶瓷坛子装的超凡进补酒没被烧到,还好好的在那里。

  伊丽莎白忽然有点想饮酒,就走上前去提起这个酒坛,但拿在手中,又不想饮了。

  望着前面废墟般的物资仓库,她心乱如麻。

  “斯特林小姐很难。”朱蒂沉着声稍微解释了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顾禾心里有个主意,现在办法也不多了,就向朱蒂他们告辞一声。

  同时往控制台里一番操作,预告十分钟后进行联系,让伊丽莎白停着先别溯视。

  然后,他翻身骑上自行车往摔角帮仓库那边驶去,一直驶出警方的封锁警戒线,又驶了很远,好不容易找到堆周围无人的垃圾山,准备就在这里快速联系一下。

  他故意离着自行车远一点,别让伊丽莎白看到什么端倪。

  他早已确定这种联系不留什么数据痕迹,连说话都可以是在脑海中完成传送。

  只不过需要精妙的意识操作,消耗精神更大,联系时长更短,但这次必须那样做。

  就算有人跑过来这里溯视,只能看到他在垃圾堆边停了一会。

  【控制台呼叫中,如果不拒绝,将在倒计时结束后自动接通:秒】

  顾禾都有点怕鹅会拒绝联系,或者已经跑去进行溯视了。

  她现在心绪不稳定,就像一只烧鹅,在一种危险心境的边缘。

  还好,对方几乎马上接通了,周围一片奇异的光影拉扯,漫天飞舞而又凝固。

  顾禾看到在朦胧的光影中,一道女性身影就站在那里,应该手持着剑宝和那个酒坛,看样子就在物资仓库里,只是让众人走开了而已,光影中甚至出现了些焦黑。

  “大师。”伊丽莎白唤了声,语气没有以前那种热情活跃。

  大师今晚站着说话,手持奥秘权杖,后面有一大片如同群山的巍然光影。

  “红雨之家,今晚遭受厄运。”顾禾徐徐地说道,知道她心急,就不多废话了,“但是,世事皆有正逆两面。”你就往好的那方面去领悟吧。

  “嗯我明白,谁的路都不会一帆风顺……”伊丽莎白说,“但我斗胆问,不是为我自己,这涉及到很多孩子和世人的命途,为什么像大师您这样的高人,就不出手呢?”

  喂,我现在不就出手着么!

  顾禾有点嘀咕,这头鹅对大师都着恼了,那分享者还搞不搞了。

  “我有我存在的方式。”他只好继续风轻云淡,“你还没到时候了解原因。”

  那边,伊丽莎白沉默了一下,才叹了声道歉:“对不起,大师,我现在心情很乱,对您出言不逊了,我不了解您的情况就质疑您,是我的傲慢与鲁莽。

  “我真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您对我这么看重,我除了是个超速档,又比其他人优秀得了多少?

  “我可以经历艰辛,只是今晚发生在红雨之家的事,很可怕,今晚是走运,如果再来一次,死伤很多孩子呢?我真不希望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才想您能出手。

  “但您有您的方式,分享者,这就很崇高……”

  顾禾抬起保温杯,喝了口枸杞水。

  她比刚才向天使和别人展现的,其实还要迷茫。

  似乎有一种无力感笼罩着她,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这样质疑自己不够优秀。

  这段时间里,就为了红雨之家,她在街头四处奔走、四处碰壁,硬着头皮自掏腰包办起来了,还没有几天,却就发生这场大火。

  这样的打击,换了谁都会沮丧。

  现在,他可要发挥好自己的老本事了,话疗。

  鹅啊其实你起码有两个优点,一是超速档,二是长得漂亮,真的漂亮。

  “顺境不能完全决定你是什么人,还得有逆境,不可避免的逆境。”

  顾禾说道,这是鸡汤却也是真的,“痛苦吗,如果你没有这些痛苦,你怎么理解街头与荒野,怎么理解这座城市?伊丽莎白,你不难,你只是不够理解。”

  “大师,你说得对,所以我决定要进行溯视。”伊丽莎白想着道,“不管是什么难关,需要我去面对,像我们调查团的悟真师傅说的,心伤更甚于神经之伤……”

  顾禾觉得她并没有想通,她只是用大道理去说服和规范自己,中二容易钻牛角尖。

  刚才她就质疑大师,如果他劝她不要溯视,说不准连自己的形象都受影响。

  现在是红雨孩子们地位最高了,大师都得排在下面……

  好在联系之前,他就已经想起了怎么帮她。

  一是告诉她“天使是个分享者”,再以天使身份当面与她共感,加持她的溯视。

  但这样牵涉的后果就大了,他还是选择二,就现在给她分享传输圣水能量。

  “你的勇气向来是你的优点之一。”顾禾再灌鸡汤,又道:“我现在要传给你一些能量数据,这是另一位分享者分享给你的,可以对你的程序有短时间的增效。”

  顾禾故意这么说,假如某天因为圣水能量暴露了他,他也是分享者,而不是大师。

  “谢谢那位同道!”伊丽莎白这下有点意外,又来了些精神。

  是因为知道红雨之家的事情,也知道她是英雄系,猜到她要溯视,所以帮助她吗?

  她这个新人,在组织内其实不是秘密吧。

  分享者!这正是分享互助的精神。

  她好傻,刚才还质问大师……

  “我先传给你,你再感应一下效果,我需要给那位分享者反馈。”

  顾禾说着,保持着联系的同时,往脑海的程序与控制台点了几下,把圣杯数据库里的圣水能量选定,毕竟不想鹅出事,他一咬牙,选了17%之多。

  现在总共才有37%,这下子自己只剩20%。

  17%圣水能量就像是好几十万,都不知道是在复苏会做了多少折腾才换来的。

  他是第一次传输圣水能量,很是手生,选定再点击分享后,那边伊丽莎白点下确定,顿时感到大脑神经一抽,有什么就汹涌出去。

  鹅,喝了这碗枸杞鸡汤吧,这才是真的补!

  与此同时,伊丽莎白感到一股莫名的数据从超维度涌入脑海。

  突然,光影舒展开去,她仿佛看到了最优美、最纯粹的自然景象,比白天时在伊甸湖区看到的那些被圈起来、消耗巨资打理的人工风景美得多。

  到处都在焕发生机,枯破的树林重新生长,各种童年的美好感受都翻上心头。

  每一下呼吸,都像在呼吸着带有泥土气息的雨后森林的清新空气。

  她因为今天这些事情而有点阴沉积压的心境,正在豁然开朗。

  而且,伊丽莎白分明可以感受到,当这股莫名的能量数据在脑神经里流转,溯视与救赎两个程序都像发散起了闪闪金光,果然得到某种增效……

  这是另一位分享者的好意。

  “大师,那位分享者是玩偶吗?”伊丽莎白体会到这些生命之美,不禁问道。

  “呃……”顾禾怔了怔,妈耶,不愧是鹅,喝一口汤就知道是什么配料。

  这时候,17%圣水能量都已经传好了。

  他就淡淡道:“是与不是,留待你自行探索,增效时间有限,你抓紧吧。”

  “那我能一边联系着大师您,一边进行溯视吗?”伊丽莎白马上又问。

  顾禾几乎要倒吸冷气,那种来自“次人格”的险恶又再出现了,他当初的人格完整度到底有多少呢……

  但不管如何,鹅显然是死心不息,想把大师也拖进溯视之中。

  他也不清楚行不行,太多未知数了,不一定是好事,就拒绝道:

  “这不是今晚的方式。另外,分享者需要分享,我这里有个名字,有成员希望能得到这个人的相关情报,据说这是一位奥秘局前高官的女儿。”

  当下,他把潘多拉报的那个名字说了出来,又吩咐她动作要秘密。

  伊丽莎白听了一遍就记得清楚,虽然对此好奇,却遵从着组织的规矩不问原因。

  “我会打听好的。”她点头领命。

  本来,现在顾禾和鹅之间的联系每次可以维持12分钟左右,但这次不到一半的时间,他就结束了联系,精神消耗有点大。

  当奇异的光影消散后,顾禾在这垃圾堆旁边又故意再待了几分钟,才去骑上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往红雨之家那边奔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