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夜雨十年灯 > 15.第15章

15.第15章

  蔡昭虾米一般跳了起来行礼:“见过周伯父,周伯父好,周伯父福寿安康。”

  周致臻拍拍蔡昭的头,莞尔一笑。

  与盛气凌人暴发户般的宋时俊相比,周致臻简直气质高贵的像来自钟鸣鼎食世代书香的大家族,常宁只好也站起来,中规中矩的行了个礼。

  周致臻自是听说了常家之事,语气诚挚的抚慰了常宁几句,甚至取出一枚玉蝉作为信物交给常宁,只道将来若有急难之事,可凭此玉蝉找佩琼山庄的任何人帮忙。

  “周伯父真是实诚人。”蔡昭眉开眼笑,“说话办事从不来虚的,常师兄你愣着干嘛,快收下快收下。”

  虽然亲娘宁小枫看周致臻不顺眼的程度只比戚云柯少一点点,但蔡昭不是啊,戚云柯周致臻都是她很喜欢的长辈,尤其是揣着满怀礼物上门时。

  常宁默默的收下玉蝉,站到一旁。

  “周伯父怎么又瘦了,我知道周老夫人身子不好,可周伯父也有岁数了,别光顾着照看老夫人,疏忽了自己的身体啊。”蔡昭一脸的孝顺可爱。

  周致臻果然高兴,满眼都是疼爱的笑意:“昭昭真懂事,果然是大人了。你自小没离开过落英谷,之前我还担忧你在外头住不惯,如今看来是我多虑了。可恨你戚伯父下手快了一步,不然我定要带你回佩琼山庄。拜我为师未必比戚大宗主差了,不知道小昭儿愿不愿意!”

  蔡昭假做叹息:“周伯父跟您说句实话罢。您看看九蠡山下那寒碜的小镇子,再想想佩琼山庄周围那一圈的繁华市集,您觉得我想上哪儿拜师啊?”

  周致臻捋须大笑:“正是!青阙府这般冷冷清清的市镇,我们昭昭怎么看得上!”

  这时远远过来两名相貌相似的英气青年,一边过来一边呼喊:“叔父,叔父快来!我们遇上了刘家兄弟,您快来看看他们的家传宝剑!”

  两名青年来到近前,略高些的那位看见蔡昭便笑:“哟,昭昭妹妹长大了啊!”

  略矮些的那个挤眉弄眼:“不过个子没高多少,我看去跑腿去柜上打老醋时,还得给她垫把小凳……”

  “你们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回去练过再开口!”蔡昭当场翻脸。

  周致臻笑的直摇头:“玉乾,玉坤,莫要和昭昭胡闹了,都多大的人了!好了好了,我也要去见见你们刘伯父,咱们这就过去罢。”

  看着周家叔侄三人离去,常宁迫不及待问道:“周庄主是你姑姑的未婚夫?可是我听说,听说他……”

  “听说他早就娶妻生子了是吧。”蔡昭毫不意外,“我们都知道啊。”

  “周伯父的夫人是他母亲的嫡亲侄女,姓闵。年少时她与大伙儿一起在佩琼山庄修行的,我姑姑都认识。哦,他们的儿子叫周玉麒,大我两岁。”

  饶是常宁自认看遍人情炎凉世间百态,还是被这话惊住了。

  蔡昭自顾自道的补充:“我祖父母亡故那年我姑姑才十岁,爹就更小了。周老庄主念着与祖父的交情,亲自将姑姑和爹接去佩琼山庄,并收姑姑为记名弟子。”

  “当年是什么样的情形,你也想得到吧。祖父母过世的早,叔祖父又不知在哪里潇洒,落英谷的情形其实不大好。幸亏周老庄主人好,不但对我姑姑和爹关怀备至处处维护,还坚守当年许下的婚约。”

  常宁毫无头绪,只好挑个最显眼的问题:“你姑姑不喜欢周庄主么?”

  “怎么不喜欢?周庄主年少时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美郎君,出身名门,武学修为更是青年一代中的翘楚。能与他别苗头的只有广天门的宋门主了,可是论名声,他又比宋门主强多了。我姑姑干嘛不喜欢。”

  “那蔡女侠为何没与周庄主成婚呢?”

  蔡昭挠挠耳朵,白白嫩嫩的小耳垂泛起一片粉色:“这我也是一知半解。大约起初是因为年纪小吧,后来聂恒城不是开始无恶不作了么,大家共抗魔教无暇他顾,再后来……我姑姑命悬一线,只能强撑着熬日子,还怎么成婚生子啊。”

  “不论是何缘故,姻缘未成,终归是有了前嫌,你家居然与周致臻毫无芥蒂?你还对周家人还那么亲近!”常宁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太过黑暗,可能人家就是那么光明豁达呢。

  “为何要有芥蒂啊。”蔡昭一脸理所当然,“我当然要对周家人亲近啦,我将来要去佩琼山庄的嘛。”

  常宁:“……去佩琼山庄做真么,你不是已经拜师青阙宗了么。”难道蔡家太担心女儿会行差踏错要她拜两次师父?原来蔡谷主夫妇做事这么严谨的么。

  蔡昭十分耐心:“我不是去佩琼山庄拜师,我是后半辈子要住到佩琼山庄去。”

  常宁:“??”

  “我要嫁去周家啊。不止我姑姑与周庄主自幼定亲,我也与周玉麒自幼定亲了啊。”

  常宁的表情好像脸上被人砍了一刀。

  “常师兄怎么不说话了。”蔡昭伸手在常宁脸前挥舞。

  常宁斜着眼角,仿佛被鱼刺卡着喉咙了。

  “哟,蔡师妹原来在这儿逍遥呢!可累的我等一番好找。”一个熟悉的娇柔少女声音传来,两名妙龄少女伴着话音款款而至。

  左面身着莲粉色宫装头戴镶珠金钗的美貌少女正是戚凌波,当真是人比花娇艳,右面清秀端庄的少女则身着雪青色绉纱绫裙,浅浅一笑间如清波流水一般淡雅怡人。

  右面少女微微俯身行礼:“昭昭妹妹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蔡昭喃喃着‘怎么又来了’,起身还礼:“见过心柔姐姐,小妹近日一切安好。”随即她给常宁简单介绍起来——这少女名叫闵心柔,正是佩琼山庄闵夫人的侄女,与戚凌波同岁,比蔡昭年长一岁。

  常宁不知是不是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完全懒得搭理人,只抬了抬眼皮,寒暄两句后就闷声不响侧坐一边去了。

  戚凌波深知常宁的臭脾气,此刻不想节外生枝,于是赶紧挽起闵心柔的胳膊,娇笑道:“我与心柔姐姐一见如故,攀谈之下,方才知道师妹你不但与心柔姐姐是旧相识,还和心柔姐姐的表兄佩琼山庄少庄主定亲了。哎哟哟,昭昭妹妹怎么不早说呢,若是早知道,我们三姊妹就能和乐一处玩耍了。”

  蔡昭要笑不笑:“我自从上了万水千山崖以来,见过戚师姐三四回,不是在动手就是在动嘴,何来功夫与师姐好好说话呢。”

  戚凌波脸上一僵,拼命忍住。

  闵心柔轻启朱唇一笑:“昭昭妹妹还跟小时候一般有趣,难怪姑父那么喜欢你了。唉,可惜玉麒哥哥不在,不然咱们三个幼时玩伴倒能好好叙旧了。我一直劝玉麒哥哥,别说这是北宸老祖两百年的祭典,就算看在昭昭妹妹也在的份上,就无论如何也该来一趟才是。唉,只是老夫人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大夫说定要留个儿孙在身边,也是一点法子没有了……”

  “这有什么关系。”蔡昭回答的毫无感情,“我与玉麒哥哥将来有大半辈子的功夫能大眼瞪小心眼,这会儿多见一面少见一面有什么要紧的。倒是心柔姐姐与玉麒哥哥这会儿能见就多见见吧,将来嫁了人回娘家是无妨的,却不能日日的往表哥家跑了。不过心柔姐姐将来若是夫妻不和姻缘有伤比如被丈夫打青了眼睛揍破了脑袋撵去睡门廊那一定要告诉我哦我一准替心柔姐姐出气……”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戚凌波忍无可忍,闵心柔的脸色快跟她身上的裙子一般颜色了。

  蔡昭十分淡定,“心柔姐姐之前随着周伯父来落英谷做客一共三回。前两回你我‘比了比’拳脚功夫,第三回不动手改动嘴了。心柔姐姐,不如你告诉戚师姐,不论动手还是动嘴,你赢过我哪怕一回没有?”

  闵心柔垂下粉颈,满脸羞赧:“昭昭妹妹聪明伶俐,不论武学还是口齿伶俐都胜我多矣。不过那都是小时候不懂事,如今……”

  蔡昭打断了她,径直朝向戚凌波:“师姐都听见了。无论动手还是动嘴,都是我赢。所以,你领着这位手下败将来寻我做什么?莫非你觉得多了个她,就能赢回排面了?”

  白受了一通冷嘲热讽,戚凌波憋不住了,大喊道:“你别以为在我和心柔姐姐身上占了上风就了不得了。一个好汉还三个帮呢,心柔姐姐有闵夫人和老夫人撑腰,我也有娘和师兄们帮忙,哼哼,你不知道吧,我与三师兄也是自小定了亲的……”

  “哦,那还真看不出来。”蔡昭不热不冷道,“今日中午若不是大师兄拼命阻拦,三师兄可是执意要处罚师姐你呢。”

  看戚凌波被气的半死,闵心柔赶忙道:“好了好了,都是自家姊妹何必为了些口角之事争执呢。”

  戚凌波缓过一口气,冷笑道:“蔡昭你得罪我不要紧,可你总不该得罪心柔姐姐吧。闵夫人究竟是你的长辈,你一回又一回的欺负她的侄女,她将来能给你好脸色看么?!”

  “为何没有好脸色?”蔡昭似乎很惊奇,“既然师姐说到闵家了,咱们就好好来论论。闵家本事不大志气却不小,动不动顶着佩琼山庄的名头去横挑强敌。挑就挑了吧,还回回都落败,回回都得人去救。不提我叔祖父,光我姑姑就救了闵家老太爷闵家两位舅父三四回,后来魔教要捉拿周家女眷以做要挟,于是我姑姑又救了闵老夫人姑侄俩。”

  “这样的大恩大德,也不用闵家衔草结环相报了,等我嫁过去以后好好待我就成了。”蔡昭随意的挥挥手绢。

  “可是可是,可是周家对蔡家也有恩情啊,我知道你姑姑和你爹都是周老庄主抚养长大的。”戚凌波还不死心。

  “你爹练功走火入魔时还是我姑姑千辛万苦给救回来的,也没见师姐骂我时嘴下留情啊。哎呀,北宸六派同气连枝,不用算那么清楚。”

  蔡昭慢条斯理的又加了句:“反正以后闵家人待我不好,就是狼心狗肺忘恩负义。要是周伯父不给我撑腰,我肯定要跟全天下武林正道的叔叔伯伯们告状的。”

  戚凌波气噎语塞,闵心柔尴尬不已,只得一径假笑掩饰心虚。

  常宁望天。

  本来他还奇怪蔡平殊明知自己与尹素莲不和,怎么还肯把蔡昭送上青阙宗,难道不怕心爱的侄女受欺负么?他觉得蔡平殊也太天真了,不是所有人都念恩的。

  如今看来,是他太天真。

  就蔡昭这样的,脸上笑嘻嘻手下却不含糊,尹青莲母女若敢欺负她,她能连夜去刨了尹家祖坟再种上一片狗尾巴草。

  闵心柔看戚凌波气的不轻,一面给她揉背顺气,一面含泪柔声道:“昭昭妹妹别生气,都是我的不好,你别和凌波妹妹置气,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若气的厉害,打我骂我都成。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去年你姑姑忌日时跟你说起我对表兄的爱慕之情……”

  戚凌波见势插嘴:“这怎么能怪你呢!心柔姐姐你这样温柔可人人见人爱,我想周少庄主定然也喜爱你……”

  闵心柔赶紧打断:“不不不,全然是我私心爱慕,表兄只当我亲妹妹的!总之昭昭妹妹不要责怪我的一片痴心。”

  蔡昭听见‘亲妹妹’三字赶到后槽牙都紧了紧,脸上的笑意越发冷漠,“我怎么会责怪心柔姐姐呢。我与心柔姐姐自小认识,情分非比寻常,比人家寻常亲姊妹还要好呢。”

  闵心柔看见蔡昭眼底的冷意,开始觉得不妙了。

  戚凌波却不会看脸色,顺势道:“明人不说暗话。既然心柔姐姐的心意你也知道,索性一道嫁进周家,以后姊妹相称,也互相有个照顾,岂不美哉?”不论事情成不成,只要能给蔡昭添堵,让蔡昭恶心恶心,她就高兴了。

  蔡昭轻飘飘的白她一眼:“现在我与师姐的情分更好,不如师姐与我一起嫁入周家,咱们年年日日永不分离,岂不更加美哉?!”

  “你放屁放屁放屁!”戚凌波差点气疯。

  闵心柔对蔡昭的了解远在戚凌波之上,知道此时蔡昭已经动了气,便拼命想要拉走戚凌波,没想到戚凌波梗着脖子不肯挪动。

  蔡昭冷笑道:“我姑姑对闵老夫人有恩,对闵家父子有恩,对闵夫人更是恩上加恩——要不是我姑姑,闵夫人不是被那什么天枢长老抢回去做鼎炉就是给什么坛主做第二十八个小老婆了!就这样,还想与我姊妹相称,有这么报恩的么?”

  “武林中人施恩不图回报,哪个像你这么口口声声示恩的!何况还有周少庄主呢,他那么孝顺祖母和母亲,难道不希望好好照顾闵家和心柔姐姐?!你倒是问问自己,叫周少庄主自己挑,他愿意娶你还是娶心柔姐姐!”戚凌波被闵心柔扯的不住晃动,就是不肯走。

  蔡昭冷笑一声:“看来师姐是一定要给心柔姐姐帮忙了。闵家这样光明磊落有恩必报的人家必然是不会忘恩负义的;心柔姐姐又想嫁进周家,又想报恩,这样吧……”

  她一拍桌面,“不如我做大你做小,我吃饭你布菜,我洗脚你端水,进门以后给你改个名字叫‘带子’!以后你就叫‘闵带子’如何!”【注】

  闵心柔心性再强韧也受不住这般羞辱,呜呼一声掩面痛哭奔走,戚凌波听的目瞪口呆,视线转动,对上蔡昭。

  蔡昭甜笑:“若戚师姐将来不想嫁宋家了,可以到我们佩琼山庄来,只消改名叫‘戚带子’就行了。”

  戚凌波用力的跺脚甩袖,绷着脸扭头就走。

  等人都走了蔡昭才坐下,冷哼道:“这两个,一个真小人,一个伪君子,倒是一对异父异母的亲姊妹!”

  常宁等蔡昭顺顺气,才缓缓开口:“你不是老念叨要我‘和气生财’么?这会儿你气性怎么这么大。”

  蔡昭:“对谁都可以‘和气生财’,只有负过我姑姑的人不行。姓闵的一家都受过我姑姑的恩惠,不指望他们念着恩情,别在背后诅咒谩骂就是好的了!”

  “既然姓闵的这般不堪,你姑姑还给你定亲周玉麒?!送羊入虎口么。”常宁讥讽。

  蔡昭有些烦躁:“可能姑姑对周伯父心存歉疚罢。”她至今还记得蔡平殊临终时看向周致臻的目光,满满的歉意。

  “她对周庄主有什么好歉疚的。”常宁轻哂一声,“周玉麒比你大两岁,往前推算,也就是说涂山大战之后周庄主立刻就成婚了,次年就生了儿子。就算你姑姑身体不好,不能成婚生子,他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因为是我姑姑亲自劝说周伯父尽快娶妻的啊。”

  常宁猝不及防又吃一惊。

  蔡昭叹道:“不管闵老夫人百般恳求逼迫,周伯父原本都不肯娶闵夫人。最后是我姑姑苦苦相劝,周伯父才答应的。这些常大侠都没与你说么?”

  常宁闷闷道:“家父怎么连这个都没提。”

  蔡昭笑了下:“我娘说过的,当时老庄主已在弥留之期了,最后的心愿就是看周伯父成婚。可是哪怕到了那步田地,周伯父都不肯答应呢。周伯父是好人,三年前,周伯父守在病榻边上,眼睁睁看着姑姑咽下最后一口气,痛哭至晕厥过去,后来更是大病一场。”

  常宁不说话了。

  像周致臻这等内功修为深厚之人,轻易不会染病,更别说晕厥了,显见当时是伤痛到了何等地步。

  “我知道了。”他忽然明白了,“周老庄主为何一定坚持要在临终前看儿子成婚。若他不坚持,以周庄主对你姑姑用情之深,待老庄主过世后,再无人能压着周庄主成婚了。”

  “是呀,所以姑姑一直对周伯父心怀歉疚。”蔡昭幽幽叹息,“祖父母过世的早,周老庄主多年照拂姑姑和爹爹,视如己出。周伯父更不用说了,姑姑曾说当初她们姐弟初到佩琼山庄,周伯父虽然年纪小,但对他们关怀备至,连取暖的炭火都是他每回亲自送去的,一丁点委屈都没让姑姑受过。”

  她叹口气,继续道:“所以当周伯父提出接着定亲时,我娘抢在姑姑开口前就答应了。”

  常宁看了蔡昭一眼:“令堂是怕你姑姑为难,所以抢先应了吧。”

  蔡昭无奈:“在我娘心中,天大地大都没有姑姑大。”

  “那要是你所嫁非人怎么办?”

  “我娘说了,‘嫁不好就再嫁一回呗,不就是换门亲事嘛,多大点事啊;要是不想嫁,回落英谷招婿也行啊,反正落英谷女婿当家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这次轮到常宁叹气了。

  他丝毫不懂男女之情,所以也无从判断蔡平殊这种‘不能嫁给你还要劝你另娶’的歉意正不正常,只是觉得莫名气闷。

  “行了,我们说说周玉麒吧,到底是你未来要嫁的人。他为人如何?”

  蔡昭脸上浮现一抹想笑又不该笑的神情:“为人自是不错的,斯文温和,待人和善。”

  “那武学修为呢?”

  蔡昭眨眨大眼睛:“以两家情分为念的话,嗯,难分胜负。”

  常宁眯眼:“若不念两家情分,你全力以赴呢?”

  “一百三十八招内叫他滚。”

  常宁听出蔡昭语气中的爽意,没忍住笑出声:“周玉麒是不是对闵心柔挺好的,你看他不顺眼很久了?”

  “唉,其实玉麒哥哥人不坏,待我也百依百顺。我娘说周伯父以前也这样,不是生了旁心,而是自小养的太温文尔雅了,所以总对女子怜香惜玉,不忍打骂——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他不忍心打骂,我来好了。”

  常宁无语凝噎。

  沉思片刻,他转身郑重朝向蔡昭,生平头一遭语重心长的劝起人来——

  “婚嫁终归不是小事,如今你姑姑已经过世了,悔亲也不是什么大事。周庄主这么疼爱你,你若说不愿嫁给周玉麒,他一定会同意的。闵家遂了心愿,周蔡两家也不会交恶。退亲绝不会伤害任何人。”

  蔡昭一脸惊奇:“为什么要退亲?我没有不想嫁给周玉麒啊。我愿意嫁啊,你从哪里看出我不乐意的?”

  常宁:……

  “我早想过了,嫁给周玉麒挺好的。第一,他打不过我,周伯父又护着我,我在佩琼山庄想干什么都行。哼哼,姓闵的老太婆当年刻薄过我姑姑,闵夫人更不用说了。回头我一定好好‘服侍’她俩,她们敢用孝道来拿捏我,我就用恩情压的她们死死的!”

  “……所以你其实是去寻仇的?”

  “哎呀寻仇多难听啦,冤家宜解不宜结嘛。第二啊,佩琼山庄景色宜人,市镇繁华,周遭一圈的大城小镇里应有尽有,比落英谷还热闹。我小时候就想过了,嫁人前住落英谷,嫁人后住佩琼山庄,妙极了!”

  “财帛繁华皆身外之物,行侠仗义方是正道。”常宁机械的反驳,他觉得自己把一辈子的义正辞严都用在今晚了。

  “行侠仗义和喜欢繁华热闹相悖么?何况你爹藏的金山银山不知有多少,你也好意思说这话?”

  “……”

  “第三,周家人都挺和气的——反正不和气的也打不过我。老一辈的叔父伯父以前跟我姑姑要好,现在的玉乾哥哥和玉坤哥哥跟我要好,我说什么周伯父都觉得对,加上玉麒哥哥打不过我也说不过我,将来关上门佩琼山庄就可以我做主啦!常师兄你觉得好不好!”蔡昭越想越觉得阳光灿烂心满意足。

  “师兄,常师兄,你怎么又不说话了。”蔡昭又开始在常宁脸旁挥手。

  “……我想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