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夜雨十年灯 > 10.第10章

10.第10章

  之前二人在厢房中闹的不甚愉快,此时蔡昭有意缓和气氛,谁知和谐的气氛才不过短短一刻,眼前这个喜怒无常的少年就无缘无故翻了脸。

  蔡昭举着筷子停在半空,眼睛瞪的圆圆的。她本性随和,怎么想不明白常宁这货怎么一张嘴就没好话。

  “你姨祖母明明知道你娘是因为一时气愤才说要出家的,她做长辈的不劝阻也就罢了呃,还撺掇着让小辈错下去——果然是并蒂荷花,一般的昏庸糊涂!”

  “你敢骂我家长辈!”蔡昭大怒。

  “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常宁冷笑,“以令姑姑聪慧剔透,怎会没想过这些道理,我却是不信的。世上偏有这许多无趣的长辈,喜爱用世间虚伪的道理来约束子弟……”

  蔡昭啪的拍下筷子,肃色道:“常师兄高瞻远瞩,聪慧剔透,小妹不敢高攀。话不投机半句多,看来常师兄是用不着小妹护佑常师兄左右了!”

  她气的恨不得立刻就走,谁知常宁的气性比她还大,一句都不辩解,冷冷一笑后起身就往外走去,徒留下被抢了先机的蔡昭在原地生气。

  蔡昭宛如一口被揭了盖的热茶壶,呼呼的直冒热气。

  蔡晗从碗中抬起脑袋,小小声道:“阿姐,其实常师兄刚才说外祖母和姨祖母的话,阿娘也对姑姑说过差不多的……”

  “啃你的鸡腿罢!”

  蔡晗继续小小声:“阿姐,姑姑在世时,常说过十分钦佩常大侠的……”

  “闭嘴!啃你的鸡腿罢。”

  蔡晗小朋友不屈不挠:“常师兄这么出去不要紧吧,会不会遇到等着收拾他的……”

  “闭嘴!啃你的鸡腿……”蔡昭烦躁无比,又无可奈何,“老实待在这儿不许乱跑!”然后起身去追常宁了。

  蔡昭越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路上捞住几个仆从询问,由于常宁那张毒疮溃烂的面孔比三条腿的□□还显眼,再忙碌的仆从也无法忽视,便给蔡昭指了一条很连贯的路线。

  出正厅大门,一径向左走去,转过穿花门,来到一处堆放杂物的冷清后院,果然见到了常宁……还有五个围着他的‘恶霸’——戚凌波&外门弟子甲乙丙丁。

  蔡昭恨不能仰天长叹,姑姑在世时怎么没跟她说过行侠仗义是一件这么费气量的苦差事,她刚刚被气了个半死,甚至都没工夫生气就得倒贴来救人了!

  她抬眼望去,只见常宁衣袍下摆已然有一处撕裂,衣袖也有被揪扯过的痕迹,午间日光耀目,他的面孔有些晦暗不清。光影反侧间,不知是不是蔡昭眼花,她察觉他身上透出一丝烦躁和杀意,甚至有几分暴戾之意。

  蔡昭暗自吐槽,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气性还敢这么大!

  戚凌波一改适才长辈跟前的温柔乖巧,此刻满脸戾气:“……你刚才数落我时的威风哪里去了?!常宁,我如今也不要你的心头血了,你乖乖给我磕十八个响头,将那边的狗屎吃了,咱们以后还是同门手足!”

  甲乙丙丁一阵鼓噪恐吓。

  常宁冷冷道:“你自己喜欢吃狗屎,自去吃好了,我就不夺人所爱了

  “你……”戚凌波大怒。

  蔡昭长吸口气,飞身一跃,犹如飘扬的花朵翩翩落在常宁身前。

  常宁看见站在自己身前的女孩,目中阴翳缓缓散去,袖中原本绷紧的手臂慢慢放下。

  蔡昭张开双手,微笑劝和:“众位师兄师姐,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扭头时,正看见常宁目色清冽的望着自己,似有笑意。

  戚凌波咬牙道:“好,好一个飞花渡,落英谷轻功名不虚传。蔡师妹,你来的可真及时,看来你是存心与我作对了。”

  蔡昭长到十五岁,生平除了在馄饨馅料和蒸鱼火候这样重大原则上寸步不让,大多数事情都很好说话。如今走出落英谷,她才发现许多原本她视之如常的事,在外面却需要一再郑重申明——名门正派,不可欺凌弱小。

  “师姐,适才戚伯父特意嘱咐我看好常师兄,想来您也听到了,何必让小妹为难呢。”蔡昭也不笑了,“我们做晚辈的,不敢说为父母长辈分忧,至少也别在这种众目睽睽的场面上添乱吧。雪莲丹虽然世所罕见,可也不是绝无仅有的,将来宗门中人行走江湖,总有机缘再获雪莲丹,到时再给师姐练功也不迟。”

  戚凌波咬牙道:“我不妨跟你说句实话,虽说我与常宁的过节是由雪莲丹而起,可若非他屡次出言不逊,羞辱于我,我也不是不知轻重之人!你若不信,想想适才在厢房中的事,他尖酸刻薄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蔡昭一怔,扭头看常宁:“你都说了师姐什么。”

  常宁目中含笑:“你问的是哪一次。”

  蔡昭只好再去问戚凌波常宁都说了些啥气人话,戚凌波气的浑身发抖:“蔡昭,你是存心要羞辱我么!”

  这时就需要外门弟子甲乙丙丁来贡献台词了——

  尖嘴的弟子甲:“师姐好声好气的给姓常的送汤药,姓常的居然说雪莲丹是疗伤圣品,给师姐吃就如肥猪啃人参……”

  猴腮的弟子乙:“那回师姐特意捧了好料子去给姓常的量体裁衣,这臭小子居然说师姐的做派活像财主家献殷勤的陪房丫头。”

  歪瓜的弟子丙:“三个月前师姐在天池边上击败了金刀门门主的得意弟子,二师兄给师姐起了个雅号‘天池仙子’,常宁居然说是金刀门门主想巴结宗主,才让弟子故意让着师姐的。‘天池仙子’还不如改做‘靠爹仙子’。”

  裂枣的弟子丁:“上个月……”

  “够了!不要说了!”戚凌波恨不能用烂泥糊住这四个白痴的嘴。

  蔡昭想笑,又觉得不厚道,转而用质问的目光去看常宁。

  常宁淡淡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蔡昭瞪他:“出口伤人,终归是不对。”

  常宁看着女孩清澈秀目满是不赞成,终于低声道:“我身上伤未愈毒未清,怎会闲到主动寻衅。若不是他们非要到我跟前来东拉西扯,我也懒得多嘴。”

  蔡昭心里一转,似乎是这个理。

  “胡说八道,师姐愿意跟你说话是看得起你,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裂枣的弟子丁终于把未竟的台词补上了。

  戚凌波讥讽道:“蔡师妹,你怎么说,你莫不是非要护着这臭小子?我也不会要他缺胳膊断腿,不过是稍加教训罢了。”

  甲乙丙丁在后面嬉笑起来:

  “正是,不会缺胳膊断腿,也就是吃两顿狗屎罢了!”

  “哈哈哈哈,狗屎大补啊,没准姓常的伤就好了呢!”

  “高见啊,你们会不会说话,是师姐大发慈悲要教教这小子青阙宗的规矩呢……”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蔡昭丹田运转三周天,强行微笑:“师姐息怒。我姑姑说过,行走江湖最要紧的就是道理二字,有些事很气人,可它有道理,你压着火气也得忍啊。”

  “常师兄惹恼师姐固然可恨,可他毕竟是常家仅存的骨血了,师姐若真压着他去吃狗屎,常大侠在天之灵该如何瞑目呢,何况常师兄现在伤病在身,胜之不武嘛。师姐不妨等一等,等常师兄痊愈了,到时候师姐要何时何处拉场子小妹决计不会多出一声。”

  戚凌波面上浮起几丝尴尬,心想你说的倒容易,真等常宁复原,若武艺低微也就罢了,万一武艺高超她哪辈子能找回这口气。

  “再说了,文有文场,武有武场,常宁毕竟不曾加一指在师姐身上,师姐若真气的狠了,不如也骂回去。师姐这边人多势众,拉开架势狠狠臭骂常宁一通,岂不什么气都出了?师姐若想不出措辞,可以去山下找几位说书先生来帮阵,包管骂一个时辰都不带重样的。”蔡昭十分热忱的出谋划策。

  “骂,骂什么?”戚凌波茫然。

  常宁悠悠的补充:“丑八怪,丧门星,克死全家的天煞孤星,落荒而逃的丧家之犬,躲在青阙宗吃干饭的无能废物……多了去了。”

  戚凌波大骂:“你的脸皮这么厚,说什么也不会往心里去,我何必费这个力!”所谓骂人伤人,得骂人的话能往心里去,像常宁这么浑不放在心上的,骂了也白骂。

  蔡昭饿了半天还没吃上饭,也有点不耐烦了:“好话说尽,若师姐还是听不进去,那还有别的法子。”

  说完这话,只见她轻轻一跃,从一旁的桃花树上拂下几片花叶捏在掌中,随即身形向前一闪,如影子般左右一兜,迅疾如电般闪身来到戚凌波五人跟前,随后是‘啪啪啪啪啪’五声之后,蔡昭旋即跃回原先的位置,掏出手绢静静擦手。

  戚凌波等人低头一看,只见他们五个或胸口或肩头各印了数片花叶。

  蔡昭冷冷道:“你们加起来也打不过我,我已经答应了戚伯父要看好常师兄,师姐若不高兴,就去找双亲和师兄们告状吧。”——遇上泼皮无赖存心找,店家也不必客气了。

  说完,蔡昭就扯着常宁回到席面上,身后传来戚凌波等人的叫骂声她也懒得听了。

  揪着常宁的袍袖回到偏角的座位上,蔡晗小朋友已经吭哧吭哧的在剿灭第四个鸡腿了,蔡昭瞪眼骂道:“少吃些肉,看看你身上肥的,都能宰来卖了!”

  蔡小晗忧郁道:“阿姐体谅体谅我罢,老祖忌辰之后,我就要跟着舅父去探望外祖母了,这次少说要住几个月。外祖母家不但要念偶弥陀否,还要吃素呢。”

  蔡昭抿抿嘴:“你少废话,外祖母病重,你好好哄哄老人家,别惹她生气!”

  蔡小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阿姐好狠的心啊,这回你若不是要拜师父,定是也要去外婆家的,到时候阿姐能挑剔的就不是馄饨馅是前腿肉还是后腿肉了,而是炒白菘煮白菘还是腌白菘了!还说要我哄哄外祖母,若阿姐与我剃度出家外祖母才最高兴,阿姐肯么?”

  常宁忍不住轻笑,蔡昭回瞪他一眼,再冲幼弟道:“少废话,吃你的鸡腿……这是最后一个了啊!”

  训完蔡晗,蔡昭扯着常宁坐下,大马金刀的正对他,目光炯炯。

  “长话短说,我与你约法三章。第一,不许说我姑姑的坏话!第二,不许说我父母的坏话!第三,不许说我敬重的长辈的坏话……小晗你若还想接着吃肉就不许插嘴!”

  蔡小晗本想指出长姐的逻辑错误,闻言连忙闷声大发财的低头吃肉。

  常宁以袖轻掩唇齿,露出一双妩然自悦的俊目。

  蔡昭也发现了自己适才的话颇有漏洞百出,显然是被气糊涂了。

  她抓抓粉腮,重新开始:“……刚才不算,重新约法三章!第一,你不许说我敬重的所有长辈的坏话,阴阳怪气也不行!第二,你不许寻衅滋事,惹是生非,自己讨来麻烦让我收拾烂摊子。第三……第三我还没想好,日后补上。”

  常宁秀长的眼尾微微一挑,眼看就要反驳,蔡昭抢话道:“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在你伤势痊愈之前,我就看着你护着你,不叫你受人欺侮骚扰,如何?”

  常宁笑意渐冷,蔡昭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常宁缓缓道:“有戚宗主在,我未必会真有大祸患。”

  蔡昭从鼻子里哼笑:“吃狗屎算大祸患吗?”

  常宁不笑了。

  蔡昭看向常宁身上撕裂的衣袍:“戚凌波不是肯忍气吞声的人,你虽无性命之忧,但欺侮羞辱却也不会少。你也别装了,你心里其实对这些赶不走的苍蝇厌烦透了,偏偏此时你身有桎梏,伤势未愈,无法放开了手脚的收拾他们,是也不是。”

  常宁凝目道:“你也明明厌恶我的紧,可依旧愿意护着我,这也是你姑姑教的?”

  蔡昭沉默片刻:“我姑姑是真正侠骨柔肠的大侠,除恶扶弱,伸张正义,从不计较自己的喜恶。我只盼着自己不要辱没了她的教导才好。”

  常宁望向窗外片刻,缓缓道:“家父也希望我能成为像他一样的人,可我怕是不成的。”

  蔡昭自以为很善解人意:“对,你要报仇雪恨,自然得拿出几分杀气和狠劲来,哪能像常大侠一样古道热肠,仁善为怀。”

  常宁收回目光,清水一般潋滟的目光落在蔡昭脸上,低声道:“适才是我的不是,不该非议你的长辈。只是我想起了一件事……”

  他忽而语气柔软,手指轻轻划着条案上的流云蝙蝠纹,“家父临终前,嘱托我照看一位长辈,一位我十分看不起的长辈——胆小懦弱,无情无义,贪图安逸富贵。”

  “我心中十分不愿,长辈的话就是对的么?也不见得罢,可偏偏那是家父临终之言。”

  少年的手指苍白修长,指节分明有力,衬着光洁的深褐色桌案,有一种陈旧绮丽的美感,仿佛渐渐衰败的世代贵胄家族中放在陈旧奁盒中的冷白玉笄,看的人莫名怅然。

  “你究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蔡昭耐着性子。

  常宁收起怅然,目光沉静:“一言为定。”

  “好。”

  蔡昭提起筷子从蔡晗碟中抢回最后一只鸡腿,在幼弟泪汪汪的注视下一口咬下——锄强扶弱,就从身边做起(但不打算扩大范围了)。希望姑姑在天有灵,不会气的吃不下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