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亮剑之军工系统 > 第50章 排队

第50章 排队

  其实,总部被鬼子特工队偷袭这事之所以让首长如此重视,其根源并非内奸,而是战略方向的问题。

  一直以来日伪军都不适应夜战和山区战。

  确切的说也不是不适应,日军夜战和丛林战的能力还是相当强悍的。

  问题在于日军兵力少对地形不熟悉,其对八路军而言优势就是装备先进弹药充足。

  一旦进入山区与八路军作战,那么日军的优势就会消失殆尽,兵力不足、地形不熟的劣势则会暴露无遗。

  因此,日伪军一直尽量避免进入山区与八路军作战,八路军抓住鬼子这个弱点动不动就避入山区与鬼子打游击。

  但是现在,日军却突然出现了一支能进入山区大纵深穿插的部队……这就从根本上挑战八路军的整个战略了。

  比如现在,八路军指挥部遭到进攻,原本应该是撤进山区暂避的,现在是撤还是不撤呢?

  撤到山区是更安全还是更危险?

  说不准鬼子这支部队正在山区里等着呢!

  另一方面,鬼子像这样能在山区穿插且战斗力如此顽强的部队有多少?

  只有这一支还是有很多?

  如果有很多,是不是意味着往后八路军都无法撤进山区打游击了?

  这些问题一提出来,会议室里就一片皱眉苦脸的。

  谁也没有这方面的情报哪!

  “首长!”这时王学新说了一句:“我认为咱们不用为这事操心,这事我之前跟团长说过,这鬼子用的枪……叫MP38,鬼子不是不用,而是用不起呢!”

  张万和眼睛一亮,就接着王学新的话道:“这话在理!首长,那冲锋枪子弹打得快,如果小鬼子都用这枪跟咱们打的话,后勤也跟不上哪!”

  首长点头说道:“有道理,鬼子资源匮乏又把战争铺得这么大,受后勤限制必然没有太多这种程度的鬼子。也就是说,我们的总体战略不需要任何改变,该怎么打还怎么打!”

  王学新暗松了一口气,他这能算是把首长的思路带回来了吗?

  会后,陈福军就单独找上了首长,他上来就挺身敬礼道:“首长,我跟您这么多年啥要求都没有,今儿个我提个请求,希望首长能考虑一下!”

  正弯腰在桌面上看着地图的首长头也不抬,很干脆的就回答了句:“没门儿!”

  “首长,您这还没问我要求啥呢?”陈福军有些懵。

  首长站直身子回道:“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能不知道?无非就是看那小东北眼红了呗,想把他调到警卫连,是不是这事?”

  被说中心事的陈福军有些尴尬:“那,我这还不是为首长的安全着想吗?咱们需要像小东北那样的同志,要是这队鬼子下次再来……”

  “陈福军!”首长脸色一变打断了陈福军的话:“你就这么点出息?自己干不过小鬼子就指望着别人?”

  “首长,我这是……”陈福军心里那个苦哪。

  别的部队要是慢慢练慢慢提升,那没问题,但这可是警卫连,要保护首长安全的。

  这万一要是警卫连还没练出个名堂来,这鬼子又来这么一遭呢?

  所以这哪是他有没有出息的问题,而是从事实出发从实际情况出发考虑问题嘛!这首长怎么不讲道理呢?

  但不等陈福军解释,首长又趴回到地图上了,对陈福军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

  陈福军了解首长的脾气,就拐了一个弯说道:“首长,要不我向您详细报告一下战斗情况?”

  首长没说话,于是陈福军就继续往下说:“战后我打扫了下战场,结合了陈强同志……哦,也就是小东北领着做子弹雷试验的那个班的班长。我结合了他说的话,从头到尾模拟了一遍战斗经过。”

  这是警卫连常做的事,为的就是能更好的总结战斗经验或从战斗中找出一些有利的线索。

  “结果你知道我发现了啥?”陈福军有意吊一下首长的胃口。

  果然首长就上当了,他眉毛一扬,随口问了一声:“发现啥了?有什么话就快说!”

  “是!”陈福军应了声就接着说道:“小东北同志发现敌情的时候,敌人藏在两百米外的林子里一动不动,四周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见!小东北同志朝林子打了三枪!这三枪就干掉了两个鬼子。开始我还不信,结果到林子里一找……两具鬼子尸体在那躺着呢!”

  首长有多年的从军经验,所以知道陈福军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他就抬起头来问了声:“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陈福军挥舞着大手解释开了:“我哪敢跟首长您乱说哪?就是这三枪,把鬼子给逼出来了。否则,鬼子前面一打,咱们就往后山撤,一撤进后山那片林子……”

  接下的话就不用说了,陈福军等警卫员就是带着首长等指挥员走进鬼子的包围圈了。

  首长听着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他原以为只是遭到鬼子的两面夹击,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些凶险!

  “后来我去问了小东北!”陈福军又吊了下首长的胃口:“我问他你是怎么打着那两个鬼子的。您知道他怎么说?”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跟我卖关子!”首长有些不耐烦了。

  “是!”陈福军应了声,接着就神秘兮兮的凑了上来。

  这时就连在整理文件的参谋都情不自禁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竖起耳朵听着。

  “首长!”陈福军说:“小东北是这么回答的:‘没啥,不就是……看那树摇得有点不对吗?我就瞄那树干打了,没想到还真打中了’!”

  参谋们不由面面相觑,首长则哈哈笑了起来:“这小子,有点头脑嘛!”

  陈福军得意的把手放在面前一抖,说道:“首长您瞧,这头脑、这机灵劲、这枪法……他不就是天生干警卫员的料吗?这不当警卫员还能干啥呢?”

  首长把脸一板,语重心长的说道:“小陈哪!这话你说的就不对了。在你之前,已经好几个说过类似的话了!”

  “对!”参谋长接嘴道:“一个是李云龙,说他天生就是当兵的料!另一个是张万和,说他是造装备的料!现在加上你,三个了!”

  “不,还有我!”首长笑着补充道:“我说过他是搞情报的料!”

  接着首长就对陈福军说道:“你想要人,得先说服了李云龙和张万和,要不就到后头排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