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宇宙 > 第十四章 不是惊喜是惊吓

第十四章 不是惊喜是惊吓

  “你也是内劲武者?”成建杰眼神一阵收缩,他现在肯定蓝小布是个内劲武者,否则的话根本就无法断他一臂。

  可这又怎么可能?蓝小布才大四,按照他查到的资料,应该还不满二十岁。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内劲武者,从未有过啊。

  内劲如果这么好修炼出来,就没那么稀少了。现在修武大多数都是练一个花架子,只有极少数天赋极高的武者可以修炼出内气,这种武者才能称之为内劲武者。然而这种天赋极高的武者,就算是能修炼出内气,至少也是三十岁之后的事情了。

  至于蓝小布知道的淬劲段、锻骨、通脉、先天段,那都是地球天地元气爆发后才为人所知的。地球元气爆发前,只有修炼出内气的武者和没有修炼出内气的练武人。

  蓝小布虽说没有接触过武者世界,他也知道什么是内劲武者。在蓝小布看来,内劲武者就相当于淬劲段,而他现在是锻骨境。按照这个说,他比内劲武者还要强那么一点点。

  “没错,爷十年前就跨入内劲武者行列了,你一个小蚂蚱也敢找我的麻烦。不好意思,你只能寄希望有人能惦记着你,明年的今天给你烧一些纸钱。”蓝小布可不是见不得血的,哪怕成建杰现在的样子很可怖,蓝小布依然是抓着菜刀慢慢的走近成建杰。

  “你不能杀我。”成建杰眼里的惊慌一闪而逝,如果早想起蓝小布是内劲武者,他绝对不会放出刚才的狠话,而是先走了再说。蓝小布再厉害,难道还能和他生鳄帮对抗不成?

  蓝小布点点头,“对,我不能杀你,等你将来杀我……”

  “等等…….”成建杰显然看出来了蓝小布的杀意,“你难道不想知道你从我这里拿走的木盒是什么吗?”

  蓝小布一愣,他这才想起成建杰之所以来杀他,是因为那个盒子啊。

  “那是什么?”蓝小布下意识的问了出来。

  成建杰放缓语气说道,“你发誓放过我,我保证说出那木盒是什么。”

  蓝小布眼神放缓和下来,手中的菜刀也缓缓放下,“很好,那你告诉我那木盒……”

  说到木盒的时候,蓝小布手中的菜刀忽地化为一条刀线,刀线迅速的从成建杰的脖子上划过。

  再好奇,也要先干掉对方再说。蓝小布可是在人吃人的时代生存过几年的,比谁都清楚什么是危险。

  成建杰左手的一根金针跌落在地,他缓缓的跪了下来,盯着蓝小布,“你……会后悔的……”

  说完这句话,成建杰这才扑通一下,跌倒在地。

  后悔?蓝小布很是不屑这两个字。不杀成建杰他就要被成建杰杀掉,他有什么后悔的?还有什么比现在就被人杀了还糟糕的事情?

  蓝小布看着跌落在地的那根乌黑金针,他知道自己幸好压下了内心的好奇,否则的话,现在躺在地上的人很有可能是他蓝小布。

  成建杰的口袋只有一个电话,还有腰间插了一柄短刀。这短刀一看就不是凡品,蓝小布毫不犹豫将这短刀据为己有。再次打开门,在大门口他找到了一个皮包。这个皮包应该是成建杰临时放在这里,估计是担心背在身上影响他的动作。

  皮包里面东西不多,每一样看起来都极为精致。一枚似乎是铁制的牌子,莫约有一张银行卡大小。牌子的中间是几个金色的小字,千音拍卖。还有一块婴儿巴掌大小的黑色玉制令牌,令牌上雕着一条鳄鱼,鳄鱼下面写着右相。

  还右相来着,你怎么不去做始皇帝?蓝小布心里暗自讥讽,却将这些东西都放入自己口袋中。

  最让蓝小布看中的,那自然是皮夹。

  皮夹里面全部是各种银行卡和一些不知名的会员卡,看起来很高大上。可惜这些东西对蓝小布来说,根本就不值一钱,这让蓝小布很是失望。

  皮包最里面蓝小布又看见了一个盒子,这个盒子莫约半尺长,手掌宽。

  蓝小布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方黄布裹住的东西。拿起这黄布,沉沉的很有手感。将这黄布打开,里面的东西散发出淡淡的白晕。

  这是一块玉?蓝小布将这玉拿起,一种极度温润的感觉传来,蓝小布心里狂喜。他见识过啊,这是最顶级的羊脂玉。

  曾经他见过一块并不大的羊脂玉拍出两个亿的价格,这块顶级的羊脂玉,如果作价的话,说不定还能超过两个亿。

  他最缺的就是钱啊,有钱了他才不会留在这里做一个实习生,简直太浪费时间。

  ……

  蓝小布将成建杰的尸体和无用的东西拖到野外埋了,又将屋子反复清洗了后,天已是大亮。

  哪怕是锻骨境,这一夜折腾下来蓝小布也是累的够呛。他决定休息一天,然后再走人。

  蓝小布肯定成建杰来找他,不会告诉任何人。既然他干掉了成建杰,那就不能在这里继续留下去了,否则迟早有暴露的一天。等他进入昆仑山后,是不是暴露,已是无关紧要。

  直到下午的时候,蓝小布这才被电话吵醒。

  “小布,你今天怎么没有来上班啊。”季正热情的话传来,显然不是为了追查他不上班的事情。

  蓝小布连忙说道,“早上起来的晚了,人有些偷懒就没有去医院。”

  他又不是第一天不上班,今天季正打电话给他,自然是论文发表了的事情。季正以为做了一件好事,对他蓝小布来说,这就是一个巨坑。

  季正听到蓝小布的借口有些无语,他还是说道:“小布,你的工作转正有机会了,要不你明天来医院吧,我有一件非常喜庆的事情和你说,肯定是惊喜。”

  季正猜测蓝小布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他已经是全球名人了,准备让蓝小布来医院,给蓝小布一个惊喜。

  “季主任,有什么事情你赶紧说吧。至于工作的事情,我打算辞职了,不久前我的一个朋友找到一个好的项目,我打算去和他合作。”蓝小布还是和之前一样,借口都找的有些随意。

  他知道季正说的惊喜是什么,这种惊喜对他来说是惊吓。蓝小布也懒得去责怪季正了,季正是好心,现在事情已发生,再说别的都是废话。

  “小布,你知道论文登上医之道了?”这是季正的第一反应。

  别管蓝小布是不是没有毕业,只要有一篇论文登上了医之道刊物,那找蓝小布的医疗机构太多了,根本就不愁工作。

  蓝小布叹了口气,还没有说话,季正就再次说道,“是我们一起联手研究的关于蓝基霉素致命隐患论文,我担心你不同意,所以自作主张在论文上署了你的名字,你是第一作者,我是第二作者。现在论文在医之道刊发,引起了医学界的轰动,马上你就闲不下来了。”

  蓝小布很是无语,所以成建杰能这么快找到他啊。嗯,还有那个风尘仆仆赶来的骆采思。在医之道上发表关于蓝基霉素的致命隐患论文,还是第一署名,这不出名也不行。

  成建杰甚至都无须刻意去打听,就可以知道他蓝小布在哪里。

  “小布?”见蓝小布没有声音,季正再次叫道。

  蓝小布叹了口气,“季主任,你可真是为我好啊。不但给我署名,还署名第一作者。”

  “当然。这篇论文虽说我的工作量比你大,但关键参数和意见都是你的,你署名第一作者是应该的。”季正立即正色说道。

  “季主任,我还是要辞职,医院我就不过去了,唉……”蓝小布说了一句后,放下了手中的电话。

  季正茫然的看着传来忙音的电话,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只是在他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了。这次来的不但有副院长顾西仁,还有院长陈勋和医院骨科的旗帜人物邢伊耿。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有一个版主,平时比较忙。时间充裕也乐意的道友可以申请一下咱们的版主哈,作者就不要申请了,作者还是多更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