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禹道乾坤 > 第三百九十一章背叛的护道人

第三百九十一章背叛的护道人

  “鬼帝?”彭禹依旧云淡风轻,“孤以为,你们的追查和道界仙人有关,想不到竟是针对鬼帝?你们也算胆大,这几个人也敢追踪鬼帝?还是身上带着至宝了?要不要孤借一件至宝给你们?”

  舒七斗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的确,乾坤道力,鬼帝也会,而且比当今两位传人更会玩。

  毕竟,那可是灵皇作祟的凶灵。

  颛云低头暗笑:你跟他打心眼,他装傻的本事,可比你想象中厉害。

  回过神,舒七斗见彭禹掏出无量珠,赶紧道:“不是鬼帝。现场没有任何鬼气遗留。”

  “哦?不是他老人家?乾坤道力是乾坤仙人嫡传手段。从上古开派至今,算上孤在内,只有二十人会使用。排除那些死掉的前辈,当今只剩孤和聂师。聂师在天荡山,至今尚未出关。怎么?难不成怀疑孤?”

  彭禹扫视一圈:“你们灵仙军团此来,是给孤下马威的?还是打算将孤打入天牢啊?”

  无形气势散开,灵仙军团众人在犹如日月一般的神王威压下,一个个膝盖软掉,纷纷跪下。

  “臣等不敢。”

  “不敢?你们胆子很大。连父皇的旨意都没拿,就敢随意来孤这边放肆。看来,还是孤太给你们面子。”

  彭禹目光瞥向舒七斗边上的两个锦衣男子。

  “东门康,东门普,你们跟舒七斗一起掺和,孤可以认为是东门家找孤麻烦吗?”

  东门家,神王血裔,族人多在灵仙军团效力。曾经昭王四个伴读之一,便是东门家的人。

  那俩神将听了,连忙否认谢罪。

  彭禹盯着灵仙军团的几位神将,冲负剑神将道:“灵仙军团有五大神将,你不在其列,叫什么名字?”

  “鄙人段霄,乃神剑宫弟子,目前任职灵仙军团,统率剑仙一脉。”

  “段霄,神剑老人的再传弟子,”彭禹耳畔响起颛云的传音,“袁一凌弃位后,神皇替补的。”

  原来如此,彭禹看段霄的眼神带着几分异样。

  “殿下,”东门康补救道说,“我们自然不敢怀疑殿下。但乾坤道力除却殿下,此世还有其他人可以使用。”

  “除了我们师徒,只有半个乾坤道的玄黄大道君。他被战神殿镇压,还没脱困呢。哦,对了,孤的堂哥顾王世子也沾边。”

  提及顾玉,颛云神情变化:“顾玉就在船上,何妨请出来对峙?”

  “那就你去吧,反正你俩关系挺好的。”

  看二人越扯越远,舒七斗忍不住了:“殿下,您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杀死天玄宫主的人分明是——”

  嘭——

  乾坤道炁将他扔出三百里。

  “孤面前,轮得到你们开口?”

  怒容显露,空中日光陡然亮起,一团团大日神火布满天际。

  东方康连忙求情:“殿下,天玄子和舒七斗有半师之情。天玄宫主意外被杀,还请您体谅他的苦处。”

  彭禹摆摆手,散去太阳神火,冷淡道:“这话,你们去跟父皇说吧。”

  袖袍一卷,彭禹强行将几人扔出去:“来昆吾天宫,咱们御前说话。”

  打发走这些人,彭禹让其他围观人散去,只把颛云留下。

  “聂前辈在船上?”

  “知道瞒不过你,他们的话,你信几分?”

  颛云摇头:“聂前辈和天玄子无冤无仇,干嘛动手杀他?只是乾坤道力特征鲜明,显然是冲你们师徒来的。”

  “所以,我先把事扔到御前,请父皇处置。”

  “陛下在这种事上会保你。但你别忘了,贵妃娘娘已经苏醒。陛下的圣心,你还是多多照顾着吧。”

  爱妃遗留的孤子与魔道至尊诞下的皇子,其中意义截然不同。

  以后神皇再想庇护昭王,也要顾虑赵妃嫣的立场。

  “这也是我担心的,”彭禹很无奈,“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

  上楼回屋,推开门便看到丰腴妩媚的美人,在屋内踱步。

  不错,刘美人比王美人的身材要好些。

  彭禹满意一笑,关上门:“世叔放心,那些人走了。”

  “走了?”柴清松口气。

  彭禹:“到底什么情况,我怎么听说,天玄宫主死了?”

  柴清悚然一惊:“天玄子真死了?”

  “果然不是师尊下得手?”

  “不是。天玄子那混账暗中算计我们,打算配合某人封印空间。但你师父何等机敏,根本没上当。而且他的封印术赢不过你师。”

  九玄宗封印术对应乾四戒和无量珠。彭禹学得其中精髓,自然也教给了聂景元。

  “我们冲破封印后,和那人交手打了一架。结果你师不敌,拉着我赶紧跑路。走之前,看到那人对天玄子出手”

  “那人是谁?聂师和世叔为何跟他打架?”

  “你师父的对头,等他醒来,你自己问他。”

  彭禹目光转向床边,望着“睡美人”:“聂师伤势严重,二十四诸天险些崩塌,恐怕要睡一段时间,还是世叔跟我讲吧。”

  柴清一个劲摇头,不愿多言。

  彭禹想了想,身上冒出幽雅兰香。

  柴清吓了一跳,连忙叫道:“先告诉你,老子不怕你们乾坤宗的魅惑手段,别对老子来!”

  妩媚美人满脸惊恐的姿态,让彭禹不觉一乐。

  到底是长辈,彭禹不敢过分,也没再逼问。

  “算了,孤回头自己查。”

  “别,你别胡来。”

  柴清严肃道:“你师父不肯告诉你,便是担心你出事。那人……是你们乾坤宗的大敌。其功法路数专克乾坤仙法。你师父都伤成这样,怎么能让你去?”

  “乾坤宗的敌人?造化、弥罗?唔,造化道人又蹦跶一尊化身?不对,造化大道可治不了乾坤仙法。难道是某位天外高人?当年祖师们结下的梁子?”

  对自家祖师们惹事的能力,彭禹不吝于最高规格揣测。

  “都不是,你别想了。也别担心那人对付你,只要你不去主动招惹,那人矜持身份,不会对你下手。你师……”

  复杂望了一眼床上:“他只是报仇心切罢了。”

  “师祖的护道人?”

  美人眼睛瞪大,面色惊惧,傻乎乎看向彭禹。

  “真是他?这也能说得通了。那人之所以施展乾坤道力,是因为手中拿着乾坤宗的宝贝?”

  聂景元的老师,第十八代乾坤道人被护道人暗算而死。临死前,传法聂景元。

  “总之,你别去招惹,回宫之后躲在陛下身边。还有老聂,也让他躲在天宫养伤。”

  虽然变成女身很羞耻,但总比被那人追杀强。

  柴清清楚,那可是一位即将证道的存在。战力比云岭子都要高。

  “躲在天宫养伤,而不是让云岭子师伯保护。师伯打不过那人?你们不会去招惹母妃了吧?还是什么大仙君?”

  “你就别想了。”

  柴清生怕彭禹猜出名堂,赶紧把他推出门。

  “赶紧走,再问下去,老子就要说漏嘴。”

  彭禹眼疾手快扶住门:“等等,世叔,这里是我的房间。还有,你现在注意点身份。”

  柴清看过彭禹准备的资料,知道自己目前是昭王房里的美人刘氏。而聂景元眼下是“钱氏”。

  此外还有安氏、沈氏、方氏等等。

  彭禹闪进门,柴清只能再度把门关上,满脸无奈:“你小子闲着没事干,弄出这些乾坤逆相令,还有这些资料干什么?”

  “防止父皇给我塞人啊,”彭禹回到书桌前整理资料,“我回宫后,万一父皇瞧我身边没人伺候,打算给我赐几个房中人,那怎么办?所以,弄几个假身份糊弄下。反正父皇不会亲自过来查。”

  神王开府后,有正妃一,侧妃二,夫人四,侍妾、美人不计。

  前头三位,神皇必定亲自过问。四位夫人,也有可能被神皇指定。但侍妾、美人,神皇才懒得管。

  只要先糊弄几个人,然后想办法搅黄选妃,自己就能安稳好一段时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