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魔三国大玩家 > 第249章 将门虎女会一会

第249章 将门虎女会一会

  大春楞了,果果这么一副你下贱的熟悉表情,莫非是……难道是……

  卧槽!还能是——

  大春猛然激动了:“吕绮玲啊?”

  果果鄙夷道:“你怎么就猜的这么准呢?”

  马云禄呵呵笑道:“大春啊,你激动个什么啊?这可是进攻永昌的敌军啊,你有什么想法没?”

  多此一问,没想法你们是怎么挤到我身边的?这都是我努力的成果~!

  大春来劲了:“果果师父的意思是,吕绮玲是后军和吕布脱节了啊?”

  果果点点头:“嗯。没看见其他那些厉害的将星。”

  大春灵感爆发:“那他们现在也是在雨中吧?岂不孤寒?”

  果果掐指连算淡淡一笑:“嗯,谈不上凶,但也不算是吉。”

  大春激动道:“我们可以过去化干戈为玉帛啊!和她搞好关系,她再去给吕布做做工作,不求能完全停战但多少也算是和平使者,也算南中百姓之福啊!”

  果果讶道:“你准备怎么和她搞好关系啊?”

  简单!送师父啊!马云禄就是果果师父出面又是结拜又是姐妹什么就搞定了啊!现在我一车女将,那是滚雪球式结拜,她招架的住?

  马云禄却沉声道:“早就听说吕绮玲将门虎女,武艺天下无双,我还真想去会一会!”

  没错,马云禄也是将门虎女啊,这就是女将间的共鸣啊!

  大春激动了:“这就对了呀,她要见了云禄姐姐一定也会有这个想法。然后一比就成好朋友了啊。”

  诸葛果笑道:“那就依大春和云禄妹妹的意思?”

  马云禄点点头正色道:“嗯,我得调整一下状态,免得失手被小看了。”

  大春心下甚慰啊!能在匆忙回程,还是绕道冥界的路上遇到传说中的吕绮玲,这简直就是天赐桃花哇哈哈哈~~

  只是感觉云禄不是很自信的啊样子啊?

  大春忙问道:“这吕绮玲的武艺真是天下无双这么厉害?”

  马云禄沉声道:“嗯,纯论蛮力肯定比不过一些男将,但论武艺绝对是极强的。我也只有信心和她比马战,步战就难说了。”

  原来如此。武艺指的就是技巧啊。那这个仙魔世界,各种罡气什么的是算在武艺里的么?

  赵娥就说道:“行吧,这种雨夜马也不能停,不然会冻坏,还是朝那个方向找过去吧。据说吕布出征都是众将全体家眷随军的,这落在后方的必是家眷,或许正需要我们帮忙。”

  众人认同:“有道理。”

  大春心头一跳,全体家眷?那就有内涵了啊,“神将秦宜禄”的那位被关羽和曹操同时盯上的老婆杜氏啊,而且多半还被吕布盯过!

  关于吕布的毛病,王粲的《英雄记》作为一部同时期的野史记载过:吕布被曹操俘虏后,吕布怒骂一旁的叛将侯成魏续:“我这么厚待你们,你们居然叛我?”曹操就说:“卿背妻,爱诸将妇,何以为厚?”

  这就和正史演义大不一样啊!这“爱诸将妇”就是实在太那啥了啊,虽然曹操爱人妻,但从不和部下的老婆搞,就算灭了袁绍,也没有动袁绍的妻妾,是很分得清啊!

  总之,不管是不是吕布招黑了,就冲这家眷队的内涵,就一定要当好这次的和平使者!

  ……

  此时此刻,小号那边吞吸狐火也让本尊这边有所感应。

  大春便问道:“果果师父,狐火是什么?我化身正在画境里被一群妖狐盯上了……”

  但是祝融却抢答了:“是冥火,也是异火,可用异火焚化吸收提升异火值!”

  卧槽!大春惊喜道:“还是此等好事?!”

  果果也说道:“你试试能不能用你的那个来莺儿武将符吸收炼化后的狐火妖气。”

  大春心下一跳:“武将符吸收?就像那时祝融的武将符吸收我的异火那样?”

  果果笑道:“试试吧,没准能有额外收获。”

  难道意思就是吸收传说中“狐媚之气”?好,值得一试。

  于是大春开始专注蛐蛐这边,异火心法专注启动。

  然后将夜莺召回身边问话:“你能吸收狐火中的一些灵气么?”

  夜莺啾啾鸣叫甚是悦耳!

  额……身为一个上限是0星的武将符,就当她和牡丹都听懂了吧。

  蛐蛐体内的太阳系加速运转。而果不其然,在异火心法的启动下,那蓝色狐火光环里被抽出了一丝火星飞进了主丹中!

  大春狂喜过望,还真的能补充异火!这才是稀缺资源啊,或许这妖魔的异火不多,但对于一只蛐蛐而言那就是境界的飞跃了!只要小号境界高,带动大号也不是不可能啊!

  正欣喜间,玉女再度报警:“左前方,两只妖狐来袭!”

  一双双的送,无妨!就算遇到厉害的合体狐狸,也正好试试变老虎的威力。

  ……

  幽冥界一层山区。瓢盆的大雨汇集成山洪泥石流咆哮翻腾在沟谷之间。

  早就意识到天象不对的高顺吕绮玲后队的上千车马分散囤积在五六个小山头。现在这些山头已然被雨雾和泥石流隔绝成孤岛了。

  至于如何把家眷的马车囤上山?人扛肩挑!上山了还没完,还得垒土固坡。身为打杂主力的刀狼和龙行简直苦不堪言。而更痛苦的是,忙完累停歇下后,全身从骨髓到外是说不出的冷,淋雨更是淋的呼吸都困难。

  不得不说,两人开局至今各种深山遇险也不是没经历过,但还是第一次这么惨,第一次开始严重怀疑自己的发展路线了,兵符练的再多再强有什么用?

  而在看高顺吕绮玲,那是周身有一圈蒸腾的气罩。甚至连秦宜禄也有一圈淡淡的光罩,他们倒是不怎么受冥雨的影响。

  刀狼被雨淋憋不住了,哆嗦的商量:“兄弟,找个马车躲躲呗?”

  龙行惊住了:“钻,钻女眷的马车啊?你怕是找死?”

  刀狼急道:“不然呢?我们又没学他们的玄功,这一晚扛下来我们没准就病倒,这可是冥界啊……”

  龙行一咬牙:“我们同时装病,吕绮玲那么爱兵如子一定会同意!!”、

  只有这样了。

  于是两人互相搀扶哼哼唧唧的来到吕玲绮面前卖惨:“小姐,我们累病了!我们顶不住了,想——”

  吕绮玲沉声道:“想学玄功是吧?你们当前的状态正好学习——高顺将军!带他们学一下玄功的基础。”

  “是,小姐!”

  两人慌的瞬间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