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魔三国大玩家 > 第248章 妖狐

第248章 妖狐

  蔡邕书房。

  蔡邕招来先前的装画盒子,但却只是谨慎的开出一条缝,更不敢取出画卷,只是挥笔在画卷的背面缓慢的画了一个圈。

  虽然大春不懂画,但也明显感觉出蔡邕画的这个圈倾注了大力,就像是从世界的背面开凿出一条进入世界的通道。

  蔡邕沉声道:“仙长能从此圈进入此画,一旦顶不住了就回到这圈里,我能从画的后面看到你的影子,立刻就能拉你出来。”

  越是这种严肃的气氛就越是让大春感觉战意满满:“知道!”

  于是大春跳进圈中——系统提示:您进入“大北地玄境”,此时时间流速改变,一天等于地面两个时辰。

  但是大春感觉自己是在冰冷的雪土里慢慢的往地面钻。

  果然不愧是画的背面进入,感受截然不同。那就异火开启维持体温,同时谨慎的在探知一下周边的情况。

  蛐头破雪而出,天地间一片黑夜。

  卧槽!是因为这个时候正好是画里世界的黑夜,还是画被卷起来了所以才是黑夜?

  大春识海里招呼玉女:“六丁能出战吧?”

  玉女说道:“可以,此时丑时将至,汝可用将星碎片升级阴神丁丑。”

  大春懂了:“原来丁丑的意思是丑时厉害啊?”

  “是,所以六丁的出战讲究天时,和六甲是错开一个时辰的。”

  大春立刻想到斗鸡开赛的时间,那是午时啊!那就是六甲里的甲午啊!?那只能拖一个时辰,等到未时,那我这丁未就能出战了啊?问题是蛐蛐也只有那天杀妖兽乌鸦获得的几十颗将星碎片,升级了丁丑之后就……想多了!先只能顾眼前了。

  ——系统提示:您花费全部的将星碎片升级阴神丁丑,丁丑的实力获得提升。

  下一刻,大春立刻看到一个黑影小人的脚下多出了一圈黑光闪闪的光环。

  大春楞了,黑色的将星光环?这就是地煞星?

  玉女说道:“前方感知到妖狐接近,可与之匹敌,准备战斗。”

  一来就被发现了么?

  大春讶道:“与之匹敌?我还以为对方很强啊?”

  玉女说道:“此境妖气弥漫,妖魔不止一个。”

  大春立刻想起了心月狐的探宝能力。估计妖狐也差不多有这个搜索能力,这是分身多个,四处寻找出口?这样也好,各个击破!

  大春决定先远离这个出口,于是钻出雪地顺风飘飞。

  玉女提醒道:“妖狐正在接近!”

  大春懂了,就像这里的兔子都能远隔几个步感知到自己的保暖异火,妖狐更应该能感知到。

  玉女再次报警:“右前方又有一只妖狐接近。”

  这是必须先停下来秒一个,试试七星刀的威力。

  大春直接扑向先前的追踪的妖狐,看见了!一身黑烟滚滚,完美的与黑夜融为一体。

  ——牡丹仙来莺儿武将符提示:进入攻击范围!

  隐杀,斩它!

  夜莺符立刻模糊融入夜色飞斩而去,而那只妖狐似乎感知到了杀机的到来,身形立刻膨胀!

  夜莺飞斩而过,仿佛抽刀断水,直接将妖狐斩成上下两截!妖狐化为两团黑雾,直扑大春而来!

  玉女下令:“六丁接战!”

  六个小黑人飞扑而上,瞬间就将两团黑雾撕扯成一团棉花,但即便如此,还是有几缕妖雾摸到大春身上!

  ——系统提示:警告!您受到“狐火术”影响!

  下一刻,大春的全身都在发出蓝色的火焰磷光。

  “什么情况?”

  玉女说道:“此乃妖狐互相报信的妖气磷光,可释放罡气文气排除!否则大量的妖狐都会集群而至。”

  大春的太阳系立刻运作,罡气文气轰然驱出,但是这一轰,大春感觉自己成了夜色中最耀眼的仔!

  卧槽!驱不得啊!本来这些妖狐就是靠“寻宝”找到我的,我这内丹引擎一运作,更是容易被他们发现。

  那就吸收?或者来个大的,干脆统统炼化?实在太烦就一屁崩出就是了。

  于是大春大口的呼吸周边的狐火,同时体内内丹旋转有如一台抽油烟机,更是加速了妖气狐火的吸入。

  就在这时,第二只妖狐找上来了,直接七星刀一分为二,比切豆腐都清爽。然后又是六丁一挡,几缕妖魂再度在附着在大春身上点火,蛐蛐再度吸之!

  大春开始适应这个节奏了,如果每次都是这几缕妖气附身,自己是可以同时应对3至4只妖狐的。

  总之,砍两刀换个地方,要打游击战。

  而在蛐蛐体内,新吸入的狐火完全与先前封易的残魂不相容,形成环绕“太阳系”的一红一蓝两个光环。这感觉要是炼妖丹的难度就更大了啊?

  总之,先一步步打掉这些分身妖狐再说。

  ……

  此时,大号这边。

  随着马车一阵颠簸,一股阴冷之气瞬间降温了车厢里的温暖,车厢外哗啦水响!

  ——系统提示:您通过遁门,进入幽冥界!

  刚好遇到幽冥界在下雨!而且还是夜雨!这感觉简直让大春不愿回想。而似乎是受到小号疯狂运气的影响,大春也不自觉的运作了一下异火心法取暖。相比于蛐蛐小号,大号的优势是异火多。

  诸葛果掐指连连:“这必是吕布刘焉的阵法导致地脉水脉都产生紊乱,这雨应该是水脉散乱化汽而下。虽然很困扰,但好处是冥界妖兽大概也不愿意在雨中出动,倒是少了些危险。”

  大春冻的有点哆嗦:“嗯,能不在雨夜打仗最好。”

  诸葛果郑重道:“但也不可不防,让山魈从车顶下来,我看看天象!”

  嗯!还真苦了山魈了。

  此时,铜马车的车顶有如能看见天空的玻璃天花板,即便是雨夜的迷蒙,但——大春肉眼凡胎是什么都看不见的。

  诸葛果指头连连掐算,不由惊异道:“哟!这有几个将星在周边百里!”

  大春惊道:“真的能看见啊?”

  诸葛果沉声道:“当然,幽冥界不比人间界的漫天星辰,附近要是有将星的话是很容易算出来的,此将星应该是高顺!”

  卧槽!!大春又惊又喜:“这都地震第三天了,他们这个阴兵借道好像也没走多远嘛,是我们的种树起作用了?”

  诸葛果点点头:“没看见吕布张辽这两位最耀眼名将,说明吕布军灵脉紊乱前后脱节——嗯?”

  “怎么?”

  诸葛果手指一弹,神情诡异的望向大春:“你猜猜,我还看见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