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棋魂开始的无限 > 第555章 独行道,无法窥见的死之线!

第555章 独行道,无法窥见的死之线!

  鬼舞辻无惨虽然竭力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

  在鬼舞辻无惨惊怒无比的目光中,就见陈安夏对准饕餮,直接斩出了日之呼吸·十三之型。

  日之呼吸·十三之型是日之呼吸法的奥义,也是对鬼的最强招式。

  其原理就是连续不断地从日之呼吸·一之型接连释放到十二之型,构成一个循环,并不断地持续下去。

  在九柱和灶门炭治郎等人的目光之中,就见陈安夏好似化身为了黑夜里的太阳,浑身绽放着炙热阳炎,在不断消融着那仿若由恐惧汇聚而成的不知名怪物。

  “咿!呀!呀!呀!...”

  极为怪异,让人毛骨悚然的怪叫声不断从那不知名的怪物口中发出。

  不仅如此,这怪叫声所形成的声浪,仿若化为了实质,于虚空之中形成一道道透明涟漪,不断向外辐射而去,很快就波及到了九柱和灶门炭治郎等人。

  也就在被波及到的那一瞬间,九柱和灶门炭治郎等人的神色顿时变得惨淡,双手也不由自主的紧紧捂住自己的耳朵。

  在他们的耳中,这由那不知名怪物发出的声浪,简直就犹如晨钟暮鼓直接在自己的耳边撞响,让他们的耳膜震裂、头晕眼花、疼痛难忍。

  但他们都拼命克制,没有发出叫声,并将目光死死地盯着陈安夏。

  他们想要亲眼看见陈安夏斩杀那不知名的怪物。

  而在陈安夏的斩击之下,那不知名怪物一直不断发出凄厉,且让人毛骨悚然的怪叫声。

  陈安夏知道,这怪叫声其实就是那不知名的怪物,在感受到痛苦之后的本能反应。

  只是因为那不知名怪物的意识处于蒙昧状态,所以只会本能的发出惨叫,而不会对陈安夏发起进攻。

  不过,陈安夏对此却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意,反而心思越发的沉重了起来。

  距离陈安夏虚晃一招,出鬼舞辻无惨不意,突然转移目标,仅仅只过去了3秒的时间。

  在这3秒的时间里面,陈安夏用了1秒的时间来到了正在进化的饕餮身前,而之后的2秒,则是斩出了四次日之呼吸·十三之型。

  这四次日之呼吸·十三之型陈安夏都是对准那不知名怪物的颈部,并且都成功斩下那不知名怪物的颈部。

  但陈安夏却依然没能杀死那不知名怪物。

  这也意味着这不知名怪物也已经突破了鬼之限界,根本就不怕被日轮刀斩掉脑袋的弱点。

  不仅如此,在这2秒之内,陈安夏也是竭力寻找着那不知名怪物身上的线。

  此前,陈安夏在与黑死牟的战斗中,就是通过解析之眼(未完全)看见了黑死牟身上的线。

  虽然陈安夏不知道自己看到的线是什么。

  但是陈安夏的直觉告诉陈安夏,自己所看到的线就是死之线,只要自己斩断死之线,就能够直接斩杀黑死牟。

  之后,陈安夏也用那预见死亡的一刀,验证了自己的直觉。

  而在察觉到那不知名怪物已经突破鬼之限界后,陈安夏就将希望寄托在死之线上。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太短,还是因为陈安夏未能获取那不知名怪物的详细信息,反正陈安夏是没能从那不知名怪物的身上看见死之线。

  鬼舞辻无惨也没有给陈安夏更多的时间去看见死之线。

  在进入攻击范围之后,鬼舞辻无惨就直接对陈安夏发起了新一轮的猛攻。

  这一次,鬼舞辻无惨好像已经不打算要跟陈安夏胶着、拉扯,而是想要直接将陈安夏斩杀。

  只见鬼舞辻无惨此时的脸上满是暴怒、狰狞之色,那双已经完全猩红的双眸更是死死盯着陈安夏,口中不断怒吼着。

  “该死的蝼蚁,竟然胆敢伤害我的杰作...”

  “去死,去死,给我去死...”

  十七根管鞭,异形巨手、黑血枳棘、最强之术-冲击领域...

  此时的鬼舞辻无惨几乎所有手段都用了出来,想要真正的一举虐杀陈安夏。

  也因为鬼舞辻无惨已经竭尽全力,所以每一击都是足以改变地形的恐怖攻击。

  战场的大地、建筑、树木等,在鬼舞辻无惨的猛烈攻势之下尽皆被损毁。

  不仅如此,更有恐怖的余波,随着大地的崩裂、建筑的倒塌疯狂朝着四周涤荡而去,掀起漫天烟尘和飞沙走石。

  在九柱和灶门炭治郎等人的眼中,此时的鬼舞辻无惨简直就像是移动的天灾,所过之处满目疮痍,场景极为可怖。

  对此,九柱和灶门炭治郎心神都震荡不已,身体更是止不住开始颤抖了起来。

  除此之外,更有一只名为恐惧的无形怪兽,在啃噬着他们的心、侵染着他们的灵魂。

  在这一刻,他们都忍不住生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这样的鬼舞辻无惨,人类...安夏真的能够打败吗?’

  而陈安夏此时的情形也不好。

  面对鬼舞辻无惨竭尽全力的疯狂攻势,哪怕陈安夏已经进入真正的天衣无缝之极限的状态,竟然一时之间也疲于应对。

  之所以会如此,终究是因为陈安夏和鬼舞辻无惨的基础实力相差太远。

  如果陈安夏和鬼舞辻无惨的实力旗鼓相当,那么陈安夏有自信在真正的天衣无缝之极限的状态下,能够从容躲过鬼舞辻无惨的所有攻击。

  至于现在...

  轰!轰!轰!

  在一道道震荡黑夜的轰鸣声中,已经有些狼狈不堪的陈安夏,逐渐陷入了险境之中。

  陈安夏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想办法,那么自己迟早会被鬼舞辻无惨的攻击命中。

  而一旦被鬼舞辻无惨的攻击命中,其血液就会顺着伤口侵入自己的体内。

  要知道,鬼舞辻无惨的血液对于人类而言就是最致命的毒药,可以将人类的细胞全部破坏,从而让人类死亡。

  不过,虽然陈安夏知道这一点,但他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

  因为陈安夏的底牌已经全部用出来了。

  而在陈安夏的所有底牌之中,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遇强则强的体质。

  现如今的陈安夏只能希望自己能够拖得久一点,能够通过遇强则强的体质获取更强的力量,以此来抗衡鬼舞辻无惨。

  当然,陈安夏也很清楚,这个希望十分渺茫,渺茫到近乎没有希望。

  ‘哎,难道就到此为止了吗?’

  就在陈安夏的心中轻叹了一声的时候,就听见了一道十分熟悉但却又感到陌生的声音,好似在吟唱着诗词,从不远处传来响起道。

  “独行道。”

  “不违背人世常理。”

  “人生不求享乐。”

  “.....”

  “敬佛神而不求之。”

  “身可死,武士之名不可弃。”

  “不离武道。”

  “此为...我之武道!”

  在听到这声音之后,陈安夏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口中喃喃道“这是...圣子的武道!?”

  “难道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