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 > 章113 魔力蜕变

章113 魔力蜕变

  “——这就是突破到三阶之后,我的实力和战斗力么……”

  安德鲁以一记幻术魔法,制服芙蕾的同时,也在细细感受着自己突破后的实力和手段。

  水系魔法师,所遵循的修行原则,总的来说和这火焰世界的普遍的魔法修行原则,还是相通的。

  即:

  从魔法学徒到一阶魔法师,主要完成魔力的构建、并初步上手第一个魔法。

  从一阶到二阶,重点则是魔力的再提升,以及魔力提升之后,所能施展的魔法的第一次复杂化。要知道一阶魔法师,往往一次只能施展一个魔法,到了二阶,方能初步形成魔法连招。

  而达到三阶后,自身魔力会进一步地提升,而且不再单纯是“量”上的增加,还有“质”上的蜕变。

  三阶魔法师的魔力之中,将不仅仅透出“元素力量”,还会透出更多的“灵魂力量”。

  拿安德鲁来说的话——

  安德鲁体内的水系魔力,本就是当初还是魔法学徒的时候,第一个基础能力“水灵之术”,和第二个基础能力“水魄体质”,彼此结合的产物。

  魔力,本就是灵与肉结合的产物。

  但在魔法学徒阶段,体内魔力更多表现出来的,是“身体力量”的那一部分;达到一阶之后,魔力中的“元素力量”的部分,更多地显露出来;达到二阶后,魔力中的“元素力量”进一步透出,同时因为安德鲁从传统魔法师,转变为魔法领主的这一变化,魔力本身的形态,发生了改变,通过“启迪之门”,魔力得以在“常态”和“倍态”之间切换。

  眼下突破到三阶,魔力中的“灵魂力量”,才算真正显露出来。

  简单来说,就是三阶后的魔力,才真正意义上,同时具备“身体力量”、“元素力量”、“灵魂力量”这三重属性,且三重属性之间,彼此达到了一个相对均衡、稳定的状态。

  而这一内在的魔力属性上的变化,带来的外在的所能施展出来的魔法的变化就是——

  三阶的魔法师,才能真正意义上地,施展出灵魂魔法!

  “之前听芭芭拉提到过,这火焰世界的年轻一代的顶尖人物中,包括芭芭拉她自己、还有罗斯在内,超过半数,都主修、兼了灵魂魔法。

  其余就算不会灵魂魔法——比如那魔法工会的圣女压根就不是魔法师而是焰武士——也都掌握对抗灵魂魔法的灵魂防御手段。”

  安德鲁喃喃道,“现在我才真正理解,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普遍位阶在三阶的年轻一代强者,都这么重视灵魂魔法!

  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你不会灵魂魔法,那么面对会灵魂魔法的人,基本上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

  刚刚安德鲁对芙蕾施展的幻术,便正是一记从“水神印记”里,解锁出来的水系灵魂魔法。

  芙蕾也是三阶,也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虽然不算最强的那一批,但足以进入年轻一代的第二梯队。

  如果不用灵魂魔法的话,安德鲁知道自己没那么轻松就能制服芙蕾。

  可动用灵魂魔法后,基本上可说是碾压了芙蕾!

  “也就是说,三阶打三阶,是否拥有灵魂魔法或至少一个灵魂防御技,几乎直接决定了战斗的胜负。

  至于三阶打三阶之下,因为有灵魂魔法这一优势的存在,基本上可以说是无条件碾压的!”

  安德鲁想明白这一点后,反倒隐隐有些后怕和庆幸:幸好,当初自己解锁的第一个基础能力,是“水灵之术”这一灵魂防御技,否则无论是刚穿越时面对霍伯特的“心火之眸”,还是初遇芭芭拉时面对少女的更正宗的“心火之眸”,自己理论上来说,都该是毫无抵抗能力的。

  水灵之术,正是自己没到三阶之前,那个默默为自己保驾护航的灵魂防御技。

  所以这是水系魔法的天然优势之一?灵魂进攻上弱于火系魔法,灵魂防御却明显更强?

  还是说……是留给自己这“水神印记”金手指的那不知名的存在,有意为自己这个水神传承的继承者、灭火圣子的称号拥有者,特意准备的一道保障?

  安德鲁觉得这两种可能性,或许都有。都是对的!

  于是更进一步理解了:当初自己挡下芭芭拉的“心火之眸”后,女孩眼中,为何会闪过那一抹难以置信。

  安德鲁不知道的是,其实直到现在,这都是潜藏在芭芭拉内心的一个未解的疑问。

  因为在这火焰世界,按照常理,三阶以下面对三阶魔法师的灵魂魔法——哪怕不是“心火”、“荒语”这种最强的灵魂魔法系列,就只是很一般的灵魂魔法——也该是毫无抵抗力的!

  “不过,那时候的我,只有灵魂防御力,但没有灵魂层面上的进攻能力。”

  安德鲁深吸一口气,“现在的我,却是初步拥有灵魂方面的攻击手段了。”

  这,便是突破到三阶,成为一名三阶水魔法领主之后,自己和之前相比,最大的不同。

  这,才是自己刚刚挥手之间,就兵不血刃地制服了芙蕾的最大原因!

  呼呼。

  全新的蕴含着浓郁的灵魂之力的水系魔力,在体内汹涌呼啸。

  突破到三阶之后,体内的旁人看不到的蜕变,到这时候,才逐渐稳定下来。

  “但……怎么总感觉,始终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没能彻底稳固住新的位阶状态呢?”安德鲁眉头微蹙。

  水系魔法领主的修行思路,本质上依然在传统水系魔法师的修行原则之内。

  传统的水系魔法师的修行体系,又和这火焰世界的地火魔法师、暖火魔法师的修行体系,完全是相通的。

  安德鲁到现在完全确定:这火焰世界里,曾经有很多的水系魔法师。或许那时候,这世界根本就不是现在这个模样,根本就不是一个火焰世界。而是一个水火均衡的世界。

  某一天,因为某些原因,传统水系魔法师被山海那一代的焰武士和地火魔法师,联手迫害,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但水系魔法师的种子,并没有消失。

  那便是自己最初获得的那一枚“水神之泪”。

  “水神之泪”中,蕴藏着传统水系魔法师的修行道路。

  再加上“启迪之门”,则构建起了水魔法领主这一全新的修行道路!

  是的,全新。

  魔法领主这一修行道路,绝对是新的。

  安德鲁现在很确定这一点。

  因为不然的话,自己现在不会在突破到三阶之后,魔力迟迟无法完成最后那一丝的彻底稳定、沉淀。

  魔法领主这一修行路线,显然是存在瑕疵、缺陷,并非完整的。

  或者说……并非“完成的”!

  “难不成是当初,传统水系魔法师们,在被迫害、驱逐之后,特意为了对抗魔法工会,开发出这一水魔法领主的修行思路,却没来得及彻底完成、完善这一修行道路?”

  安德鲁忍不住做出如此猜测,“或许在我之前,压根就没有过任何水系魔法师,走上过这水魔法领主的道路?”

  无论如何,确定的是:得让体内的全新的三阶的水系魔力,彻底稳定下来才可以。

  如果这水魔法领主的修行道路,真的是未完成的,那就……继续完成、完善它就好了!

  这或许……也是自己继承水神传承之后的一项职责所在?

  至于完善的手法——就目前而言,即让全新的三阶魔力彻底稳定下来的方式——很简单:坚持灭火,继续灭火!如此而已。

  想到这,安德鲁把注意力重新从自身体内的变化中拉出来,拉回到眼前——

  芙蕾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甚至挂上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徒劳的挣扎之后,她终于彻底陷在了安德鲁为她编织出的那一片幻境之中。

  只有当安德鲁想让她恢复意识的时候,她的感官、感知,才能重新回到现实世界来,看到安德鲁真正想要让她看到的关于焰武士和荒兽的真相。

  烈日下,沙漠上,芙蕾就这么“乖巧”地站在安德鲁的身旁。

  然而这在旁人眼中,完全不合常理的一幕,却没能引发多少人的吃惊和困惑。

  只有身处幻境之中的芙蕾本人,这时候左突右冲,却无论如何都破不开幻境,内心已经惊骇到了无以复加的底部,人都要疯了。

  现实世界里,却是甚至没多少人意识到:芙蕾已经被安德鲁彻底制服了。

  这是因为在安德鲁救下芭芭拉之后,罗斯第一时间退回到荒兽群之中。

  随后,这个年轻一代中不算最强但最喜欢恶心人、有时候甚至有点为了恶心人而恶心人的家伙,终于不敢再大意,无暇再装逼。

  他要动真格了。

  “原来如此,自身退入沙潮,直接化作了荒兽沙潮的一部分么?

  这下就连我,也暂时无法再锁定这罗斯的位置了。‘泪痕’印记,用过一次之后,便被消耗掉了,不是可以反复使用的印记。”

  安德鲁心里想着。

  脸色平静,目光缓缓扫视周围。

  就看到野火领的四面八方,史无前例的恐怖沙潮,伴随着荒兽们整齐划一的集体冲锋,在野火领众人骇然、恐惧、绝望的注视下,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