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没名没分的日子我不过了 > 第158章 好消息

第158章 好消息

  想起当初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隆泰帝的眼里也有些追忆。

  那时他也只不过是出于大家都是失意人的想法才伸了把手而已,又哪里能想到,那时遇到的那个眼泪哭湿了帕子,眼睛红得跟兔子眼睛一样的姑娘,会在后来成为他的妻子呢?

  想到这些年来,卫皇后与自己一起共同度过了多少的风风雨雨,那些担惊受怕的日子里,往往是他们二人紧紧握着彼此的手度过的,隆泰帝再看卫皇后时,眼神又软了几分。

  而卫皇后,在与隆泰帝对视一眼之后,似是有些娇羞地低头。

  在隆泰帝看不到的地方,卫皇后眼里所有的羞涩都尽数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清明。

  因为初遇时的特殊情况,以及后来成为夫妻多有巧合,卫皇后在最初嫁给隆泰帝时,心里其实也是带着许多的憧憬的,她也不是没想过,要与隆泰帝像普通的夫妻那样恩爱的过一辈子。

  只是……

  在他们一起共历艰苦的时候,他们能一直紧握着彼此的手不放,可当隆泰帝登基为帝,再不像从前那样处境艰难了,他们原本握在一起的手,却是渐渐松开了。

  卫皇后于是也就明白了,在皇家,只想着与夫君恩爱和睦,那是万万不能的,只有站稳了脚跟,保住自己的地位,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后来,不管皇宫新进了多少美人,不管隆泰帝有多宠爱安贵妃,卫皇后都能淡然处之,做一个雍容大度的皇后,反正,隆泰帝也并不是那种会因为宠妃就昏了头脑的人,他再怎么宠爱安贵妃,也从来没少给她这个皇后应有的体面,也正因为如此,宫里从未有人敢于对她这个皇后不敬。

  卫皇后觉得,如此便也就足够了。

  想到这些,卫皇后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当初第一次相遇时,隆泰帝眼里带着怜惜,向她递来一块帕子的情形,以及后来处境艰难时,他们夫妻二人紧握着彼此的双手,从而获取继续坚持下去的勇气的情形。

  当时的他们,一定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之间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大抵便是如此了吧。

  ……

  季卿和贺章之后只是略走了一会儿,就坐上马车回去了。

  在马车上,季卿看了贺章一眼,道:“有今天这一遭之后,说你有断袖之癖的传言就该不攻自破了吧?”

  他们可是得到了帝后赏赐的未婚夫妻,这要还有人硬说贺章有断袖之癖,那就真是拼死也要得罪贺章了。

  贺章是隆泰帝的心腹,不会有人如此得罪于他的。

  贺章冲着季卿笑:“如意,辛苦你的配合了,真是得好好谢谢你……”

  季卿抿着唇笑。

  先前贺章为着她的事费了那么多的心,她都没道一声谢,如今她只不过是跟着贺章在香桥会上转了一圈而已,竟然还得了贺章的谢,季卿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好了。

  马车先将季卿送回了杏花胡同季宅,贺章也没有再进去,而是目送着季卿进了门,这才又吩咐车夫调转车头往贺府而去。

  这时其实也算不得太晚,因为今儿是七夕有香桥会的缘故,周围的许多人家其实都有小辈外出刚刚归来,贺章将季卿扶下马车,又一直看着季卿进门的情形,自然也就被人看在了眼里。

  当初季正买下这宅子的时候,最看中的就是这周围住的都是官宦之家,也正因为附近的住户都是官身,所以正好这时归家的各家小辈们,自然而然的也就有人认出了贺章的身份。

  事实上,自从季卿搬来了杏花胡同之后,贺章见天儿的往杏花胡同跑,而且还一点都不带遮掩的,周围的住户对于贺章的常来常往其实早就已经不新鲜了,也有不少人一直在暗中猜测着季卿的身份,以及季卿与贺章之间的关系,但因为季卿先前一直深居简出,倒也无人能得到答案。

  若贺章只是来杏花胡同,众人其实也并不会惊奇,因为这已经不新鲜了。

  可是,今天不同。

  今日是七夕,会在这个时候才自外面归来,而且还是一男一女,这其中本就已经含着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深意了。

  若是他们没猜错的话……

  这宅子的主人,是贺大人的未婚妻?

  有了这样的猜测,一时之间,周围这各家的小辈们就像是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一般,等到贺章的马车一离开,这些人便一个个撒丫子往自家跑,并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个消息传给了家人知道。

  可想而知,等到明日,贺大人已经有了未婚妻,而且还与未婚妻一起去了香桥会的事,一定就能传遍整个京城了。

  当然,这些季卿现在是不知道的。

  回到季宅,洗漱妥当之后,季卿挥退了丫鬟们。

  这时,她的耳边也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叮,任务‘七夕雀桥来相会’完成,奖励好消息一个!”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季卿一怔。

  系统的奖励是一个好消息,季卿还以为,在系统宣布完任务完成之后,紧接着她就会知道系统所说的好消息到底指的是什么了,但是,系统居然就这么安静下来了!

  季卿:……

  有时候季卿也会想,系统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又是诞生于何人之手,若是系统真的是被人制造出来的,那制造系统的那个人,又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毕竟,性格普通的人,也不可能制造出这样的系统。

  好歹也跟系统绑定了这么一段时间了,季卿对于系统也有了几分了解,知道系统自己不乐意说话的时候,装死功夫那是一绝,因而见着系统现在又在装死了,季卿压根儿就没想着继续往下问。

  反正时候到了,她也就能知道那个好消息了。

  事实上,季卿第二日就知道了系统所说的好消息。

  只不过……

  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她在高兴之余,更多的却是对系统的无语。

  就这,就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