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一艘宇宙战舰 > 第495章 圣光女王犁芸竹

第495章 圣光女王犁芸竹

  面对巨龙古殇,李小年没有选择的余地,但还是正色道:“古前辈,虽然我很想离开此地,但我需要确保您对我没有威胁,也要确保,您对地球没有敌意,我才愿意配合您,替您解除身上的封印。”

  数十年前,龙域里的黑龙,冲破封印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消灭地球,龙族对人族,不,确切的说是地球,敌意非常强烈。

  具体原因,调查许久,依然没有答案。

  “呵呵。”

  古殇冷笑:“小子,本尊说过,你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说着,龙爪对前方虚空一点。

  嗡~

  一道透明的时空通道出现在眼前,说是时空通道,不如说是一道特殊的空间望眼镜,镜面里,正显露着地球的情况。

  此时,地球周边的星空,出现密密麻麻的宇宙战舰,火星、土星、乃至月球,文星布置的放空壁垒,百万发齐射。

  数不清的导弹,乃至核弹,在虚空中源源不断的爆破。

  即便没有近距离接触,李小年仿佛也闻到了毁灭战争的味道。

  “小子,这就是你所谓的地球,如果你不能解开本尊封印,本尊可以断定,用不了多久,你的故乡就彻彻底底的毁灭。”

  嘎吱~

  李小年脸色难看的握紧拳头,恨不得直接飞回地球,加入战场。

  桐桐感受李小年的紧张,安抚道:“哥哥,别担心,地球看似危机四伏,可一旦圣光女王出现,事情就很容易解决。雪舞怎么说也算是圣光女王的一个人格,哪怕她不想承认,她同样是地球的一份子,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地球毁灭。”

  雪舞吗?

  李小年紧迫感少了些许,但心中的担忧,依然没有减少。

  要知道,他的家人朋友,此时此刻,就带在银河号战舰,一旦被攻破,最先死亡的必定是他的家人。

  想到这里,李小年抬头看向古殇:“前辈,你赢了,说吧,要怎样才能解开你身上的封印。”顿了一下,李小年补充道:“如果我能解开封印,我需要你口头答应我一个条件,替我解决地球危机。”

  孽龙城与地球相似的原因,此时此刻,不言而喻,古殇可以透过封印,遥望地球,模拟地球发展,也是常理之中。

  古殇嘴角微微一翘:“你的力量太弱,还不足以打开封印。”

  说着,嘴巴里喷出一颗散发淡淡红色光晕的珠子,珠子悬浮在李小年面前,命令道:“吞了它,利用本尊龙珠的力量,争取三个月之内,彻底炼化你体内的星珠。”

  三个月,即可彻底炼化体内的星珠?成为真正的星主?

  随时是低级星主,但那也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没有丝毫犹豫,李小年张开嘴巴,猛的一吸。

  吸溜~

  龙珠进入体内,没有想象中的炽热与痛苦,有的只有一股冰凉的舒爽。

  李小年还没来得及享受。

  嗡~

  龙珠爆发强大的震荡之力,震荡力量,没有伤害丝毫肉体,仅针对头颅里的星珠。

  星珠遭受外力震荡,释放出一股又一股庞大力量。

  这股力量,弥漫李小年全身,力量太过突然,李小年身体差点瞬间崩塌,灰飞烟灭。

  这种情况下,李小年本能的强忍刺痛,盘腿而坐,运转【霸体】功法,把星珠释放的力量,填塞在身体的细胞空间里。

  仅几呼吸之间,李小年力量重回巅峰,甚至超越巅峰,并且,以夸张的速度,迅速攀上。

  古殇淡淡看了一眼李小年,转头看向三名副城主:“侯风云、达克、埃尔顿,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回去后,立即整合军队,把孽龙城的所有强者全部统计,两个半月后,跟随李三思征战地球。”

  李小年的天赋,比他想象中好一些,原本预计三个月时间才能炼化,观察过后,效率比自己想象中的快。

  “是,城主大人。”

  “是,城主大人。”

  “是,城主大人。”

  三人几乎异口同声回应。

  达克犹豫了一下:“大人,您身上的封印,真的可以彻底解除了吗?”

  古殇摇摇头:“一个人类星主,哪怕他是天命之人,但想要彻底解开本尊封印,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

  嘴上说着,心中暗叹。

  一万年的预言,竟然真的被说中的,那该死的神秘老头,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

  另一边。

  地球战场上。

  迟云、巴渝笑,早已双双突破至八星战神级高手,然而,面对密密麻麻的敌人,两人连连败退。

  甚至,巴渝笑已经身受重伤。

  望向星空中密密麻麻的宇宙战舰,还有哪些密密麻麻的武者,巴渝笑忍不住绝望了。

  “文大人,您说好的求援呢。地球援军,什么时候能抵达。”巴渝笑仿佛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事实上,他说话的对象是文星。

  此时,文星同样烦躁不安,忍不住怒斥:“闭嘴,别打扰老子,老子现在正忙。”

  身为智脑生命,它当然可以分化出许多分身,可现在,它真的忙不过来。

  地球周边星球上的每一座火炮,每一艘飞行器,它都需要亲自操控,不光如此,它还需要模拟计算,计算出敌人下一刻出现的位置,以及导弹发射后产生的变化。

  轰!

  轰!

  轰!

  ……

  虚空中,传来阵阵爆炸,核弹的爆炸,威力可想而知,然而,面对宇宙科技,核弹固然威力恐怖,但造成的杀伤力,真的十分有限。

  毕竟,核弹真正的威力在与它爆炸后的震荡波以及辐射,这两种伤害力量,星空战士恰恰可以抵挡,只要不别正面轰炸即可。

  地球最强大的武器,当属银河号战舰里的【虚空炮】,只可惜,虚空炮轻易不能动用,一旦动用,没有了威慑力量,躲在后方的圆满级战神,将会毫无顾忌的冲锋而来。

  面对圆满级战神,整个地球,可以说,无人抵挡。

  瀚海大陆,圣光殿内部。

  文星通过星空网络,降临在圣光女王的院子里。

  “圣光大人,还请您伸出援手,解救地球,如果您再不出手,地球将被九大星主联军彻底摧毁。”

  天不怕,地不怕的文星,此时,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卑微,就差没有磕头行大礼了。

  圣光女王睁开双眼,淡漠的看下文星:“地球是否毁灭,与本尊有何关系?”

  装吧,你就装吧。

  你堂堂一尊圣主,哪怕还没有彻底突破,成为星主,在我一个智能生命面前,装疯卖傻有用吗。

  文星内心吐槽,但还是恭敬道:“大人,怎么说,您也在地球生活过一段时间,不说别的,哪怕您已经不单纯是雪舞,但李小年至今对您念念不忘,这么多年,按照地球人的说法,他已经算是功成名就,然而,至始至终,依然孤独一人。即便您不愿意帮助李小年,您也要考虑考虑您的儿子李平安啊,他出生在宇宙,至今还没回过故乡。如果他听到故乡灭亡,母亲却无动于衷,他会怎么想。”

  此时此刻,地球面对的敌人,乃是九大星主里的麾下军队,就连半月星主,也参与其中,根本没有给李小年任何一丝丝面子。

  要知道,李小年当初可是把神器雷棍贡献给了对方,那可是神器,至高无上的神器,如果没有神器,半月星主估计都已经陨落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圣光女王的瀚海军没有参与其中,否则,那才真的让人绝望。

  圣光女王脸色一凝,冷道:“你一个小小智能生命,你确定要教本尊如何做事?”

  “不敢。”文星急忙认怂。

  能与圣光女王见面,足以证明圣光女王是想要帮忙的,否则,根本没有见面的可能。

  忽然,文星想到了什么,甩锅道:“说起来,如果不是犁总管出手,把舰长大人打死,导致九龙心脏把舰长送走,以舰长大人的能力,必然可以应付眼前情况,只可惜……舰长大人至今下落不明,是死,是活,没人知道。”

  听到这句话,圣光女王脸色一沉:“你信不信,再多嘴一句,本尊就把你彻底抹杀。”

  “……”

  文星老老实实闭上嘴巴。

  这些年,经过它不停收集的资料判断,犁总管把李小年打‘死’后,已经消失,至于是被圣光女王干掉,还是被藏了起来,无人知晓。

  犁总管被干掉的几率,几乎为零,毕竟,犁总管对外的实力,仅是圆满级战神,实际上,犁总管属于宇宙里第十尊星主,只不过,太过低调。

  如此强大实力,不说圣光女王愿不愿意干掉对方,打不打得过,还是另外一回事。

  一人,一智能生命相互对视。

  良久,圣光女王淡漠的吐道:“本尊尚未突破,无法离开瀚海大陆,所以,这件事无能无力,你可以走了。”

  “……”

  文星嘴巴动了动,最终没敢继续劝说,身体的投影,渐渐消失。

  圣光女王仅是星使级别,在瀚海大陆里,没有那尊星主敢踏入此地半步,可一旦离开,随时都有陨落的风险。

  一尊顶尖的使者级高手,又能改变得了什么。

  文星离开,没有外人在场。

  圣光女王放下高冷的面容,怒道:“犁哲,瞧你做的好事,如果地球毁灭,本尊灭了你!”

  不知何时,犁总管犁哲出现在圣光女王身边不远处,看向暴怒的圣光女王,叹道:“姐,李小年仅是一个土著中的土著,就凭他玷污了你的清白,杀他十次百次,一点都不过分,再说了,他这也不是没死吗。如果不是李小年坏了姐姐的好事,让你出现心魔,姐姐现在已经晋升为星主,不至于一直被困在瀚海大陆。”

  一日不晋升星主,圣光女王一日不敢光明正大的踏离瀚海大陆,即便外出,也要偷偷摸摸,防止被别的星主发现。

  瀚海大陆太过庞大,一旦圣光女王晋升,她的星主实力彻底打破宇宙平衡,这点,九大星主绝对不允许。

  圣光女王:“这件事,是你惹出来的,你必须处理。不管怎么说,地球也算是我的半个母星。”

  犁哲满脸凝重的盯着姐姐:“姐,你不会真懂了所谓的真情吧。”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你的私人事情,我不管也行,但想让我解救地球,只要你答应我,下次我见到李小年,再杀他,你不能阻止我就好。”

  犁哲与圣光女王,确切说应该叫犁芸竹,是货真价实的亲姐弟。

  在犁哲眼里,姐姐与一个土著中的土著交配,并且生下一个孩子,这件事,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奇天大辱。

  那种感觉,就像高贵的姐姐,被一头尚未开化的猿人给玷污了。

  这件事,不光成了姐姐的心魔,同样成了他的心魔,在他潜意识里,李小年必须死。

  如果让李小年活着,他堂堂一尊星主,面对李小年一个土著,还得叫上一声‘姐夫’,想到这里,他就感觉恶心。

  犁芸竹双眼微微一眯,沉思良久:“你想杀李小年,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你,但事不过三,你只能最后一次出手,如果他还能在你手中安全逃脱,你就不能继续动杀心。”

  犹豫了一下,犁芸竹补充道:“文星有一句话说得没错,你的侄子李平安是无辜的,如果他知道你这个叔叔杀了他父亲,他会如何看待你。”

  感受弟弟心中滔天杀意,犁芸竹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只能约法三章,至于李小年还能不能从弟弟手中安全逃脱,一切只能听天由命。

  实在不行,等她晋升为星主,再把李小年复活即可。

  光,代表力量,代表生命源头,一旦她晋升为星主,复活一个实力普通的武者,并不困难。

  得到姐姐许可,犁哲嘴角微微一笑:“姐姐,看来,我误会你了,还以为你被分身雪舞影响,对那家伙还留有真情。”话语一转:“至于地球……这件事,我只能说,我会安排一群得力的部下救援,如果九大星主狠下心来亲自动手,我也无能为力。”

  犁芸竹点点头,缓缓闭上双眼,继续修炼。

  对于李小年,她自己说不上来,有点像熟悉的陌生人,有一点点牵挂,但这种牵挂,很淡,甚至可以说是可有可无。毕竟,她存活了数千年,与李小年接触的时间,与漫长岁月相比,显得微不足道。

  如果不是有儿子李平安这层关系,以她强者的心态,完全可以把关于李小年的记忆和仅剩的一点点感情彻底抛弃。

  犁哲离开姐姐的修炼区域,目光冰冷仰望星空:“李小年,这一次,我就不信,我堂堂一尊星主,还弄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