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局一艘宇宙战舰 > 第493章 十年

第493章 十年

  皮春生还是低估了冷冻库合金门的密闭性,他的声音根本无法传递里面,但他拍们的声音,里面还是听见了。

  树大光脸色挣扎片刻,咬咬牙,把反锁的门栓打开。

  左右都是死,不如冲出去,与匪徒拼了。

  合金门打开的瞬间,树大光手握猪肉刀,一个飞扑:“和你拼了!!!”

  被关在冷冻库太久,忽然强烈运动,树大光身体不适应,人是扑上去了,但却是一个恶狗扑食,‘吧嗒’一声,五体投地的摔倒在皮春生面前。

  三双眼睛相互凝望。

  皮春生最先反应过来,急忙解释:“我不是坏人,外面的坏人已经被我解决,所以,不要太冲动。”

  树大光属于屠夫,对杀气感应特别敏感,一眼就看出皮春生没有丝毫恶意,松了一口气。

  放松过后,身体没有半点力气,只能抬头看向皮春生:“小兄弟,谢谢你,但你能不能先救救……”

  话说到一半,树大光顿时说不下去了,此时,皮春生目光直溜溜的盯着他女儿树静梦,这种眼光,很熟悉,很让人羡慕,但他却十分讨厌。

  怎么说,对方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只能硬着头皮,委婉道:“小兄弟,能先给我女儿树静梦喝点水,长期没有健康水源,她身体出现问题了,另外,还请帮忙报警。”

  树大光只留意皮春生的目光,根本没注意到,女儿树静梦,同样满眼惊愕的看向皮春生。

  树静梦很不确信的问了一句:“你是……学霸皮春生?”

  “……”皮春生惊愕,挠了挠头:“你认识我?”

  龙城学院里的学生数量并不少,他可以确信,他没有见过树静梦,如果有见过,印象必定十分深刻。

  他一门心思都在学业上,很少关注周围罢了。

  “咱们龙城学院,还有不认识你的人吗?”树静梦反问,忽然,她想到了什么,继续道:“你不是已经被抓捕,这么……”

  ‘抓捕’两次,瞬间把皮春生弄醒了。

  皮春生脸色一正:“我越狱了,流浪此地,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还请不要报警。”

  越狱?报警?

  树大光两眼发晕。

  刚从虎口逃脱,又进入狼群里了?而且,还是一个色狼?

  “好。”

  树静梦干脆利落的点头答应。

  龙城学院里,她看见过皮春生好多次,只不过,皮春生从来没有一次把目光留在她身上。

  事实上,皮春生的遭遇,她十分坚信皮春生不会做出盗窃鎏金的事情,只可惜,法院的判决已经下来,无法变更。

  不少人为皮春生打抱不平、甚至求情,可惜,罪名太大,没有半点作用。

  气氛有些尴尬。

  皮春生扯开话题:“你是那个专业?我似乎从来没有见过你呢。”

  “生物学,比你小一届呢。”树静梦回答。

  皮春生:“哦,我主修空间、宇宙学。”

  “我知道。”

  ……

  两人一问一答,桐桐内心抓狂,恨不得给这两个混蛋分别来一记‘魂刺’。

  眼下是你们聊天谈情说爱的时候吗,别忘了,哥哥李小年还被装在袋子里闷着呢。

  为了保持高冷、神秘莫测,桐桐只能选择隐忍,任由两个小年轻自由发挥。

  桐桐能忍得了,但树大光却忍不住了,冷喝一声:“闭嘴。”

  “……”

  “……”

  皮春生满脸尴尬,树静梦则是脸色微红。

  ********

  时光如梭,光阴似箭。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

  十年,对普通人而言,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对长寿的超能者或是修炼者而言,也仅仅是一次闭关修炼。

  对李小年而言,十年,没有任何感觉。

  此时的他,依然被冰封在冷冻库中。

  十年过去,清水镇增添了几栋高楼大夏,但贫民区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要说变化,唯有屠宰场附近,环境卫生变得更加干净了。

  十年时间,皮春生从一个脸色还有稚嫩之色的青年,变成了一个成熟稳重的壮年。

  当初带着李小年逃离至屠宰场,他就选择了隐居。

  至于冉心晴,因为毁灭病毒传播太过严重,终究没能把李小年与皮春生带走,因为有冷冻库存在,又有足够资金,皮春生也选择留下。

  ‘咔嚓’一声,尘封十年的独立冷冻库舱门打开。

  一个冰床上,李小年躺在一个玻璃柜子里,柜子里凝聚寒冻的冰块,冰块把李小年层层包裹。

  皮春生手持一个特质的金属箱子,看着冰雕内的李小年,忍不住喃喃道:“老大,能不能苏醒,就看您的运气了。”

  箱子里装着的不是别的物品,而是一滴鎏金。

  为了这滴鎏金,可谓是倾家荡产。

  这十年里,他与冉心晴合作,创建了一个又一个吸金能力极强的科技公司,赚取庞大的财富。

  十年积累的财富,在他强烈的坚持下,最终冒着巨大风险,成功在黑市里换购了一滴鎏金。

  “生命指数正常,比起九年前,降低了31.5%。”树静梦穿着一身白大褂,看着生命检测器上的数值:“按照目前衰减速度,你的老大最多只能活20年,甚至更低。”

  “恩。”皮春生点头:“十年期的神秘强者说,老大需要空间宝物,摄取某种能量,鎏金与空间有紧密关联,即便不能让老大苏醒,至少也会让他拖延病情。”

  十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然而,皮春生依然深刻记得李小年的恩情,如果换成别人,别说重金购买鎏金,不当场把沉睡中的李小年直接丢弃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十年里,他以赖天的身份与树静梦结婚了,并生有一个孩子,如今,小孩已经六岁半,由爷爷树大光一直照顾,而他夫妻俩,则是做回老本行,一个继续研究宇宙空间,一个继续研究生物学。

  偶尔,皮春生会抽出时间,为冉心晴研制出高科技,或者处理工厂上遇见的难题。

  嗡~~

  电热器缓慢升温,李小年身边的冰块渐渐融化,大约半小时后,李小年身体的冰块已经变成一滩温水。

  皮春生取出装有鎏金的合金箱子,用吸管动作缓慢的摄取鎏金,送入李小年嘴巴位置,轻轻撬开李小年僵硬的嘴唇,一滴而下。

  鎏金入体。

  看似像一滴水低落荒漠,掀不起任何浪花。实际上,鎏金进入李小年身体的瞬间,鎏金附带的特殊空间属性,撕破细微的空间封印。

  封印解除,星空之力进入李小年身体。

  久旱逢甘露,李小年的身体,疯狂吸收星空之力,原本干瘪、苍白、虚弱的身体,在星空之力的滋润下,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恢复。

  一只‘装死’的桐桐,激动的呼唤:“哥哥,快醒醒,尝试看看,能不能打开紫薇星戒。”

  紫薇星戒,里面装有智能机器人,有《星域》登录器,只要取出这两样,说不定他们就可以登录《星域》,向外求援,早日离开这片鬼地方。

  滴滴滴……

  生命检测器发出一连串警报。

  皮春生看着显示器上生命数值迅速飙升,激动的握紧拳头,喃喃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老大不会轻易陨落。”

  生命力强度,从60%,迅速飙升,转眼间,超过100%,然而,这还不是尽头,%……600%……

  直到1000%,电脑显示数值的上限,这才没有任何变化。

  桐桐的呼喊,属于灵魂层次的呼唤,沉睡中的李小年猛然睁开双眼,胃部蠕动,藏在肚子里的紫薇星戒被他取出。

  尝试意念探入空间戒指内部……

  嗡~

  紫微星戒扇动一下,然后……没有然后。

  就在刚才,他真真实实已经可以探查空间戒指内部的物资,然而,想要取出物品,空间瞬间坍塌,与物品失去联系。

  有效!

  李小年激动的握紧拳头。

  “老大……你的病,好了?”皮春生的声音弱弱响起。

  转头看向皮春生,这一看,李小年顿时愕然,此时的皮春生,早已没有当年的稚嫩,下巴留着小胡渣,皮肤也没有当初的弹性。

  看到这里,李小年心中咯噔一声:“我沉睡多少年了?”

  “十年,十年多一点。”

  “……”

  李小年久久不能言语,十年,又是十年,当初在遭遇宇宙的粒子风暴,在救生舱里沉睡了十年,现如今,又在孽龙城里沉睡十年。

  李小年深吸一口气:“刚才你给我使用的是鎏金吗?”

  “恩。”

  “可还有?”

  皮春生嘴角微微一抽:“老大,鎏金很贵,100吨只能提炼一滴,给您弄来一滴,已经耗费了足足十年时间呢,当然,这其中有一大部分是才哥的功劳。”

  说着,皮春生向李小年介绍道:“老大,这是我媳妇,树静梦,我已经结婚有九年,老大能再次苏醒,梦梦功劳也不小。”

  树静梦有些拘谨的向李小年叫了一声:“老大。”

  “你好,这些年,你们辛苦了。”李小年话语一转:“狼天通他们那些人呢?”

  对皮春生来说,已经十年过去,对李小年来说,他仅是睡了一觉,只不过,睡得不怎么舒服。

  “这……”

  皮春生摇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初老大沉睡,为了能延长你的寿命,我第一时间,就把你送来这个屠宰场,放入冰库里冷冻。至于其他人,按照才哥的说法,已经死了,到底如何死去,我也不是很清楚。”

  当即,皮春生陆陆续续把这些年的经过,简单的描述。

  听完皮春生讲述,李小年沉默许久。

  刚要开口说话,忽然,李小年感应到了什么,脸色一凝,抬头仰望天空。

  “哈哈哈……”

  一道爽朗的声音,从天而降,与此同时,一尊身穿金色铠甲的龙人战士,出现在李小年面前。

  安步吉上下打量李小年,原本满面笑容的他,顿时惊愕,接着,露出满脸不自信:“你不是龙域里的李三思,你……你是来自宇宙星空的星空之主!”

  在李小年身上,他感受到了强大的致命威胁,尤其是李小年身上若隐若现的星空之力,他再清楚不过。

  李小年双眼一眯:“你又是谁?”

  安步吉打了一个激灵,急忙一拱手,恭敬道:“我乃孽龙城影部成员安步吉,此次前来,原本是想把您带走,只是……没想到您竟然是星空之主。”

  生怕李小年不相信,继续解释道:“鎏金,孽龙城最核心的机密之一,每一滴鎏金的去向,孽龙城的影部都有记录,甚至,谁使用,影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因为生产出来的鎏金,都留有城主大人设下的特殊印记。”

  “除此之外,皮春生与您的下落,早在九年前,我们已经知晓,鉴于您对孽龙城没有威胁,反而有益,这才没有动手抓捕。”

  “……”

  皮春生嘴巴半张,而他的媳妇树静梦同样也满脸紧张。

  反之,李小年就淡定了许多:“把我带走?为何?”

  安步吉并没有隐瞒,如实道:“使用过鎏金之人,尤其像您这样的天才级强者,对整个孽龙城来说,都是宝贝。”

  李小年眉头一凝:“继续。”

  “……”

  安步吉纠结片刻,最终,硬着头皮道:“您应该也清楚,100吨黄金仅能提炼一滴鎏金,然而,整个孽龙城,鎏金数量是固定的,用一点就少一点。如果您不幸陨落,我们有办法从您的尸体上提炼回收,循环利用。”

  李小年点点头,算是认可了对方说的话:“我需要见城主。”

  安步吉微微一喜,急忙回应:“您贵为星主,自然有权利随时面见城主大人,即便您不说,我们也会像您发出邀请。您打算现在出发……还是先安顿好。”

  就在这时……

  一个抱着玩具的小男孩,匆匆忙忙的跑进冰库,满脸期盼的看向皮春生:“爸爸,你说过,要陪我玩的呢。”

  皮春生回过神来,用眼光示意妻子:“梦梦,你先去带一下孩子。”

  “好。”树静梦溜之大吉。

  这种太过机密的事情,她虽然好奇,但并不想知道,知道得越多,越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