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637 主动求喂,陪她过夜(一二更)

637 主动求喂,陪她过夜(一二更)

  病房。

  “掉厕所了?蹲这么半天,我跟凌轩正准备去捞你……”钟子昂一边给江扶月盛汤,一边调侃易辞,“再喝一碗,还是热的。”

  江扶月接过来,道了谢。

  易辞不理钟子昂,巴巴凑上前,坐在病床边,开始嘘寒问暖:“医生怎么说?全身检查都做过了吗?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江扶月逐一回答。

  钟子昂撇嘴。

  凌轩不说话。

  等三人离开,蒋涵、葛梦、柳丝思又来报到。

  那天得知她和谢定渊失踪后,几人光顾着担心,吃喝玩乐都没兴趣了。

  “等以后找个时间,我们再去一次。”

  “别,”蒋涵赶紧摆手,“我现在已经对天罗山有阴影了。”

  江扶月:“那下次换其他地方?”

  “嘿嘿,这个可以。其实我觉得吧……咳!月姐你家比任何景区都好!”

  不仅宽敞明亮,还精致豪华,最最重要的是有吃有喝啊!

  自从尝过韩韵如的手艺,蒋涵现在吃外面买的那些感觉完全不对味儿。

  明明以前也照样吃的,可现在就是不行。

  “呜呜……我的胃被养叼了肿么破?”

  葛梦说:“可以去江记私房菜。”

  不仅能尝到韩阿姨做的甜点,还能吃到江叔叔的拿手菜——简直完美!

  “还用你说?”蒋涵哼唧一声,“我已经下单跑腿小哥过去排队了,一会儿咱们就去搓一顿,嘿嘿!”

  葛梦高兴得跳起来:“涵姐万岁!”

  柳丝思也不由两眼放光。

  而江扶月就只能躺在病床上,眼巴巴看着。

  她左脚现在还不能下地。

  “你们去店里可别说漏嘴。”

  蒋涵立马做了个拉链封口的动作:“我一定把嘴关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葛梦点头:“我也是!”

  柳丝思:“我、尽量不跟叔叔阿姨说话。”

  ……

  三人走后,夕阳西下,暮色初降。

  市医院最好的单间病房,外面还带一个小露台。

  江扶月靠在床头,望向玻璃窗外,正好将太阳落山的画面尽收眼底。

  橘色光芒斜洒在她侧脸上,营造出光影的错落。

  那双眼睛澄澈通透,仿佛陷落星辰,又好似坠入寒月。

  安静中散发出一种凛凛孤孑的美。

  谢定渊推门而入,所见便是这样一幅美到令人心悸的画面。

  他愣在原地,忘记迈步。

  突然,女孩儿回头,光影在她脸上又出现了变化,侧脸迎着余辉,鼻梁在另一侧投下浅影,随着莞尔一笑,桃花眼中溢出流光。

  “你怎么来了?”

  谢定渊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喉结轻滚:“……来看看。”

  “太阳都下山了。”

  男人低笑,胸腔发出磁性的共鸣音:“所以,是怪我来迟了?”

  江扶月一噎。

  谢定渊走到床边,伸手从果篮里拣出一个橘子,问她:“吃吗?我给你削。”

  “好啊。”女孩儿勾唇,从善如流。

  他还真坐下来,一手橘子一手刀,开始削皮。

  认真的人就算削个橘子也是专心的模样。

  橙皮一圈接一圈被旋下来,连宽度都保持一致,不愧是出自强迫症晚期患者之手。

  最后成品已经不能叫“橘子”,而是一件艺术品。

  内瓤刮得干干净净,橘肉没受一点伤。

  接着分作大小匀称的六份,整整齐齐摆放到果盘里,每根牙签都插在每一份相同的位置,并且保持在同一水平高度。

  做好这一切,男人擦干净手,端着盘子往她面前一送:“可以吃了。”

  江扶月:“……”第一次感觉自己不配下口。

  “怎么了?”见她久久没有动作,男人目露疑惑。

  “呃……你都是这么削橘子的?”

  “以前看别人削过,这是第一次自己动手。怎么,我削得不好吗?”

  “好!怎么可能不好?”简直好得有点过分了。

  “那你为什么不吃?”

  “……”

  江扶月默默拿起牙签,把另一头扎着的橘子肉送进嘴里。

  谢定渊:“如何?”

  “甜。”

  男人略显紧张的眼神,当即流露出愉悦。

  “你也吃啊。”江扶月拿起扎着果肉的牙签,递到男人面前。

  本意是让他接过去,可谁知谢定渊并未伸手,脸反倒莫名其妙地漫上一层绯色。

  江扶月:“?”

  下一秒,只见男人突然张嘴,就着她递出去的手,叼走了牙签上那块果肉。

  四目相对,橘子还在男人嘴里没咽下去,而江扶月则两眼发懵——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干了啥?

  谢定渊:“……确实很甜。”

  轰!

  江扶月脑子一炸!

  “你、不知道自己伸手拿吗?”

  男人看了她一眼:“你以为你要喂我吃。”

  “谁要喂你了?!”

  “你啊。”

  “谢定渊——”江扶月扬声。

  “嗯,我在,你说。”男人眉眼含笑,声音温柔如水。

  “你故意的!”

  “嗯。”

  “你没安好心!”

  “如果喜欢你也是的话,那就是吧。”

  “你——”

  “还要吃吗?我来削。”

  江扶月突然什么脾气都没了。

  “果然,你就是脸皮厚。”

  谢定渊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自己脸颊,非但不怒不恼,还笑得有那么一丝丝……得意?

  他记得沈谦南说过,追女孩子就是要脸皮厚,不怕苦,不怕累,最后才能成一对。

  当时谢定渊嗤之以鼻,如今想想貌似有那么点道理。

  江扶月完全不知道男人此刻内心的窃喜,她还沉浸在“高冷谢教授怎么就突然崩垮”的疑问中。

  当太阳仅剩的半张脸也渐渐隐没于地平线,夜色如约而至。

  江扶月转头看向窗外,随即轻啧出声:“天都黑了,还不走?再过十分钟,护士就要查房了。”

  “我今晚留夜。”男人轻描淡写甩出一枚惊雷。

  “你说什么?!”

  “我留下来,陪你。”

  江扶月:“不需要!”

  “也行,那我给你父母打电话,让他们来。”

  “谢定渊——”

  “两个选择,要么你爸妈,要么我。”

  江扶月:“……”

  “那就当你选我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恁个臭不要脸?

  谢定渊:“我猜你现在正在心里偷偷骂我,什么脸皮厚,臭不要脸之类的……”

  江扶月:“!”

  “看来我猜对了。”

  “……”

  八点,护士例行查房。

  谢定渊跟出去,在门口和对方说了什么,不到十分钟,两个护工就推来一张活动床,安在旁边,和江扶月的相隔不到半米距离。

  江扶月不想让家里知道,最后只能选择妥协,气得把被子抓成一团。

  某人见状,愉快勾唇。

  ……

  江扶月住院也没得闲。

  御风集团的事要处理,A营最近又将毕业一批新学员,如何安排任命,下放到什么岗位,都需要她考虑。

  除此之外,还有徐开青给的几沓奥数试卷也排队等刷。

  谢定渊见她一会儿电脑,一会儿试题,东西堆满小桌板,忙得风风火火。

  其实他也不闲,公司事情一大堆,实验室的新项目亟待推进,还有积压的课题论文等等。

  如果放在以前,他肯定泡在实验室,连家都不回;如今却厚着脸皮住到医院,就因为怕她孤单,想陪她度过这漫漫长夜。

  好像不知不觉中,他就变了。

  而这种改变让谢定渊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一直看我做什么?”男人的目光太有存在感,江扶月想忽略都不行。

  他没有移开视线,目光仍然流连在女孩儿脸上。

  如实坦白:“你好看。”

  江扶月嘴角一抽:“现在已经不流行土味情话了。”

  “土味?情话?”男人一顿。

  女孩儿翻过试卷,继续下一页,没再理他。

  可谢教授是谁?

  国内顶尖的研究学者,世纪猜想都能被他证明出来,一个“土味情话”又算什么?

  ------题外话------

  两更,三千字。

  十二点还有一更。

  围观老谢在线撩s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