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宋大相公 > 第五零九章 曲生

第五零九章 曲生

  史凝月冷笑道:“杨大帅何必如此,这么大的事,您能不知?皇上下旨,说我爹爹和方郎在金国参与叛乱,要将我两家抄家灭族。我娘已经被他们抓了,我和方郎的妾室春妮恰好今日出游,躲过了一劫。现如今城门封锁,我们已经出不去了,春妮姐姐即将临盆,此刻不知是死是活。我们迫于无奈,想起方郎临走时交代我们的话,说有什么紧急之事可来寻杨大帅相助。现在看来,方郎聪明一世,却也是有看走眼的一天。”

  杨存中神情错愕,眉头紧皱,面色沉了下来。转身对身旁一名将领冷声问道:“陈将军,可有此事?”

  那名将领慌忙拱手道:“回禀大帅,卑职……卑职知道此事。”

  “什么?你知道这件事?怎不回禀?”杨存中厉声喝道。

  那将领低声道:“大帅,卑职以为您知道呢。您将保护史大人和方大人的宅邸的任务交给了卑职,卑职自当尽心尽力。但这一次是大事,皇上下了旨,方子安和史浩两人在金国参与了金国内部的叛乱,金人派使者来兴师问罪,皇上便下旨抓捕史家和方家众人,革职抄家。卑职以为大帅知道的,大帅午后不是一直陪着皇上么?皇上难道没告知大帅?我还当大帅是知道此事,觉得难为,所以才没说话。其实卑职接到了下边兄弟们的询问了,这是圣旨拿办,兄弟们也不好阻拦步军司侍卫兵马他们抄家拿人的。”

  杨存中骂道:“我知道个屁!皇上只字未提。史浩和方子安在金国参与叛乱?怎么会有这种事。是谁奏报皇上的?是不是秦相?”

  那将领轻声道:“正是秦相所奏,金国使者也在。”

  杨存中皱眉沉吟道:“不管怎样,祸不及妇孺,怎可对两人家眷动手?皇上的旨意……有没有说必须拿办史方两家妇孺讯问?”

  “那倒是没听说,只说抄家革职,其他的没说。”

  “那好,史小姐,你莫着急,那春妮姑娘现在何处?你们的事情我管了。你们去我府中暂时安顿,我夫人和女儿会照顾你们的。你娘的事情,老夫想办法救出来便是。”杨存中道。

  史凝月大喜,忙盈盈下拜感谢。

  杨存中身边有人忙低声道:“大帅,这事儿您不好管吧。这是皇上的旨意,皇上要是责问起来,您怎么交代?”

  杨存中沉声道:“祸不及妇孺,皇上问起来我自会解释。我不管方子安史浩做了什么,我之前答应过他的事情,比要办到。况且,史大人和方子安尚未回朝,消息的来源只是金国的一面之辞,具体情形未必如此。皇上这旨意下的仓促了些。回头我还得跟皇上说说这件事。嘿嘿,秦相奏议的事情,老夫可不信。退一万步而言,就算事情是真的,方子安他们参与的是金国内乱,跟咱们什么关系?金人莫非真把咱们大宋当成臣子,有什么事便来鸹噪一番不成?这事儿我管定了。”

  “大帅,三思啊。涉及金国之事,又这么快便下了旨意,又是秦相奏议,您却要收容史浩和方子安两位的家眷,这真的不太合适。咱们不是怕事,而是……不要授人以柄,让狗咬到我们身上来。真闹起来,皇上岂非两头为难?”一名将领低声道。

  杨存中稍微有些犹豫,他一直奉行的是忠于赵构的想法,一般不参与朝中争斗。他和秦桧之间也没有真正的撕破脸。秦桧再怎么闹,也很少真正将矛头指向自己,因为秦桧知道杨存中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偶尔有所牵连,也只是试探性的进攻。而杨存中虽然对秦桧所为极为不满,但他遵照的是皇上的旨意,皇上能忍,他便也得忍。所以两人不能说相安无事,却也是心照不宣并不撕破脸皮。这一次自己若是伸手相助,不但有抗旨之嫌,而且还是直接跟秦桧对着干。收容史浩和方子安的家眷,这其实是很不合适的。倘若皇上要他交出来,那么交还是不交呢?

  史凝月见此情形,轻声道:“杨大帅,凝月知道你的难处,要不这样,大帅可否想办法送我们出城,这样便不必担口实。大帅倘若愿意相帮,我们史方两家将感激不尽。”

  杨存中皱眉道:“可是你们出了城,又可去何处呢?倘若没有安全所在,岂非还是要被拿获?”

  史凝月道:“那便不用大帅操心了。大帅只需帮我们这一次便可。倘若被抓回来,那也是我们倒霉。大帅,我们真的等不起了,春妮姐姐就要临盆了。您帮是不帮,一言而决。”

  杨存中沉声道:“好吧,老夫自然不能袖手,但适才我也考虑了,收容你们在府中,倒不是老夫怕惹麻烦,而是如果皇上要老夫交你们出去,老夫交还是不交呢?确实不太妥当。倘若你们在城外有安全的所在,还是出城为好。来人,牵马过来,我亲自护送史姑娘出城。”

  当下杨存中等人护送着史凝月和春妮乘坐的马车直奔东城门处。东城侯潮门处,果然已经有侍卫步军司的兵马进行设卡盘查。杨存中等人到了,居然还有人想要查查马车里是谁,当即被随行的殿前司侍卫打了几鞭子。军队之中的生态是,殿前司侍卫是老大,地位最高,因为是直接保护皇上的侍卫兵马。其次便是侍卫马军地位高于侍卫步军,而禁军又高于地方厢兵。虽然不是明文规定,但早已约定俗成。殿前司侍卫打了侍卫步军司的禁军也是白打,更何况他们不长眼,居然要查殿帅随行的人员车马。

  杨存中等人护送了史凝月和春妮出了东城门,又沿着官道送出十里地去,这才停马驻足。

  史凝月下车行礼道谢。杨存中叹息道:“史姑娘,你心里定对老夫不齿,没能帮你们什么。但有些事确实难为。老夫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不能不效忠皇上,有些事做的不能太过。你们好自为之吧。”

  史凝月道:“我明白,已经很感谢大帅了,若无大帅护送,我们根本出不了城,今晚便要被他们抓了。大帅好人有好报,我相信我爹爹和方郎是无辜的。我还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大帅看顾一下我娘,即便无法解救,还请不要让她老人家受苦。”

  杨存中点头道:“这是自然,我会相助的,他们还不至于对一个妇人下毒手,否则便也太下作了。我自会命人看顾,保她周全。你们一路小心吗,我会在此停留到天黑,看看有无他人跟踪我们前来,对你们不利,你们快走吧。”

  史凝月敛琚道谢,上了车命车夫立刻前行。杨存中等人果然驻足原地,随行人员散开各处查看阻挡,防止有人跟踪前来。

  马车颠婆,春妮已经实在撑不住了,疼痛已经让她浑身汗透,嘴唇都咬出血了。史凝月不住的安慰春妮,要她坚持住,湾头村不过二十里路,到了湾头村便一切好办了。然而生孩子这种事如何坚持?今日午后疼痛到傍晚,已然到了临盆之时。

  马车过了一个小水坑颠婆了一下,呼啦一声,春妮大叫了一声,身下湿透。史凝月吓了一跳,还以为春妮失禁了,却听春妮哭叫道:“破水了,凝月,叫车夫停车,孩儿要生了。我的使劲让他出来,没有了囊水,孩儿不生出来便要没命的。你帮我,快。”

  史凝月插着两手叫道:“怎么办?没有稳婆,这马车里怎么生?我也不会接生啊。”

  春妮虚若的道:“你可以的,帮我,解开我衣裙,必须生了。孩儿要出来了。你必须帮我。”

  史凝月道:“好好好,停车停车,车夫走远些,要生孩子了,你走远些。”

  老车夫也傻了眼,忙停了车,走的远远的踟蹰张望。车厢里,史凝月解开春妮一片狼藉的衣裙,扶着春妮躺在车座上,又是焦急又是害怕,又不知如何下手。只能看着春妮一边痛苦的扭着身子用力,一边绝望的看着自己。

  春妮按照之前请教稳婆的方法,调整着气息一下一下的用力,希望能将孩子生出来,却好像根本没有效果。正自绝望之时,忽然她听到了史凝月叫道:“看到了,看到了,出来了。”

  “啊?出来了么?”春妮大喜。

  “出来了个小脚!”史凝月喜道。

  春妮闻言心头冰凉。稳婆说过,最怕的便是脚先出来,那是胎位倒置的迹象。一般都是孩儿的头出来,然后才能顺顺当当的生出来,孩儿的脚出来,胳膊手肩膀全会卡住,那便是难产。春妮听说的因为难产而死的情形不知多少,三元坊便有好几名妇人难产而死。

  “完了,孩儿出不来了。”春妮心中一片死灰。

  “现在该怎么办?”懵懂无知的史凝月尚处在看见孩童的惊喜之中,大声问道。

  春妮轻声道:“凝月妹子,不用忙了。你坐下歇歇吧。听我说几句话。”

  史凝月讶异道:“这时候说什么话?”

  春妮道:“你听我说,一会我便没力气说话了。你听着,夫君若是回来,你告诉他,春妮这一辈子最幸运的事情便是遇到了他,是他让春妮成了另外一个人,春妮爱他,爱到骨子里。今后,你要好好照顾夫君,你们好好的过日子。逢年过节的时候,不要忘了我。”

  史凝月大惊道:“你说这些作甚?”

  春妮兀自道:“你跟我爹爹说一声,女儿不孝,不能替他养老送终了。不过夫君是个孝顺的人,自会照顾他。要他不要多喝酒,保重身子,不要太劳累。女儿无法尽孝了,让他不要太伤心。”

  史凝月叫道:“别说了,别说了,你在干什么啊?你使劲生啊。”

  春妮苦笑道:“孩儿胎位反了,生不出来了,我也没力气了。凝月,我要死了。”

  史凝月哭叫起来道:“你不能这样,你要加油用力,快生,快生。”

  春妮脸色蜡黄,湿漉漉的头发搭在额头上,苦笑道:“生不动了。”

  史凝月呆呆坐在车厢地板上,看着那支小脚,突然伸手抓住小脚往外拉,春妮疼的大叫起来。史凝月既担心春妮,又怕拉断了孩儿的脚,忙松了手。

  “别费气力了,不成的。”春妮流泪道:“趁我还能听见,跟我说说话吧,死了就谁的话也听不到了。”

  史凝月也哭了起来,跌坐一旁心如刀割一般。车厢里静寂无声,夕阳西下,黄色的光芒从车窗射进来,斜斜的照在车厢板上。光柱中,有无数的精灵在跳舞。风吹过旷野,绿草红花刷刷作响,静谧无比,却又让人觉得留恋无比。

  史凝月看着春妮已经惨白的脸,伸手抚摸她的脸颊,轻声道:“春妮姐姐,我给你唱歌吧,我新写的。”

  春妮嘴唇动了动,似乎笑了笑。

  史凝月擦了擦眼泪,低声唱道:“像云似雾,如雨似风。摸之不着,嗅而不闻。闻声则喜,不见而忧。心头眉梢,似有若无。情之所在,无影无踪,情之所至,如醉如痴。情为何物,何人可问。奴只知,此生伴君,不问秋冬……”

  这词写得平白,春妮也听得明白,说的便是那种朦胧生出的情愫,写得便是对郎君无缘无故的爱情。春妮听着曲子,想起了三元坊南街上的清晨,自己透过面汤的热气张望街口,等待那个让自己心动的男子的身影出现的情景,嘴角不仅露出笑意来。

  “噗嗤!哇!哇哇!”

  突然间,异响声起,婴儿响亮的啼哭声打破黄昏的宁静,响彻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