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臣养妻日常 >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陆宝儿最信任的人原本就只有谢君陵,如今多个苏老夫人,她大可高枕无忧了。一个操持陆宝儿日常生活,另一个指点她平日里待人待物,可以说,放眼整个京都,也没能找出几家比陆宝儿过得爽利的主家太太。

  大年初一来拜年的自然不止陆宝儿一家人,各家夫人都来凑一脚。伸手不打笑脸人,苏老夫人很好脾气地让人都进来了。

  这次自然不是什么官阶的人都能进府,可官阶低的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能同尚书令家亲近的机会,自然是派下人也往傅府送礼。

  从前苏老夫人带着陆宝儿会客不合规矩,如今她是她亲外孙女,谢君陵又这么争气,自然是够资格在一旁跟着学待人处事的。苏老夫人就像是头一次见这些夫人一样,逐一介绍陆宝儿。

  大家纷纷夸赞:“谢夫人的气色真好。”

  “早些时候就想说谢夫人同清平县主有些像了,现在一看,亲外祖孙,哪有不像的。”

  “谢夫人这簪子是哪家首饰坊做的?做工如此精良,我倒是也想去看看那铺子。”

  原先瞧不上陆宝儿的,如今像是变了脸一样奉承她,脸上的笑都僵硬了,却不敢落下分毫。

  陆宝儿不是那等嚣张跋扈的性子,她温婉地笑,基本都是淡淡寒暄两句,不多出声。苏老夫人还得忙上一整天,招待了两个时辰的客,就借口身子骨不适,要躺一会儿罗汉榻了,此时将三太太孙雀喊出来招待。

  大家想亲近的是苏老夫人,如今见不着面了,颇有些意兴阑珊。

  陆宝儿知道苏老夫人是想躲耳根子清静,自然也要配合她演戏,于是同谢君陵很早便回了家。

  马车上,陆宝儿好奇谢君陵在书房里同外祖父都说些什么。于是问:“外祖父刁难你了?”

  谢君陵斜她一眼,道:“为何要刁难我?”

  “因为我出身显贵,怕他瞧不上你?”陆宝儿开了个玩笑,她后知后觉感到有趣,忍不住拿袖子抵唇,轻轻笑起来。

  见小姑娘被自个儿讲出来的笑话逗得开心,此时笑得花枝乱颤,他颇无语,道:“那你倒是猜错了。傅大人同我说,你好吃懒做、无甚优点,也就只有我能包容你,让我好生担待,不要休了你。”

  “夫君胡说!”闻言,陆宝儿板着一张脸道。

  “呵。”谢君陵发出一声极为短促的笑,他手间把玩一块和田玉,道,“我是不是胡说,你问一问傅大人便知。”

  陆宝儿怎么可能去问外祖父这些问题呢?她觉得这是假话,可要是真的,也太丢人了。

  她想了片刻,将信将疑追问一句:“外祖父真这么说的?”

  陆宝儿一本正经的模样倒让谢君陵觉得好笑,这话怎么看都是假的,偏她还有三分信。

  谢君陵抿着薄薄的唇,伸手在她脑门上掸了一下,慢条斯理道:“你是蠢吗?那家外祖父会说这样的话?”

  闻言,陆宝儿呼吸一窒。原来真的是谢君陵在戏弄她啊,她就说嘛,谁会对外讲这种话呢……

  谢君陵似乎想到了某层意思,他忽的低头,凑近了陆宝儿。男人呵气如兰,炙热的气息落到了陆宝儿裸露在外的脖颈,有一些发痒。

  谢君陵轻声问:“不过……是不是我说什么,你便会信什么?所以再烂的谎话,你都能信以为真?”

  诶?

  陆宝儿呆若木鸡,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她从未想过谢君陵是否骗她,只要是他说出的话,可信度便很高,让她都忘记去想这是否谎话。

  陆宝儿呢喃一句:“夫君不会骗我的。”

  “呵。”这句话不知又有哪一点让谢君陵感到愉悦,他竟轻轻笑出声。随后,男人突然伸出了手,将陆宝儿揽到怀里。

  他将她抱到膝上,轻轻抚了抚小姑娘黑浓的发,低语一句:“你呀……”

  “嗯?”陆宝儿被谢君陵难得的宠溺语气惊吓到了,她窝在谢君陵温暖的怀里,一时间有些脸颊发烫。老嬷嬷不在这辆马车内,所以此处只有她和谢君陵两人,明明没人能看到车里情形,但这种隐秘的亲昵姿势,还是让她有点害羞,好似背着人偷欢。

  谢君陵望着陆宝儿的目光却很灼热,他本就生得一副得天独厚的漂亮皮囊,此时深情望着陆宝儿,倒要让人溺亡在他那眼眸中似的。

  谢君陵低头,轻轻啄吻陆宝儿的脸颊与脖颈,惹得她轻声哼哼,恍惚间,陆宝儿听到谢君陵在无奈地道:“我该拿你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好好养着她,给她好吃好喝的供着呗!

  陆宝儿被谢君陵这一番亲近闹得神魂颠倒,回家路上竟是有些昏昏欲睡,没两下便睡在了谢君陵怀中。

  到了谢府,谢君陵也没让人帮忙,反倒是自个儿用外衫披着陆宝儿,将她抱回主屋的。

  陆宝儿睡醒时,已是一个时辰后的事。她年轻,皮肤最是细腻红润、吹弹可破。老嬷嬷说她若不是平日正经日子会客,脸上不必敷粉,这样还不伤脸。是以,冬日里陆宝儿也只抹了层雪花霜,此时不必卸了妆再睡,倒是轻省很多。

  陆宝儿一摸发髻,锐利簪头的发钗都被摘下来,可发髻仍在,头上的刨花水都未曾化开,很显然不是老嬷嬷帮她卸的。极有可能是谢君陵怕她那些头面伤到自己,所以趁着睡着亲自将这些首饰摘掉的。

  谢君陵竟然能细心到如此地步,陆宝儿心间甜蜜,让老嬷嬷替她换了衣衫又洗了把脸后,直奔向谢君陵所在的书房。

  她一冲到书房里便搂住谢君陵直甜甜地喊“夫君”,后者被小娇妻这般大胆举动吓了一跳,还以为她做噩梦了,睡醒时找不到人,这才同他一个劲儿亲近。

  此时,谢君陵摸了摸陆宝儿的头,问:“醒了?吃了晚膳吗?嬷嬷炖了腊八粥,我尝着滋味还不错,你要不要喝两口?”

  “不要,我就是想和夫君待一处儿说说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陆宝儿险些要翻白眼了:“我就不能单纯是想夫君吗?”

  谢君陵一怔,轻声道:“嗯,能。”

  话虽冷淡,他的嘴角却在暗处,悄悄上扬,竟是有些受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