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臣养妻日常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晨光投向镂空雕花门扇,浅浅的一层光折入薄如蝉翼的窗户纸,将屋内地砖点亮,透出一道黄芒来。

  谢君陵先醒来的,他刚想动弹,却见陆宝儿像个猫崽子似的紧紧攥住他的衣襟,四肢八爪鱼似地缠在他身上,怎样都摆脱不了。

  陆宝儿自个儿的那层被褥已经不知被她踢到九霄云外了,此时手臂露出一大截白皙皮肉,摸上去凉凉的,被冻得不轻。

  他长长叹一口气,将中衣解开,褪给陆宝儿揪住,这般他就可以抽身离开,又不会惊扰到陆宝儿熟睡。

  谢君陵想起一桩趣闻,说是此前有一爱猫大家,最宠爱的那只猫伏于他身侧熟睡,那人临时有事,又不忍惊扰爱猫,便这般割袍离去,将猫崽子拽住的一角衣留给它。

  那谢君陵岂不是也沦为那等爱猫大家了?为了陆宝儿做到这种地步,算是偏爱她了。

  室外下人是知晓谢君陵醒来的时辰的,此时见他赤、裸着胸膛,不由奇道:“老爷?您这……”

  谢君陵顶着兜头兜面的寒风,接过下人送上来的干净衣衫,由着旁人服侍好了穿上。穿衣洗漱用过饭后,谢君陵便一如寻常上轿赶往翰林院。

  待陆宝儿睡醒时,已是日晒三竿。她悠悠然醒转,见手间还抓着一件白色里衣,瞧尺寸,这不是谢君陵的吗?

  她的脸腾地爆红,柳香听到动静进内室,陆宝儿感觉做贼心虚地将那件里衣藏到靠枕后头去。

  夫妻间宽衣解带乃人之常情,可陆宝儿却觉得十分羞窘。她和谢君陵好似还没亲近成那样吧?

  平日里在榻上,谢君陵也是衣冠楚楚,衣襟领口从来都是严丝合缝被衣衫带子绑着的,从来不会露出强健的男子胸膛来。

  昨夜怎就突然脱衣服了呢?陆宝儿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想了想,许是她太过楚楚动人,谢君陵一时半会儿把持不住也是极为可能的。怪就怪她太过美若天仙。

  这般一想,陆宝儿也就不怨谢君陵了。寻常男子和她同榻而眠,能正人君子到谢君陵这种地步已是极为难得,毕竟她长得太过好看了。

  此时,极为好看的陆宝儿正稀奇地望着花厅里一桌早膳,问老嬷嬷:“府里怎么会有玉容糕?”

  老嬷嬷抿唇笑:“前些时候,老奴我见夫人喜欢吃这糕点,特地问厨娘做的,哪知老爷也叮嘱了一声。叶厨娘见主子下人都催这甜糕,可不就紧赶慢赶蒸出来了?”

  陆宝儿听到老嬷嬷说谢君陵也为了她的喜好,去叨扰了一番叶大娘。她心里美滋滋的,咬了一口柔软的玉容糕,心道:“瞧在夫君这般关心我的份上,我也就大人有大量,不计较他夜里脱衣轻薄我的事了!”

  当然,此时在翰林院办公的谢君陵全然不知这些,他还在想,若是陆宝儿知晓他脱衣为了不扰她困觉之事,是否会感激涕零,扑到他怀里直嚷夫君京都第一最最好。

  咳,很显然,这些都是谢君陵的痴心妄想,上不得台面的。

  ------题外话------

  16号会上架爆更很多章哦!大家记得来看来订阅呀~!灯灯就靠订阅钱吃饭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