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臣养妻日常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陆宝儿很诧异苏老夫人会来寻她,不过苏老夫人不是会刁难人的主子,身边也不是没了旁人。许是那要她服侍的话是假的,想见她是真的。这样一来,陆宝儿便起身,跟着秋菊过去了。

  因着品阶关系,李娇和崔氏恰巧坐在陆宝儿的斜对面。她见苏老夫人的贴身丫鬟寻了陆宝儿,心里妒恨不已。

  奈何崔氏这边享受高门儿媳妇像个下人一般伺候她进食,还不许她坐下,要让她懂规矩,知进退,将菜肉一筷子一筷子夹入崔氏的碗里。

  李娇是做人媳妇的,哪敢反驳。她只得咬了咬牙,继续做事。崔氏是小门小户出身,实际上也不太懂那些官宦世家的婆婆如何做人。

  实际上,越是显贵的婆婆越不会刁难儿媳,若是喜欢的,赏赐不断,若是不喜欢的,早早打发了,还整天让人杵在跟前立规矩啊?烦都烦死了。

  是以,崔氏这磋磨儿媳妇的做派,一点儿都不给她长脸,反倒让人私底下笑话没规矩,在人家家里做客呢,没个丫鬟侍奉,还让儿媳妇来。

  李娇心里有鬼,总觉得旁人都在看她,她也觉得丢人,实在忍不住了,悄声同崔氏道:“母亲,这是在傅府,若是您想要人给您布菜,让我身边的丫鬟来吧?我若是不入席面,有些不合规矩。”

  崔氏原本美滋滋享受儿媳妇的殷勤讨好,见四周夫人望过来,还以为她们都是艳羡她有福气。现在听了李娇一席话,顿时惊觉过来,脸上臊得慌。

  李娇是户部尚书府里出来的官家小姐,自然是比她懂规矩得多,如今这样一番话,不就是笑她乡野农妇一般不懂规矩吗?崔氏好不容易跟着儿子发家了,身价水涨船高,如今被李娇这番话刺痛,好似将她打回了原形。

  崔氏骨子里还是自卑的,是以她疑神疑鬼,总觉得是李娇故意不说这等规矩,想要来看她笑话!好啊,定然是李娇在沈家不服管教,所以想在傅府当着众人的面整她!看崔氏今后如何折腾她,岂有这样刁难刻薄的儿媳妇?!

  说这话委实是冤枉李娇了,若是她在入府前叮嘱崔氏不可小家子气,崔氏定然又会觉得她一出府就趁机讥讽,不是个好相与的。

  这话说完,崔氏便怨毒地低声道:“既然知道,还不快些坐下!平日在家中没点规矩也就罢了,在外还丢我的脸!是不是你刻意为之,想让人说我这个做婆婆的刻薄狠毒?还会折腾儿媳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在想什么,少点花花肠子吧!”

  这话说得实在是倒打一耙,李娇难以置信地望向崔氏,心里有气却无处可发。明明是崔氏要她近身伺候,现在又说是她的阴谋。

  李娇心里凄苦无比,她环顾四周,听得各位夫人谈笑风生,只觉得怅然。恍惚间,她将视线落在了最前头的陆宝儿与苏老夫人。

  明明说是喊陆宝儿服侍膳食,可陆宝儿却是端坐在苏老夫人旁边,半点都不用布筷的。这哪是伺候呢?分明是宠爱她!

  这乡下小妇凭什么落得苏老夫人的眼呢?可惜她再讨好老夫人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嫁了个人微言轻的翰林院编修?!

  想到这里,李娇又怨恨极了。她有什么资格说陆宝儿?她的夫君还是谢君陵的下属呢!

  李娇愁眉不展,分明是刚入门的新媳妇儿,却生生老了好几岁。

  陆宝儿似乎也察觉有人在看她,奈何这里吃鹿肉宴的夫人多,入目便是琳琅珠花,教人眼睛疼,根本分辨不出人来。

  苏老夫人心里欢喜,她亲自动了筷子,给陆宝儿夹了一片沾上芝麻与孜然的鹿肉,对她道:“谢夫人快尝尝看,这鹿肉可是补血的好物!”

  “哪能让老夫人给晚辈夹菜呢?”陆宝儿诚惶诚恐道。

  “你和我就不必这样客气了,看到谢夫人啊,我心里就敞亮,高兴着呢!”

  陆宝儿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就讨了苏老夫人喜欢,不过有这样慈祥和蔼的老太太照拂她,倒让她想起了儿时的事。她小时候,很羡慕那些家中有祖父母的玩伴,老人家总会手里包着糖,递给孙辈甜一甜嘴。

  既然苏老夫人待她好,陆宝儿也知道投桃报李,她给苏老夫人夹肉,还特地用洗净了的剪子将肉细心剪成小块,摆到苏老夫人碗里:“我怕您牙口不好,这样小块的肉也好咬一些。”

  陆宝儿怕自己无端端的关爱会逾矩,哪知苏老夫人真真是感动,她将陆宝儿的手紧紧握住,道:“谢夫人真是有心了!”

  这样一来一往,瞧得下头的官夫人不解。她们是有听说陆宝儿得了苏老夫人的青睐,没想到两人关系能亲近到这种程度。看样子,比之苏老夫人最宠爱的外孙女儿程凌燕,好像也不差多少呢!

  说起这程凌燕,今日鹿肉宴,她还好生打扮了一番,想要去筵席上出出风头。哪知陆老夫人压根就没让内院里的小辈出来玩。

  不止是程凌燕,就连三房的亲孙女都没来赴宴,只是苏老夫人吩咐了下人,将那烤好的鹿肉逐一分去了各房。

  毕竟是对外见客,嘈杂得很,苏老夫人也不想让自家人过来忙活。若是经了三房儿媳的手,这鹿肉宴的性质就变了,成了傅家会客,这就拘谨许多,是苏老夫人不愿意见到的。

  其间还夹了苏老夫人的私心,那就是她不愿意让亲外孙女陆宝儿和假外孙女程凌燕对上,到时的尊卑该如何算,亲近度又要如何扣呢?

  她怕拿捏不好,伤了陆宝儿的心,于是便不唤小辈来前头会客了。

  程凌燕在府中多年,早就被宠坏了。她甚至觉得自个儿地位超然,比苏老夫人亲孙女还要高。所以傅婉等人不参加鹿肉宴是正常,她可是苏老夫人最宠爱的人儿,她怎么能不去参加呢?

  定然是下人疏忽,忘记喊她了!

  思及至此,程凌燕扶了扶头上的金累丝花果簪,由着丫鬟搀扶,往前头的鹿肉宴气势汹汹杀去:“走!咱们去筵席上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