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臣养妻日常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相比谢府的太平,顾家倒是闹翻天了。

  顾夫人想着将李娇养大,借苏老夫人的口散出个美名来,好做一桩让她称心如意的儿女亲事来。可惜那些官夫人也不是吃素的,略一打听便知道,李娇姓李而不姓顾,李家在通州是名门,可又不是在京都的名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那样的地头蛇,在京都没准还没个七品翰林官强。

  而且李娇的生母已经去世了,她在李家的分量不重,身份不尴不尬的,谁敢娶了这样没有助力的妻族回来?说好听些,她的外祖家是户部尚书家中的,可真要论上助力,顾家见势不对,还不得说李娇是李家人,顾家管不得吗?

  是以,那些平日里交好的官家太太嘴上夸赞李娇稳重漂亮,可一讲到儿女亲事就装聋作哑。

  此前倒是有些品阶低的官家太太瞧中李娇来试探口风,诚意十足,还是让嫡长子来聘李娇的,嫁过去就是宗妇。可惜顾夫人那时心气高傲,想着把李娇嫁到高门大户里头去,均以李娇父母亲都在通州,得修一封家书谈谈口风,婉拒了。

  一来二去,旁的人心思也就淡了。李娇就这么高不成低不就地被耽搁了下来,时间一久,顾夫人也就懂了。她的如意算盘落空了,眼见着李娇快要及?,连个正经亲事都没谈下来,急得口舌都冒起燎泡来。

  恰巧顾大人想要拉拢门下的学生齐修林,他任从四品下少府少监,好歹是上朝能入殿的从四品官员,要真论家世,还算是李娇高攀了。

  要不是齐修林年迈四十,时值中年,前头太太离世了,还轮不到顾大人给他说媒,将家族无人在京都谋事的李娇讲给他当继室。

  顾夫人想了想,比起顾大人之前要将李娇嫁给那个七品的翰林院编修谢君陵,还不如跟了这个齐修林,好歹有了他当姑爷帮衬,还能和顾大人站在同一条线上,及时一致对外。

  这样一想,她的心思也就活泛了,等着齐修林请媒人上门,正式将这事儿定下来。

  哪知李娇听闻了这事儿,吓得女红都做不好了,尖锐的针扎入手指,直接戳了个血窟窿出来。她将手指塞到唇间,抿去那点血渍,问丫鬟梅花:“老夫人当真这么说的?”

  “那还能有假?小姐,你快想想办法吧!奴婢听说那齐大人都四十岁了,可不比李老爷还要大了?”梅花是陪着李娇从通州来的丫鬟,她原本想着李娇在京都能嫁个好人家,她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要是夫家显贵,等李娇怀孕时,她毛遂自荐,让姑爷开了脸,没准还能被抬个姨娘,对不?

  要真是跟了这齐修林,那样年纪的人,谁会喜欢呢?

  李娇咬着下唇,心道:“既然这消息都能通过梅花透露给我,可见老夫人是知情的!我原本想着,老夫人定会为我筹谋一桩显贵婚事,哪知道这是入了狼窝,将我当作筹码卖给有利的人家!与其这样,还不如嫁给那个七品翰林院编修谢君陵呢!好歹他年纪尚轻,往后前途无量!”

  李娇不能坐以待毙,她得想办法为自己筹谋一条后路。她想到了顾府的表哥顾斐然,焦急地对梅花道:“我有一事要你去办!”

  “什么事啊?小姐。”梅花诧异地问。

  “你去把顾二少爷请来,我有事想和他谈一谈。”

  梅花不知道李娇心里想的是什么事情,只是要她去喊顾家二房所生的少爷顾斐然,那便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了。

  梅花不敢耽搁,三两下便将人寻来了。顾斐然约了几个好友喝酒,他今年勉强中了进士,凭着祖父的关系,点了庶吉士,在翰林院做事。见李娇喊他,还有些不耐烦。随之想到一桩和这个表妹有关的事情,又不敢不理会她,只好憋着气来寻她。

  一进李娇的院子,顾斐然便问:“你有什么事,非得喊我来说?”

  李娇趁着没人的时候,发狠了问顾斐然:“你可记得你在春园的相好?”

  顾斐然吓得一激灵,反问她:“你都看到了?”

  春园是京都有名的销金地儿,说得难听一些,就是高雅一点的窑子。顾斐然喜欢上了春园里的头牌,时不时趁着没人就去私会一番。

  哪知某日他从后门进去的时候,看到身后有李娇的车轿经过,他吓了一跳,生怕李娇看到他来春园,回头告诉顾夫人。哪知过了好几天,李娇这边也没动静,他想着她应该是没看到吧。

  谁知道,李娇是故意拿捏这桩事,当他的命门威胁他呢!

  李娇冷笑连连:“我自然是见着了!”

  顾斐然当即腿都软了,说:“你可不能告诉祖父!要是让他知道了,估计你表哥这两条腿都是废的!”

  李娇看着顾斐然这中看不中用的样子,嗤之以鼻。她算是知道顾大人为何焦急要拿她来拉拢人了,分明是顾府今后靠后辈是无法在朝中立足,想要家族显贵,自然得另辟蹊径。

  “你放心吧,我是不会乱说的。”李娇微微一笑,“不过,若想我口风紧,我还得拜托表哥一桩事。”

  她附耳与顾斐然说了一通计划,顾斐然惊出一身冷汗,道:“这……这不太好吧?”

  “安心吧,若是出了什么事,自由我来顶着,无需你出马。你若是不答应,那我就将你在春园做的好事都告诉祖父,看到时候,咱们谁更惨。”李娇觉得自个儿要嫁给那齐修林,还不如赌一把,谋个状元郎夫人做一做。

  她打算使诈,逼得谢君陵不得不娶她!若是真要娶她,祖父自然会想方设法除去那大房妻子陆宝儿,无需她费心!

  毕竟是顾家的姑娘,哪能去做妾呢?做个平妻都是给了谢君陵脸面的,他该感恩戴德!否则李娇将他欺辱自己的事情暴露出去,这样作风不正的人,圣上也会忌惮,与他的前途有碍。谢君陵又不是蠢蛋,还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吗?

  “行,等我消息吧。”顾斐然咬咬牙,答应下来。反正是李娇不知检点做出那样的事情,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只是个牵线搭桥的,听李娇的话,请谢君陵来家中喝酒罢了。其余的事情,会发生什么,和他可没什么关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