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从老婆重生开始 > 第448章 祭坛破神阵

第448章 祭坛破神阵

  /

  448

  血肉祭坛发动了。

  猩红色的力量汹涌澎湃,贯穿这方天地。

  而在那猩红色的力量中央,是一道黑漆漆的光,也随之冲天而起。

  这是守护矿场的那座神级大阵,在血肉祭坛发动的同一时间,这座神级大阵就爆发出其真正的威能。

  那浩瀚的威势,竟然与这恐怖的血肉祭坛不相上下!

  江沉都被惊的呆住了。

  “这到底是什么阵法?难怪神界的人竟然想出用血肉祭坛来对抗这座大阵!”

  江沉倒吸一口冷气。

  他的关注点一直都在血肉祭坛……和半人马,一直都忽略了这座大阵。

  可是眼前,当大阵的威能真正爆发出来的时候,江沉才真正意识到阵法的不凡,竟然能抗衡血肉祭坛。

  “这……”

  梁若冰和钟灵二人也齐齐呆滞,在她们并不知道血肉祭坛的恐怖,但是眼前这道近在咫尺的猩红色光幕中爆发出来的威能,若是她们身在其中,一瞬间就会灰飞烟灭。

  任凭天阶宝器,都要化作飞灰。

  就算是神器也扛不住。

  江麓则是接连倒退,他的神色间阴晴不定,并不是因为眼前的大阵与血肉祭坛的恐怖,而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大玄竟然有这种恐怖的东西。

  大玄与大御,是完全敌对,可是他们的死敌。

  这是从小到大就埋在他心里,根深蒂固的想法。

  当然,司马御残害逍遥王一事另说,至少江麓的思维中,司马御不等于大御。

  脚下的大地都开始震颤,这是黑色大阵与血肉祭坛对抗时候所爆发出来的威能。

  “不好!”

  忽的,江沉脸色大变,他猛的一挥手,足足三十三座大阵同时出现,笼罩在这一方区域。

  轰——

  就在这个时候,大阵核心,猛的爆发出一声惊天巨响。

  巨大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仓促之间,江沉丢下的大阵一座一座的摧毁,最终,那三十三座本应该异常强大,却没有扎下根基的阵法,尽数被破去。

  那恐怖的威势,虽然被削弱了九成九,但余下的一成威能,依旧轰在四人的身上,四人的身躯抛飞开去。

  徐小鱼留下的阵法威能当然不止于此,在江沉看来,甚至比混铜矿场的那座大阵更要强大无数倍,完全可以轻易抗下血肉祭坛的力量。

  哪怕是两者碰撞爆开的核心,也休想撼动这一座大阵。

  只可惜,现在的江沉还不懂阵法,他不会布阵,阵法的阵盘只是在出现的一瞬间演化成阵法,并没有阵基的存在。

  没有阵基的大阵,哪怕是神级大阵也只是纸糊的……故而一瞬间就被摧毁了三十三座。

  若是换做徐小鱼在此,挥手之间就可成阵,阵法扎入虚空,形成阵基。

  但江沉不行,他想成阵,必须要动手布置,至少让阵法扎根在地下,只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血肉祭坛会与那座大阵同归于尽,产生这样恐怖的波动。

  但徐小鱼的阵法毕竟都是神王留下的阵法,哪怕是没有阵基,也能挡住九成九的冲击,余下的冲击波虽然恐怖,但也并未真正伤到江沉。

  江沉的身上,还穿着一大堆宝物。

  脖子上挂着的铁链子,和身上穿着的破旧小马甲,散发出熠熠的光芒,将余下的力量挡住。

  但是江麓,梁若冰和钟灵三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哪怕是余下的力量,都让她们遭到重创,口喷鲜血。

  三人身上的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一群废物,吃下去。”

  江沉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倒在地上惨哼哼的三人,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将三颗丹药塞进三人的嘴里。

  是慕倾雪留下的天级疗伤丹药。

  很快,三人身上的伤势就恢复过来。

  “这是什么丹药?”

  江麓猛的打了一个激灵,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是极品的天级疗伤丹药……或者说是次神丹!”

  钟灵和梁若冰倒吸一口冷气,喃喃道。

  “次神丹!?”

  江麓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他有些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着江沉咆哮道:“江沉!!你有这种丹药,为什么不给王爷!”

  “若是王爷吞下这种次神丹,又岂会陨落!!!”

  啪!

  江沉反手一巴掌抽在江麓的脸上,直接将他的脑袋打的嗡嗡直响,整个人都倒飞出去。

  不过,他的脸并未被抽肿……次神丹的药力很快就将他那肿胀的脸部治愈。

  江沉一个健步上去,就对着江麓拳打脚踢。

  “丫丫个呸的!”

  “混蛋!”

  “竟然敢咒我爹!”

  “你爹才死了呢!”

  “你全家都死了!”

  砰砰砰!

  江沉的双拳如影,一拳一拳的轰在江麓的身上。

  此时,江麓身上,那近乎次神级疗伤丹药的药力还在,疯狂的修复着他的伤势。但是江沉的拳头太重,太快,在那恐怖的力道重击之下,次神丹的药力都被击溃。

  很快,江麓就全身肿胀,变成一头紫黑色的大猪倒在地上惨哼哼着。

  “再有下次,我就杀了你。”

  江沉冷冷的说道。

  “王爷,王爷没死?”

  江麓躺在地上,不可思议的看着江沉,江沉懒得理会他。

  这个时候,混铜矿场之外的大阵,已经与血肉祭坛同归于尽,被彻底炸平。不过混铜矿场自然还有其他守护,仅仅是毁掉最外围的那层神级大阵而已。

  冲天的喊杀声随之响起,又是一大群半人马大军,乱糟糟的朝着混铜矿场冲击而去。

  而那密密麻麻的箭雨再度出现,又一次将那半人马大军砸成肉泥。

  “这箭雨不是阵法,而是神器!”

  从地上爬起来,全身上下依旧肿胀着江麓再度发表看法。

  “傻子都看得出来。”

  江沉横了他一眼。

  “他就是个傻子。”

  钟灵和梁若冰表示同意。

  “王爷现在何处?”

  江麓凑到江沉面前,小声问道。

  “滚。”

  江沉没好气道。

  他好像从来都没有说过逍遥王死了吧?一直说的是吃的好睡的好什么都好,这货怎么就脑补出逍遥王陨落了呢?

  想到这里,江沉又是一巴掌把江麓抽飞开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