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渡劫之王 > 第九百零六章 它已成人

第九百零六章 它已成人

  锵”、“锵”……

  王离握住这根法杖的同时,他的整体道基都开始不断的震动,他的体内诸多法则就像是金铁一般震鸣。

  他道基之中的诸多元气法则,似乎瞬间不断的被打破和重组。

  他体内那些似乎原本互不干涉的元气法则,此时却像是被理顺了一般,不断交织成完整的道图。

  轰!

  虚空震动,王离的道韵瞬间上升到令异雷山之中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地步,虚空都受他的整体道韵影响,不断显现色彩绚丽的华影。

  混沌青莲、仙王净土、九层道塔、神海月明、万里天河….无数大道异相在空中不断显化,所有曾经在记载之中出现过的大道异相全部都出现了,无数没有在记载之中出现过的大道异相也出现了。

  整个虚空就像是在被剖解成无数的大道异相,各种元气法则都像是在被演绎到极致。

  “万法具现!”

  那名天尊的分身才刚刚在天劫威压消失后缓过一口气来,此时看到无数的大道异相展现,他的这尊分身都差点直接崩碎了。

  在修真界的所有记载之中,只有真正的大帝证帝时,浑身的道韵才有可能带动万法齐鸣,带动诸天万相,但眼下这王离方才大战时给他的感觉最多也不过元婴的修为。

  元婴的修为,浑身的道韵却是形成证帝时的气相,这怎么可能!

  “……!”

  所有混乱洲域来犯的修士此时根本不知该如何自处。

  惊人的道韵在虚空之中震荡,不断的提醒着他们,这王离的修为虽然和大帝的修为无法同日而语,但整体道韵竟然已经和真正证帝的大帝同等!

  修真界之中有各种各样的增幅道器,就如之前那名天尊掉落的五枚法戒一样,这些增幅道器都可以大大提升修士的施法威能,可以让修士的真元和某种特定类型的元气法则结合的更好。

  但现在王离就如同那些大帝的法身一样,他本身就是极致的道器!

  他的整体道基,自然就会给他的施法带来最强大的增幅!

  在无数大道异相的照映下,在惊人的道韵的笼罩下,所有这些混乱洲域的修士都感觉自己渺小的如同蝼蚁。

  唰!

  然而在下一刹那,万籁俱静,所有的声音都好像消失了,就像是所有的元气法则都静止了一瞬。

  接着所有的大道异相全部消失,它们变成一道道细小的流光,每一道流光开始不断的裂解。

  整个空间都好像在剥落,在分解,每一道流光都变成圆形和长条形的古符文在虚空之中不断的坠落。

  “本源神则!”

  那天尊的分身看到此处,再也不敢去凝视那些符文。

  他心神波动太过剧烈,生怕再看下去不只是分身崩溃,就连远在混乱洲域的本尊都要彻底失守。

  然而也就在此时,那些符文之中出现了细碎的电光。

  无数细碎的电光飞洒在那些符文之中,不断交织,在虚空之中无尽蔓延。

  “啊!”

  这名天尊的分身直接就对着王离拜伏了下去。

  他感觉到无数的法则在重整,王离身上散发出的帝道法则似乎在借助这些本源法则散布整个天地,整个天地的秩序法则似乎都在重整。

  他清晰的感觉到许多空间的边界在被重新界定,之前那条怪异的银色长虫召唤出的杀圣虫所存在的边缘空间都在消失。

  整个天地的道与理似乎在恢复正规,许多错乱正在被修改。

  “发生了什么?”

  何灵秀再也按捺不住,她忍不住传音给王离。

  王离看了她一眼,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能够马上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此时发生在他和天地间的事情太过玄妙,就连他一时都无法尽悟。

  他此时心中出现的反而是随老道的身影。

  随老道当时疯言疯语,说天道崩坏,量劫将至。

  此时他只是隐约觉得,这量劫似乎就来自于那条银色长虫,那条银色长虫导致诸多法则在时间的感知之中错乱,时间的错乱,便导致了诸多的混乱。

  所以那条银色长虫便应该是量劫的根源,恐怕当时的天禧大帝也已经认知到了这点,但凭借他的力量却依旧无法根除。

  修真界源自旧时代的一个娱乐世界,然而时至今日,他清晰的意识到,此时的修真界已经是当时的那个娱乐世界和毁灭的旧时代的诸多世界融合的产物。

  它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磁铁,吸附了无数的碎片。

  这就是修真界所说的三千世界的由来。

  无数的碎片和修真界融合组成了现在的修真界,但若是时空的边界都十分混乱,若是无数的碎片和修真界没有统一的时间,元气法则对于时间的认知再有那条长虫的混乱法则破坏,那这个世界始终不会稳定,始终都会崩溃。

  当所有的法则彻底崩溃时,迎来的必定是无数的威能暴走,那整个天地自然重归混沌,变成无数能量的冲撞,那便是随老道推演之中的无上量劫,磨灭一切生灵的大灭绝。

  王离看着眼前的何灵秀,看着周围的所有人,他只觉得好像灰色道殿和自己之间的障碍又已经剥离了一层。

  虽然他此时依旧无法知道自己的所有过往,但他隐约确定这就是自己存在的意义之一。

  他不知道在某些创世者的眼中,这个世界是否就只是无数元气和规则的聚合,是可以彻底捏碎后重组的玩具

  ,但在他的心中,这存在的一切都很重要。

  ……

  在中神洲,辛明和凌七有些迷失方向。

  一直在指引他们的气机已经消失许久,似乎去了另外一个世界让他们根本无法感知。

  然而当异雷山之中那名天尊分身跪拜在地,以对王离顶礼膜拜来消弭自己所受的心神冲击时,他们感到了天地间无数细微的元气法则的变化。

  他们甚至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无数尘埃般的细虫瞬间充盈力量一般。

  他们感到了无数细小的电流出现在这些细虫的体内。

  这些似乎原本就是属于这些细虫,只是因为某些错误才始终没有和这些细虫产生链接。

  这一刹那,原本已经很强大的两个人感觉自己变得更为强大。

  这种强大带来一种难以形容的舒畅之感,就连一直舒服和不舒服都喜欢说难受啊凌七的辛明都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之中。

  消失的指引更为清晰的出现了。

  他们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应出来,那是在东方边缘四洲的红山洲。

  与此同时,在深渊海沟的那条巨鱼腹中的金属道宫中,两名旧时代的创世者也同时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之中。

  对于他们而言,那种帝道法则的战斗和时空秩序的重整比起那种纯粹的氢|弹爆炸更容易捕捉。

  那种层面的讯息,便意味着他们的猜测变成了绝对的真实。

  天道法则的确降临在了这个世界。

  或者更为准确的说,天道网络并未在灭世之战之中被消弭,并未因此丧失进化出来的高度智慧。

  而现在这个已经彻底脱离人工智能范畴的高等智慧已经正式的出现。

  灭世之战之后,诸多系统的崩溃导致诸多的系统病毒和本源BUG被无限的放大,那条银色长虫对于他们而言便可以称为是千年虫的进阶体,是伴随着基本的进制产生的无法消弭的恶果。

  然而现在,就像是旧时代之前的智能系统之中的千年虫一样,它带来的影响被消除了。

  所以他们现在虽然不知道天道网络最终形成的智慧体是何种生命形式,但对方的确和他们当年想象的一样强大。

  “我想它应该是个人。”

  女性创世者沉默了许久,突然出声,“否则它不可能得到帝阶修行者的认可。”

  男性创世者的眼皮无法控制的跳动,他脸上的肌肤也有些微微的抽搐,这是长时间冷冻复苏之后的后遗症。

  但他很快还是点了点头,道:“我想也是,它要学习,便只有真正为人。”

  “是人,就能杀。”女性创世者寒声道:“而且只要是人,就终究有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