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叛乱

第五百八十一章 叛乱

  南阳。

  宛城。

  本是一个宁静的夜晚,暗夜之中,大量的甲士在街道上流动着。

  这群甲士训练有素,城中的郡兵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黑暗之中,守卫的力量迅速被这群甲士清除,大量的叛乱的士兵向着城中郡守的衙署聚拢。

  郡守的官署周围有着一层高墙,守护的也都是着甲的卫士。他们已经发现了城中的异常,正准备发警戒的信号,然而,还没有做出动作,早已经埋伏好的死士被从四周冲出来,刺杀府中的郡兵。

  “郡守,城中有逆贼叛乱!”

  南阳郡守这两天处理着运往荥阳的物资,本就没有怎么睡着,如今听到郡兵的警告,不觉得皱着眉头,披着披肩,便走了出去。

  院中空寂,可四周都有厮杀的声音。

  怎么回事?

  宛城是南阳郡治所在,与一般的县城不同,守卫的郡兵都是一郡中的精锐,着甲率不低。

  可是听着四周的声音,厮杀声反而离这里越来越近。

  也就是说,守卫着这座官署的力量在不断被压缩。

  秦国的制度最终是要建立一套官僚系统,用以掌控中央与地方。只不过,在如今的时代,官位与爵位之间的分界还不明显。

  因为大多数居官的人身上都带着爵位。甚至,没有爵位不得入官。

  只是,随着秦国的疆土日益扩大,秦国需要大量的人才,用以填补这套官僚系统的空白。谓耕战而设的商君之法渐渐有些无法适应时代,需要改变。

  在地方上,选拔秦吏的途径就不止一条。

  军队中有爵位且不足以进入咸阳居官的军士会被安排到地方上担任职位,除此之外,地方还尝试建立学室,用以培养考核秦吏。

  这些考核很严格,主要是对于秦法的考量。

  然而秦国一统天下的战争还未结束,地方上的官吏依旧有很大比例出身秦军,熟悉军事。

  南阳郡守也不例外。

  他很清楚,同时也在忧虑。南阳是大后方,这里若是出了变故,第一个可以排除的便是外敌入侵,而更加可能的是内乱。

  可后一种可能比前一种更加可怕!

  宛城的郡兵放在整个秦军序列之中不起眼,可对付地方的盗匪却是绰绰有余。可如今,南阳郡守耳中的厮杀声映照着一边倒的局势。

  能够拥有如此战力,南阳郡守心中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

  碰的一声。

  大门被打开,一名着甲的将领在叛军的簇拥下,走进了整个郡守府最后一处还拥有抵抗力量的地方。

  院中数十郡兵聚拢在郡守周围,手中长刀在这些叛军的长兵衬托下显得有些式微。

  “果然是你,昌文君!”

  在南阳,还有两万的野战军,是不归地方管辖的。这些军队受命于关中,可显然,这支军队如今所做所为不可能是咸阳那边下的命令。

  “昌文君,你深受国恩,为何要叛!”

  “这本就是楚国的地方,我只是重新拿回来。”

  “乱臣贼子!”

  南阳郡守骂了一声,却见昌文君一笑。

  “你郡守的大印在哪?交出来!”

  南阳郡守面色一变。便是关中得知南阳变乱,可如今关中各大营的军队都在前线。等到关中征召兵马完毕后大军出武关平乱,也必然要一段时间。

  绝对不能让昌文君得到郡守的大印!不然这股叛军能够迅速掌控南阳各个不知情况的县城与要隘。

  “结阵,拦住他们!”

  南阳郡守大喝一声,剩下的郡兵都集中在门口,堵住了去路。郡守反身,进入屋室,急匆匆来到案头,将郡守的大印与符令收拢。

  以南阳郡守的爵位,已经可以养士。此时,他看着身旁带剑的家臣。

  “后院有一口井,里面有一条暗道,可以通往府署之外。你带着符印,迅速脱离,趁着城中大乱,潜出城中。告知各地昌文君叛乱之事。另外,请……”

  南阳郡守顿了顿,说道。

  “去庸地,请汉阳君的羽林军东出平乱。”

  “可汉阳君的羽林军会出兵么?”

  “此时也没有办法了,这是此刻南阳附近能最快支援的军队了。羽林军顺流而下,几日便可到达南阳。”

  眼看着外面的抵御越来越弱,南阳郡守大喝一声。

  “快走!”

  “主上,你和我一起走吧!”

  “别废话。”

  此刻情势危急,南阳郡守清楚,他若是逃走,军心必乱,最后谁都走不了。

  看着屋中的异常,昌文君皱了皱眉头,挥了挥手。手持长兵的叛军又一次发动冲锋,向着郡兵而去。

  这场战斗虽然没有悬念,可对方的坚韧还是超出了昌文君的想象。

  花费了些时间,昌文君终于攻占了这座衙署,可看着空荡荡的官印盒,他不禁眉头一皱。

  “追!”

  昌文君清楚,南阳他们占据不了多少时候,可有些事情他不得不做。

  大家好 我们公众 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 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 年末最后一次福利 请大家抓住机会 公众号

  “速派一支千人队以换防的名义,接替守卫公输家的机关工坊的秦军,攻占机关工坊,毁了那三架破土三郎。”

  “另外,调集车辆,征集牲口,将宛城郡仓中粮草,能带走多少带走多少,剩下的都烧掉,决不能给秦军留下。”

  “立刻调集三支千人队,去冶炼城,将工匠与他们的家属都带走。另外,捣毁冶炼工坊,毁去模具。已经打造好或时将要打造好的兵器箭矢,都销毁掉。”

  ……

  一系列紧锣密鼓的部署之后,昌文君终于松了一口气。叛乱,是需要时间的。他不知道如今关中混乱的情势如何,究竟能不能迅速调集大军出关?他也不知道南郑地的赵爽军队会在何时出现在南阳?

  情势莫测,他也只能做好能够做的。但这其中的重中之重,无疑是公输家的机关工坊之中的三架破土三郎了。这些花费巨资和大量时间打造的战争利器,绝对不能让其出现在接下来秦楚之间的战场上。

  作为冀望谷的盟友,农家以及背后的昌平君等人深知这种大型机关兽的厉害。

  墨家的底蕴都多被秦墨继承,冀望谷所存的大型机关兽并不多,机关白虎和机关朱雀加起来也只有数架。可这已经能够让江湖上绝大多数势力望尘莫及。

  人马散去,屋中散发着一股血腥之味。

  昌文君走出了屋中,看着月色,叹了一口气。

  “但愿涟儿她们能顺利出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