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寡人就爱听这个 (为盟主 为了继续有书看加更)

第三百三十五章 寡人就爱听这个 (为盟主 为了继续有书看加更)

  王霄有些无奈,看书看的太过投入了,原本耳聪目明的警惕心都下降了不少。

  祖龙这边更是惊讶,他原本是回去了睡觉却睡不着,就想着把之前看的书拿过来翻看,有助于睡眠。

  两边都是没想到,会在这种状态下相遇。

  王霄缓缓抬起手晃了晃“嗨~~~”

  祖龙身后很快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跟随而来的内侍们也看到了王霄。

  他们惊讶的张嘴就要大喊有刺客。

  祖龙侧头阻止了他们的叫喊,还挥挥手让内侍们退下。

  不得不说的是,这种做法对于历经多次刺杀的祖龙来说,绝对是巨大的冒险。

  “听说你会飞?”祖龙背手踱步“你可曾修仙?”

  对于祖龙来说,什么东胡月氏,什么匈奴西域的。在长生修仙的面前都不值一提。

  他从来都不畏惧任何对手,也自信什么样的对手都能打垮。

  此时此刻,祖龙真正担心的只有他自己的寿命。

  修仙炼丹,以求长生不老才是此时祖龙最为关心的事情。

  王霄的心思急速转动,片刻之后开口说“我也只能算是刚刚修习,入门都算不上。真正的仙,位于三十三天之外。我这顶多只能飞到房顶,连天外天都去不了。”

  “哦?”

  祖龙明显来了兴趣,甚至不顾危险的在案几后面坐下,认真的看着他“好好跟寡人说说。”

  王霄打量着他,人到中年的祖龙有着一脸与李世民相似的络腮胡子。

  脸型是方正的国字脸,颧骨高,下巴厚,浓眉大眼是典型的关中人。

  祖龙是单眼皮,眼睛有些狭长不过却是非常有气势。

  王霄满意的点头,自己算是第一个亲眼见到祖龙啥样子的人。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王霄清了清嗓子,开始胡编乱造“话说盘古开天地,阳清为天,阴浊为地...”

  “鸿钧老祖传业授道,座下三大弟子,元始天尊立阐教,通天教主建截教,老子...”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妖魔大战,同归于尽。共工怒撞不周山,十二祖巫护人族...”

  “武王伐纣,众仙封神...”

  “......”

  “那姜子牙在封神台上封神...嗯?天要亮了?”

  两人一个编的开心,一个听的认真。不知不觉间居然说到了天都快亮。

  看到王霄站起身来准备走人,祖龙急忙揉着腿跟着站起来“别走啊,继续说。寡人就爱听这个。”

  “我还有事要忙,改日再说。”

  祖龙下意识的就要发火,毕竟现在这个世上可没人敢忤逆他。

  不过转念一想王霄是修仙能飞的人,对他求长生的大业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急忙强行压下了心头怒火劝说“听你如此熟悉仙家之事,必然是真正的得道之人。你若是肯相助寡人,无论你要什么,寡人都能满足你。”

  王霄将木板放在了案几上“陛下先把草原打下来,打通前往西域的道路再说。那边可是有着数不清的资源和土地。等我有时间会再来的,现在真的要回去。家里女人快醒了。”

  看到王霄转身离开,祖龙当即喊了一句“若是先生肯将修仙之术传授于我,寡人宫中佳丽任由先生挑选。”

  他是听到王霄说家里有女人,所以以为王霄好这一口。他哪里知道王霄身为正人君子,岂是区区美色可以诱惑的。

  “三天,三天之后的晚上我会再过来。”王霄立刻转身,神色极为严肃的说“我是看陛下求仙之心真诚,绝非为美色所诱。”

  “先生真乃高洁之士。”祖龙对王霄的人品很是钦佩。

  “嗯。”君子之风坦荡荡的王霄缓缓点头“等有时间我会在这边寻找看看,哪位佳丽有仙缘可以一起双...一起修仙。告辞。”

  王霄离去之后,精神还处于亢奋状态之中的祖龙,直接拿起了那本道德经翻看。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王霄之前说的全都是道家为基础,那对于祖龙来说之前这本用来帮助睡眠的道德经,立马地位就不一样了。

  那些胡编乱造,各种截取拼接的故事。在现代人听来就是个不入流的扑街也会嘲笑是在胡扯。

  可在秦汉时期,王霄说的这些故事却是足以让祖龙深信不疑。

  别说是祖龙了,哪怕是到了汉武时期,刘彻也是一样被那些方士们骗的团团转。

  至于原因嘛,当然是因为他们都是有渴求。

  当你渴求某件时期的时候,再精明的人遇到哪怕一丝丝的希望,都会变的脑残起来。

  哪怕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胡扯的事情,他们也会下意识的选择去相信。

  比起那些失败了一次又一次的方士们来说,能飞起来的王霄在祖龙的眼中,就是最接近修仙求长生的希望。

  王霄赶回城里,这边换好衣服那边吕雉就已经揉着眼睛起床了。

  “怎么这么早?”

  吕雉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因为王霄一向都是睡懒觉到中午的。用他的话说就是,晚上熬夜打牌太辛苦。

  王霄的手顿了下,将刚穿上的衣服往下脱“刚才饿了,出去弄点吃的。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工坊那边要雕版了,我得去盯着。”

  走过去揽着吕雉的香肩说“刚吃过饭,帮忙运动消化一下呗。”

  一心想去忙事业的吕雉,最终还是被王霄拉住了。

  等到吕素过来喊吃饭,她这才急匆匆的出城去了工坊。

  看着闷闷不乐端着饭菜过来的吕素,贤者王霄只能是无奈的挠头。

  “等有时间回沛县,找你父亲把咱们的事情办了。”王霄拉着吕素一起吃饭,轻声安慰她。

  听到王霄这么说,吕素顿时就高兴起来。还欢快的为他布菜添酒。

  等到三天之后王霄再次来到阿房宫的时候,却是意外得知图安国的玉漱公主到了宫中,祖龙封其为玉美人。

  “搞什么鬼?”

  王霄是真的惊讶了,他可没有去修长城,也就没有跟玉漱的那段遭遇。她是怎么来这里的?

  找到今天值夜的虞姬,闲聊几句,听完她唱歌,就假装不经意的询问有关玉漱的事情。

  “听说是蒙恬将军护送其从图安国来的。是个大美人,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皇宫是这个世界上消息流传最广最快的地方,哪怕不怎么关心这些的虞姬,也是有所耳闻。

  “什么图安国。”王霄撇嘴。

  所谓的图安国,实际上就是箕子朝鲜。

  这是遥远的武王灭周时代,纣王的叔父箕子在商灭亡之后,带着族人远离中原在朝鲜半岛上所建立的国家。

  要说历史,绝对是非常漫长。毕竟经历了整个西周东周时代。

  历史上箕子朝鲜被燕国暴打一顿,然后就投降了燕国作为附庸。

  等到秦灭燕国,他们又主动跑过来投靠祖龙,继续做附庸。

  所以说,很早的时候棒子们就开始喊爸爸了。

  至于玉漱,应该是箕子朝鲜投靠大秦之后进贡过来的美人。

  至于说后面她被封为丽妃什么的,那绝对是对历史没有丝毫的了解在胡扯。

  秦时可没有妃子这个称号,除了皇后只有夫人。

  甚至于,所谓的美人这个称号,还是在汉朝的时候才有的。

  至于和亲什么的那就更不可能了。

  箕子朝鲜是附庸,他们送来的美人只能是叫进献,和亲那是两边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才会有。

  没文化,这可怕。

  跟虞姬聊了会天,双方更加深入的互相了解。打探出玉漱所在的位置,王霄告辞离开就潜行过去。

  人生地不熟的玉漱在房内枯坐,她来到这里已经两天了,却是连大皇帝都没能见到。

  看着四周空旷却又冰冷凄凉的环境,玉漱心中暗叹“难道自己往后余生,就要在这冰冷的宫殿里渡过了?”

  “你们都下去吧,我要休息了。”

  宫殿内服侍的宫女们应声离开,打开殿门的时候,有人感觉头顶上过了一阵风。

  抬头看过去,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百无聊赖坐在床榻上的玉漱,摆弄着手里的一块漂亮的玉佩。

  这是她离家之前,她母亲送她的,寄托着对故乡的思念。

  “看你好像不开心啊。”

  身旁传来的声音,让玉漱直接跳了起来。手中也是下意识的去摸发簪。

  一个穿着深灰色衣服的男人,正翘着腿坐在她的床榻上。

  “你是谁?”玉漱拔下了发簪握在手里。

  “我?你可以当我是个游客。”王霄双手交叉环抱“我只是听说这里来了外国进献的美人,所以过来看看。的确是美人,你可真漂亮。”

  玉漱疑惑的看着他“你是内侍?”

  “......”王霄的脸都差点扭曲了“你瞎呀?你见过我这么强壮,这么男子汉气概十足的内侍吗?没看过就别乱说话。”

  女人稍稍松了口气,感觉王霄并没有什么恶意。

  “看你刚才挺伤感的,是思乡了?相见就是有缘,我给你一个许愿的机会。可以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你做件事情。”

  玉漱疑惑的看着他,感觉这人莫名其妙的像是个疯子。

  她想了想,调侃说“那我想出宫去玩行不行?”

  这里可是阿房宫,是大皇帝的住所。她来的时候就看过了,如此巍峨森严,到处都是披甲锐士。就连外面的宫墙都比她们国都的城墙还要高得多。

  出去玩,简直就跟做梦一样。

  王霄起身,看着她,点头。

  “好,我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