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陆地键仙 > 第537章 小侍女的鄙视

第537章 小侍女的鄙视

  被他搂住,侍女一颗心砰砰直跳,连祖安都能听到声音了。

  “小妥,你怎么这么紧张啊?”祖安忽然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权势,这种上位者调戏下面的人,一切节奏都尽在掌控之中,的确很爽。

  “我没有……没有紧张。”侍女急忙解释道。

  看到她那焦急的样子,祖安差点没笑出声来,看来上古的人还是淳朴啊,连精心训练的女间谍都这么藏不住心思,要是再经过几百年发展,后世那些封建王朝的间谍,不可能让他这么容易瞧出破绽。

  这时候侍女也渐渐恢复了镇定,她清楚短时间内已经出不去了,既然如此,那就趁机完成公子的任务。

  祖安却抢先问道:“对了,妥国既然在东边,那么你了解东夷国么?”

  他清楚直接问她的后台,多半是没用的,不如直接问一些她不可能撒谎的东西,慢慢降低她的戒心,后面再直入主题。

  “东夷国?”侍女一愣,没料到他为何会问这个不相干的问题,不应该问羌方的事么?

  她越发觉得这个昏君似乎有些深不可测,不过还是答道:“知道一些,东夷人擅长用弓箭,夷这个字就是一人背着弓箭演化而来,他们的风俗和商国有很大的差异……”

  听到她的回答祖安暗暗点头,对东夷的了解又深入了几分:“对了,东夷国的公主你知道么?他们是不是有个国宝玉琮?”

  他想到了之前那少女的委托,听亚长提起妇好很喜欢那玉琮,想来那东夷公主就是同时代的人物。

  “东夷公主?”侍女想了想答道,“前两年大商和东夷有过一场战争,大商大获全胜,俘虏了他们的公主姜。”

  祖安急忙问道:“她现在哪儿?”

  侍女面色古怪:“她早已经被献祭了啊,头骨都被装到了铜甗里蒸了。”

  祖安:“……”

  哎,那个姜姜是真惨,本来还想凭借自己现在商王的便利,看能不能救她呢,没想到还是无法改变她那凄惨的命运。

  “那东夷国的玉琮呢?”祖安接着问道,事到如今,只能完成她的嘱托来让她的亡灵安息了。

  侍女面露犹豫之色,隔了一会儿才说道:“据东夷人说那玉琮可以沟通神灵,所以如今在大祭司手中,增加祭祀的能力。”

  “大祭司?”祖安回忆到她刚才犹豫的神情,心中一动,“小妥和大祭司关系很好么?”

  侍女脸色一变,急忙说道:“大王误会了,只是大祭司身份尊贵,奴婢

  不敢妄议,所以才有所迟疑。”

  祖安想到这个年代大祭司代表着天神的使者,某种程度上地位不在商王之下,想到之前傅说提到过试图将祭祀权收回来,想必这个大祭司和他们不是一路的人。

  “和我说说大祭司的事情吧,”祖安问道,“大祭司叫什么名字?”

  侍女神情古怪,心想你连这些都不知道,不会是中邪了吧,不过还是答道:“大祭司名敛,是大王的堂兄弟……”

  祖安一边听她讲解,一边提了些问题,终于明白了大祭司的身份,原来他是上上任商王小辛的儿子,小辛死的时候因为儿子还小,便将王位传给了弟弟小乙,也就是武丁之父。

  这样一来就很明显了,敛肯定不满小乙将皇位传给亲儿子的行为,按理说王位应该还他们那一系了,所以心中起了不臣之心。

  前世那么多古装电视剧也不是白看的,这些关系很容易猜到。

  其实客观地说,也不怪敛不满,祖安自认为换作是他,肯定也会想办法夺回“自家”的王位的。

  当然, 如今祖安是武丁的身份,再加上清楚历史上武丁是个在位几十年的明君,历史大势摆在那里,他也不可能来个退位让贤。

  “大王似乎很信任宰相大人啊。”侍女忽然开口问道。

  祖安见她故意岔开话题,显然是不想多聊敛的事情,心中已有所明悟。

  “傅说是我朋友,而且为人正直有才干,本王自然信任他。”祖安笑着解释道。

  侍女倒也没有反驳,反而大肆将其吹捧了一番,只是后面不经意间说了些挑拨傅说与武丁之间的话。

  她的挑拨其实相当高明,基本上不露什么痕迹,若非祖安一开始就对她有所防备,是不太可能感受到这种挑拨的。

  侍女自认为留在这里的目的达到了,又急着出去送信,于是又找了个理由告辞。

  谁知道祖安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哈哈哈,走什么走啊,陪本王睡觉。”

  侍女:“……”

  来自小妥的愤怒值+……

  这个好色昏君拉着自己问东问西,果然是冲着这个来的!

  感受到男人那近在咫尺的阳刚气息,她心中慌乱,下意识挣扎起来。

  祖安倒吸一口凉气,他都佩服这试炼的设计者,要知道他们的身体并没有进来,进来的只是灵魂,这里面出现的人物应该算是游戏里的npc,只不过这个游戏要是无法通关要的是玩家

  的性命而已。

  可这些npc抱起来未免也太真实了吧?

  他能敏锐地感觉到对方肌肤的惊人弹性还有身上的热意,再加上她的挣扎带来的身体摩擦更是让人止不住地心猿意马。

  祖安本来只打算借此吓吓她,但被她在怀里这么一扭动,只觉得小腹一团火气蹭蹭蹭地上涌。

  “莫非小妥觉得本王配不上你?”感受到她的挣扎祖安沉声问道。

  “小妥不敢。”侍女心中吐槽不已,我能说什么,难道我真敢说你配不上?还不得被拖出去剁成肉酱啊。

  这时候她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表现有些不合常理,于是渐渐不再像刚才那般挣扎了。

  “那莫非你心中已有情郎?”祖安继续问道。

  “小妥没有。”侍女急忙否认,可她脑中还是闪过了一个男子的容貌,心中哀叹一声,看来自己和他今生是有缘无分了,如今唯一能替那人做的就是实现他的愿望。

  感受到她的异常,祖安微微一笑,也没有戳穿,继续抱着她滚到床上,一只脚也很自然地搭在了她身上。

  被对方从后面紧紧抱在怀中,感受到男人身体沉重的力量,侍女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她清楚自己今天在劫难逃了,心中幽幽叹了一口气:“敛大哥,小妥不能再为你保持完璧之躯了。”

  想到伤心处眼角不知不觉流下一行清泪。

  不过她也清楚自己的任务,咬了咬嘴唇,心想既然如此,那就要最大化自己身体的作用,尽量讨得这个昏君的欢心,取得他的信任,分化他和妇好的关系,这样将来能帮到敛大哥。

  她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了,可身后的男人却没有了进一步的行动。

  很快身后还传来了打呼的声音。

  侍女一怔,睡着了?

  回想起那昏君之前和妇好在房间里胡天胡地的情形,她红着脸啐了一口,让你好色,现在身体扛不住了吧?

  还想打本姑娘的主意!

  她扭了扭身子,试图悄悄离开,可惜抱着她的双手犹如铁箍一般,根本弄不开。

  担心弄醒对方,无奈之下她只能放弃了,一边寻思着后面的计划,一边鄙视对方不行。

  忽然她的小脸一下子就红了,因为感觉到身后有个东西顶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