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陆地键仙 > 第536章 到底谁有问题

第536章 到底谁有问题

  商议完一些细节,傅说匆匆离去布置。

  同时还建议裴绵曼去视察一下自己从封国带来的那三千勇士,这样会有利于之后的出征。

  祖安本来也想去,傅说却提醒他坐镇宫中,以防各方不臣之心。

  裴绵曼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阿祖你不必担心,我会见机行事的。”

  祖安想到她没认识自己之前就是天之骄女,万众瞩目的天才,自己的有些担心的确是多余的。

  顶住了她几句,便同意她离去。

  看到傅说那被信任而有些激动的神情,祖安哑然失笑,说实话,要不是自己知道这个傅说的来历,是武丁的大忠臣,甚至被史书称为上古的圣人之一,他还真未必放心让裴绵曼独自离开。

  完全可以想象,前面那几对男女进了这个陌生的试炼之后,肯定是处处小心,骤然听到傅说提议将两人分开,肯定会怀疑他有不轨之心,然后或出手逼问,或者拒绝分开,又或者男的也坚持同行,必然会导致剧情走向bad end。

  当然这个试炼也不是非要知道这段历史,就算一无所知的人也可以通过对话啊各种渠道得知傅说和武丁的关系,不过大多数人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足够信息,所以那样难度几何级数地上涨。

  难怪前面那几对男女都无法通过试炼,我很怀疑他们这一关能不能过。

  祖安心念急转,他已经将这次试炼当做一种开放式游戏,在思索着各种可能的玩法。

  如果出场的这个傅说是帮助试炼者的,那么必然会有一个反面的存在……

  开门的时候祖安注意到站立在门外的侍女,他心中一动,将喊她来问话。

  “叩见大王、王后。”侍女跪在地上身形轻颤,显然之前被祖安吓到了,现在还没缓过神来,不知道他忽然又喊自己做什么。

  祖安仔细打量着这个少女,不得不说虽然容貌不是绝色,但也算得上清秀姣好,特别是那暴露在空气中的细腰长腿,还有那白皙中略微带着一丝蜂蜜般晶莹的肌肤,让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原始的野性美。

  “你叫什么名字啊?”

  侍女一愣,心想大王怎么连我名字都忘了,不过这会儿功夫她可不敢质疑对方,急忙答道:“奴婢名叫小妥。”

  “小妥?”祖安心想这个名字真是奇怪,不过想到上古时期,大家的名字都奇形怪状,连历代商王的名字都

  很草率,他便释然了,“小妥啊,你是哪里人啊?”

  一旁正要离去的裴绵曼脸色古怪,元气传音道:“阿祖,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调戏小姑娘啊?”

  祖安笑道:“怎么,你吃醋了么?”

  裴绵曼哼了一声:“反正你现在是大王,你想调戏谁就调戏谁吧,只不过你要记住这是试炼,可别玩出了岔子。”

  显然出身大家族的她也不太介意男人逢场作戏,唯一担心的就是影响到了这次试炼。

  “放心,我心中有数,这个侍女有点问题。”祖安传音答道。

  裴绵曼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下意识打量了那侍女一眼,楚楚可怜的模样,实在很难想到她有什么问题。

  不过她清楚祖安不会无的放矢,见他不是因为女色才主动勾搭对方,她彻底放下心来,提醒他小心过后便和傅说一起离去。

  那侍女柔声答道:“我是妥国人。”

  “妥国?”祖安一愣,从来没听过这个国家,不过想到上古时期的确很多名字奇特的小国家,早已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

  他伸手将她扶了起来,牵着她的手来到一旁的桌上:“妥国在哪里,你在地图上大致画一下好不好?”

  侍女脸色微红,显然被男人牵住手有些尴尬。

  她急忙回答道:“妥国在商国东南方向,大致应该在这个位置。”

  她就着对方刚刚画地图的羊皮上面圈出了一个地方,顺势摆脱了对方的手。

  祖安脸上笑容更浓了:“小妥,那你给我讲讲你们家乡的一些风俗情况呢。”一边说着一边装作好色的模样搂住了她的肩头。

  开什么玩笑,一个普通侍女哪会地图作画这种技能,她刚刚只是随便看了一眼,竟然就能准确地标出妥国昔日的位置,显然她经过严格的训练,才有这方面的知识。

  他刚刚是故意去牵她的手,装作一副好色的模样,这样果然让她的心乱了,才没有意识到无意间露出了破绽。

  而且并非这一个破绽,要知道身为侍女,如果能得到帝王的宠幸,那绝对是一步登天的机会,可她刚刚竟然浑身一僵,显然是下意识抗拒自己的接触。

  后面还找理由甩开了他的手,虽然理由合情合理,但自己有心怀疑之下,依然是错漏百出。

  这个女人抗拒大王的身体接触,要么是她心

  中极为仇恨商王,要么是她心中还有一位情郎,所以下意识抗拒,到底是哪种呢?

  所以他想和对方多聊聊,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

  侍女没想到他现在不关心军国大事,却好奇自己的家乡,而且还来借故搂着自己,心想果然是个好色昏君。

  来自小妥的愤怒值+……

  看到后台收到的这一系列愤怒值,祖安心中越发确定她有问题了。

  不得不说,她这清纯的外表极有迷惑性,又是商王的贴身侍女,参加试炼的人下意识会觉得她是可以信任的人。

  前面那几对试炼的男女多半是一开始就找她来问话,一不小心就被她带到坑里去了。

  估计这试炼的设计者也没料到自己和裴绵曼醒来过后,并没有急着问人找线索,而是直接在床上来了几发……

  后面在傅说来之前也没时间询问这侍女,自然也不会被她的情报所误导。

  看来有时候好色也不是一件坏事嘛。

  祖安笑得极为古怪。

  这时侍女开始回答他的问题,一边描述妥国的风土人情,一边寻思着如何才能从他的魔爪中挣脱。

  祖安一边听着一边点头:“听你的描述真是个美丽的地方,不过一想也是,能生出你这样钟灵毓秀的姑娘,你的家乡又怎么会差了。”

  上古时期的女子又哪里见识过这样撩人的手段,尽管她心中不停提醒自己,这家伙是个好色昏君,但脸上还是情不自禁露出了一抹笑容,毕竟哪个女人不喜欢得到夸奖?

  “大王过奖了。”侍女行了一礼,“奴婢先告退了。”

  祖安一把拦住她:“哎,本王让你走了么,陪我聊聊天,本王现在心烦意乱得很。”

  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放走她,让她有机会去通风报信啊。

  刚刚他并没有意识到这点,所以和傅说、裴绵曼聊天时并没有避开她,尽管隔着一道门,但有心偷听,她肯定还是能听见的。

  如果被她提前将计划泄露出去,那一切都不灵了。

  只有等傅说安排妥当,裴绵曼出征成为定局后再将她放出去,那时候就不怕她泄露消息了。

  可这么长的时间要怎么留住她呢,难不成真的要客串一把荒淫的昏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