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大家都是自己人

第四百七十四章 大家都是自己人

  随后整整一夜时间,鱼饼就像是一头充满了电的自动汽车似的,孜孜不倦地飞驰在古美亚星球的丛林之中。

  整整一夜,没有再发生任何战斗,真是个岁月静好的战神祭啊!

  余连将手搭在额头上,感受着朝阳洒在脸上的温暖温度,深呼吸了一口,让夹杂着湖水生命力的湿润气息涌入了鼻腔之内,站在鱼饼的背上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他再次听到了拍摄无人机的声音,便向着那边的方向舒展了一下胸口,让“星踏”的logo在镜头前至少多出现了三秒。

  说实在话,既然收了人家的钱,做事便还是得讲究一点的。要知道,除了这一身轻便耐磨的运动衣,人家还提供不少赞助费。自己从娅妮那里弄回来的情报费和这柄鸭嘴锄的开销,人家星踏公司相当于是出了一大半呢。

  余连想了一想,又转了一下身,又展示了一下红枫厂的logo和通讯编码。

  在战神祭,把服装整的五彩斑斓那就是作死。要不然的话,像余连这样的明星选手,说不定就会像那些赛车手那样浑身都贴满各种logo了。

  他已经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在帝国行星管理局的资料库中被称为“第11号湿地”的地方。当然,在古美亚人残留下来的典籍中,这地方被叫做“恩盖泽”,直接用地球语信达雅地翻译的话,应该是可以直接叫“未央泽”的吧。

  帝国政府对古美亚星球丧心病狂的星体改造,也并没有让这座巨大的湿地消失,倒是真的有那么一点“未央”的意思了。

  “辛苦了,鱼饼。”余连拍了拍刃尾猫的脑袋。

  对方眯起了眼睛,但完全没有向一般的宠物猫那种等着撒娇的意思。它的身躯微微颤抖着,仿佛每根起伏的毛发都在跪地请求余连放他一条小命。

  “不要这样嘛,既然用了我的名字,你就是自己猫了。一会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帮忙呢。”余连又揉了揉对方毛茸茸的脑袋,翻身又骑了上去。

  鱼饼无奈地晃动了一下身躯,悲悲切切地迈开了步子。

  作为一只很有契约精神的巨猫,就连昨天余连在它悲伤睡觉的时候,它都不敢偷袭,就更不用说是现在了。

  未央泽是由大大小小上千个湖泊和池塘组成的庞大湿地,自然是雾气弥漫。不过,大约是受到了灵气的影响,这样白雾缭绕的世界却一点都觉得阴沉诡异,在阳光的照耀下,竟然有了点云中仙境的味道。

  以余连和鱼饼的目力,倒是不会受雾气的影响。那些隐藏在松软草地之中的沼泽,更不可能瞒得过他们的感知。一人一猫几乎是笔直方位前进着的。

  构成湿地的湖泊沼泽,小的也就是一个深可见底的水塘子,但上百平方公里的大湖也有好几个。咋看过去甚至看不到湖面的尽头,还真有点内陆海洋的味道。

  两人来到了最大的湖泊边,这才停了下去。

  余连望着那波光粼粼的湖面,觉得若是在此处泛舟湖上,煮酒抚琴,倒是颇有点味道了。当然了,若是在湖面上搭上一座凉亭,那便是更好的了。

  值此良辰美景,要是不做首诗,就实在是不配当赛里斯人了。

  所以,得这首诗。这里又有风,又有肉,又有火锅又有肉,可惜就差个美女了。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算了,气太盛压不住。”余连摇了摇头,便又念道:“未央泽里未央湖,未央湖畔未央人。未央仙人骑大猫,又提大猫钓龙鱼……”

  鱼饼当然听不懂余连到底在说什么,却似乎感受到了昭然若揭的恶意,整只猫便如同筛糠一样地哆嗦了起来。

  “我只是开个玩笑嘛,怕什么呢?”

  余连又拍了拍鱼饼的大脑袋,从猫背上跳了下来,看向了远处的湖滩,朗声道:“别藏了,你们躲在那里是准备拿自己钓鱼吗?”

  在经过了短暂的停顿之后,湖滩畔前的浅水,出现了一丝涟漪,紧接着,便有十来个人影哗啦啦地从水里钻了出来。

  人才啊!这么多人钻水里连个气泡都没有,而且从水面上也看不出任何人影。光凭这躲藏的手段,到哪里得能恰上一口好饭了。

  说实在话,要不是自己已经开始在用生命源流感应周围的气息了,换成别的“四环”还真不发现不了。

  这不,背后的这只身为猎食者的鱼饼不也没发现吗?还被水里突然钻出来的一大群人吓了一跳。

  余连很快就看清楚了他们的样貌,都是专业冒险者的打扮,自然是战神祭的参赛队伍了。一共有十二个人,都是奇形怪状的异星种族,但余连只从其中无人身上感应到了灵能波动。有两人的生命力和能量反应都更茁壮一些,但也就是二环的水准。

  这等配置和实力,其实已经超过九成五的队伍了。可以冠军选手的标准来说,就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呢。

  当然,这也不能确定。说不定人家就是一群有主角光环的热血努力家呢。

  这个文明陷入了停滞的宇宙中,也从来不缺越级杀怪,化不可能为可能的时代风云儿啊!

  一想到这里,余连虽然估摸着自己要把这一队人全灭也就是三两分钟之内的事,却也不敢托大,只是站在原地目视着他们的行动。

  他保持着基本的警戒,对面的人却表现得相当紧张,人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准备boss战的样子,却都不敢妄动。

  既然是参赛者,自然也是看过余连“秒杀”鲁米尔爵士那一幕的。

  就这么“对峙”了将近半分钟后,对面见余连似乎并没有冲过来攻击的打算,其中一个高大一些的二环没有理会队友们的阻拦,居然就这么直接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弗兰摩尔人,和人类无二的普通身影,却有非常滑润的青灰色皮肤,很容易联想到两栖或爬行动物的外皮,头部也是个光滑没有任何凸起的椭圆形,脖颈之处细看能瞄到几处细缝,应该是类似于鳃的器官了。

  弗兰摩尔人确实是正经的哺乳动物,但是在进化的道路上被至高的大宇宙意志闪了一下腰,确实拥有了两栖的能力。

  怪不得刚才能躲在水里呢。

  不过,他的队伍中可不都是弗兰摩尔人呢,能把这多人完全隐藏在水下,这可就不是两栖天赋说得过去的了。

  这位弗兰摩尔人的兵刃应该就是他背后的三叉戟,一直将其背在身后,倒是表现出了自己没有敌意的意思。他停在了离余连不过五米远的地方,将肘部生着鱼鳍的双手交叉按在了胸前,鞠了个将近九十度的躬。

  现在,余连想要干掉他,连一秒都不需要了。

  “我是队的玛莱之子队的领队,贝里琉·河文。”他用谦恭的语气做着自我介绍,却一直是在关注着余连的动作:“我们并无意打扰您的诗兴,刚才也只是见你接近,一时间又不好转移。见您误会了,这才藏到了水里。”

  “玛莱?异种市?”

  这不就是帝都那个只住了异星种族的太空城吗?也是共享基金会天域分会的所在地。

  “是的,我们都是玛莱市的子弟,所以队伍才起了这个名字。”弗兰摩尔青年道。提到“异种”,他表现得很平静,甚至还有点自豪。

  看看这位河文先生故作平静的样子,又看了看远处他那些诚惶诚恐又奇形怪状的队友们,余连顿时便信了八成。

  “……所以一切都是误会。我们对您真的没有任何恶意。在这里会叨扰到您,我们现在就马上离开。”

  余连饶有兴致打量了对方一下,感受到了隐藏在平静表情下的紧张,又笑道:“赫里托·河文,是您的什么人?”

  这一次,河文先生的平静自然是再也维持不下去了,那张没有什么凸起的脸上表情显得异常精彩。

  “……嗯,观察了一下贵方的实力,如果我把你们全部淘汰,应该是可以弄到三十分吧。”余连又道。

  河文先生抽动了一下背部的鱼鳍,微微退后了一步,将背后的三叉戟握在了手里,整个人的气势开始渐渐提升:“确实,如果您真怎么做,我们毫无胜算,只能反抗到底了。”

  “然后你会拼尽全力断后,哪怕是只要阻拦我一两分钟,就可以给您的队友争取渡水逃跑的机会。当然,若是制造出大动静,还有可能惊动附近的幻兽,甚至别的参赛者,说不定也能浑水摸鱼,是这样吧?”余连直接道出了对方的打算。

  对方怔怔地看着余连,连表情都做不出来了,接着整个人刚鼓起来的气势,就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碎了。

  “看你们的队伍……应该没有用完组队积分,所以应该是带了不少工具吧?”

  对方麻木地点了点头。

  “放心吧。我是好人,看看我这英俊潇洒的容颜和卓尔不凡的气质。”余连指了指自己的脸,露出了阳光明媚的笑容,然后又对着无人家的摄像头,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脸,大声道:“毕竟我们地球人,曾经也有和弗兰摩尔人民相同的境遇,对你们所有的处境都感同身受。所有的被压迫者都是自己人,岂能互相伤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