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758【穷鬼和军令】

758【穷鬼和军令】

  埃里克王子已经被绑了,看到后妈带着王骥进入城堡,而且还一脸的讨好笑容,他顿时怒道:“你想做什么?难道你已经投靠了敌人?”

  王后懒得理会继子,而是对王骥说:“伟大的陛下,请跟我来。下面比较黑,当心摔了,墙壁上有火把。”

  王骥让人取下几只火把点燃,跟随王后来到地下室。

  王后掀开地毯的一角,露出一块铁质地板,说道:“太重了,我打不开。”

  两个士兵拽着拉环,合力将铁地板拉开,顿时露出狭窄陡峭的台阶。

  王骥打着火把来到密室,果然看到里面有几个箱子。

  第一个箱子打开,全是铜币。

  第二个箱子打开,全是铜币。

  第三个箱子……一直到第六个箱子,里面装的都是铜币。

  终于,从第七个箱子开始,终于变成了银币。

  “老陈,验验成色。”王骥说道。

  一个随从抓起一把银币,都懒得仔细查验,便对王骥说:“陛下,重量不对,就算真是银币,成色估计也差得很。”

  王骥瞬间脸黑:“这他娘的就是国王财宝?”

  印度随便一个土邦王公,都比瑞典国王富裕十倍不止,那些苏丹就更是富得流油,王骥在印度打仗早就赚翻了。

  王后哆嗦道:“陛下,瑞典国王是北欧最富裕的君主。本来还有些金币和银币,这次攻打挪威,已经用作出征的军费了。”

  穷逼!

  瑞典国王虽然拥有全国三分之二土地,但这里的农业本就不发达,亩产还不如大明江南地区的十分之一。

  瑞典真正的财源,是铜矿、铁矿和木材。

  瑞典中部地区,有一片内里斯拉根森林,那里到处是铜矿、铁矿和铅锌矿。仅此一地的铜矿产量,就占欧洲铜矿产量的三分之二,而且铁矿全是富矿且量大。

  但瑞典人口太少,冶铁技术也不发达,导致钢铁产量上不去。

  瑞典国内货币,以铜币为主,制作工艺粗糙,贵族是看不上的,出了国也无法流通,只能糊弄小地主和农民。

  贵族们喜欢银币,可瑞典全国的白银产量很低。

  银器在瑞典是高贵象征,银器工匠技术精湛,大小贵族和教士都喜欢使用银器。古斯塔夫一世干翻教会和大贵族,抢来的战利品当中,最值钱的并非土地,而是各式各样的银器。

  这货抢到银器就融掉,掺铜进去打造银币,然后用作军费开支。

  瑞典银币很扯淡,60%都是铜,出了国同样无法流通,在各国商贾眼中就是个笑话。

  王骥已经不想着赚钱了,瑞典国王的财宝,只够他一个月军费而已(不含海军)。等把自己带来的钱花光,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养兵,这破地方果然没啥征服价值。

  从密室出来,王骥又去接收王室产业。

  主要产业就是铜铁矿和土地,内里斯拉根矿区,已经全部收归国有。

  各种账册文件,都是用拉丁文书写的。已经学会拉丁文的周翡,顿时被瑞典每年的产铜量惊呆了,咋舌道:“乖乖,若是放在大明,守着那片矿区就富可敌国!”

  “可惜,铜币在欧洲不值钱,出了瑞典根本没人要。”王骥叹息道。

  在大航海以前,欧洲的银铜比价,大约在1:100以上。

  大航海兴起之后,由于白银大量流入,除了瑞典之外,其他国家根本就不收铜币——此时的欧洲大陆,铜币几乎已经绝迹,大概再过一百年,铜币才会在欧洲复兴并泛滥。而那个时候,瑞典趁机大量发行铜币,赚钱的同时把币值玩崩了,干脆转而发行更糊弄人的纸币。

  至于为啥十七世纪,欧洲铜币会复兴,是因为那时钢铁冶炼技术提升,来自殖民地的铜产量增加,并且人口增多也为铜币提供市场。

  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跟中国学的,政府发行铜币给百姓,征税却只收金银,从中渔利搜刮平民,造成金融体系一片混乱。法国政府感觉不对劲,禁止铸造铜币,但又没能力收回,只能继续在民间使用。法国政府不发行铜币了,贵族和资本家却趁机私铸,导致铜币愈发泛滥且劣质。

  而此刻的王骥,坐拥欧洲最大的铜矿,居然开始苦恼无钱可用。

  卖到国外?

  铜矿当然是战略资源,可以用来铸炮嘛。但瑞典的外贸,早被汉萨联盟垄断,价钱低得等于白送,根本就卖不出该有的价格。

  汉萨联盟……王骥突然笑起来。

  汉萨联盟是商业城市联合组织,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都属于汉萨联盟的加盟城市。德意志商人们,在北欧拥有免税特权,而且排斥其他商贾,将波罗的海视为他们的内海。

  王骥的海军,除了西班牙和奥斯曼之外,他在欧洲还真不怕别的势力。

  那就打啊,波罗的海到处是汉萨联盟的商船,丹麦海军全部化身海盗出去抢。国内的货物还得继续卖,那就引入荷兰商人,当然也不能让荷兰垄断贸易,最终必须达到一个平衡点,让荷兰和德意志商人彼此竞争。

  再看瑞典国王的土地册子,王骥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全国三分之二的土地,都归瑞典王室所有,听起来似乎很牛逼的样子。但此时的瑞典,遍地都是森林,土地开垦数量很少,亩产低得令人发指,榨干农民油水也榨不出几个钱。

  唯一让王骥感到欣慰的地方,是瑞典国王扫清了地方贵族,中央集权程度远远高于丹麦和挪威。

  “外面什么声音?”王骥突然抬头。

  他还没离开房间,一个亲随就跑进来:“陛下,海盗们在大掠城市,卑职想拦都拦不住。国……李国丈在带头劫掠……”

  李国丈,就是澳大利亚的海盗头子李顺。

  王骥在澳大利亚冒险的时候,被李顺强招为女婿,这次拖家带口跟着王骥出征北欧。

  王骥、周翡二人,连忙出去查看情况。

  结果发现,不仅海盗在抢劫,印度贱民士兵,以及王骥的一些老部下,也都跟着加入抢劫的行列。

  可怜的斯德哥尔摩,作为瑞典首都,仅有两万市民而已,此时已经被乱兵杀了上千人。

  王骥大怒,召集自己的亲卫,冲上街头开始镇压。

  攻打城堡时,王骥的士兵无一伤亡,如今却被他自己砍死十多个。

  提着乱兵脑袋一路呼喊,骚乱终于渐渐平息,大家都知道国王这次是动真格的。

  王骥冲到岳父面前,大喝道:“李顺,还不给老子停手!”

  李顺见到乱兵首级,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腆着脸笑道:“陛下,何必当真啊,都是自己人。”

  王骥质问道:“出征之前,我说过什么?”

  李顺辩解道:“在丹麦的时候,咱们可没劫掠,毕竟是自己的地盘。这里不一样,这里是敌国,不抢白不抢。说实话,这破地方是真穷,除了少数商铺,其余都是些穷鬼。”

  王骥愤怒道:“这里也是老子的地盘!你一个国丈,身份摆在那里,今后还怕没钱使?”

  李顺笑嘻嘻说:“当海盗太久,习惯了,下不为例……哈哈,下不为例。”

  王骥握住刀柄的右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终于,他一刀劈出,将自己的岳父直接砍死。

  割下岳父首级,王骥骑马大呼:“全军集合,老子要训话!”

  这些海盗,不动真格的,他们根本不知啥叫军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