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只妖怪不太冷 > 第五百九十九章 旷课之后

第五百九十九章 旷课之后

  楠哥和周离走了,好像也带走了霞光,天色迅速黯淡下来。

  包子继续低头坐着,开始默算起今天的收入。

  一把泡泡小手枪其实只赚五块钱,不过今天还卖出去了几张明信片和几张照片,加了相框的照片最赚钱,加起来净利润有二十多。

  已经算是大丰收了——

  之前几天只能赚几块钱的,还有两天没有开张。

  可别小看这几块钱,食堂的耙肉米线才二块二一份,能吃饱。

  总之摆摊收入已经够她吃饭了,而闲着也是闲着。

  开心!

  包子瞄见一个穿汉服的师姐提着塑料口袋从前边走过,还看了她一眼,这个师姐是在前面路口摆摊的,卖一些古风的小首饰,据她观察师姐的生意应该远比她好,或许,自己也可以穿一身吸引眼球的衣服?

  包子面无表情。

  这个时候不该想这个,而该想:

  经验丰富的师姐已经收摊了,校园巡逻队还会远吗?

  除了一年一度的跳蚤市场,学校里原则上是不允许摆摊的,那样会将校园环境弄得乱糟糟,尽管包子觉得那样也没什么不好。

  不过多数时候巡逻队不会管这些小事,摆摊的又都是些女孩子,擅长撒娇,因此在晚上饭点之前,巡逻队都不太会理他们,到了晚上饭点之后就会开始驱逐摆摊者了。特别是晚上,光线变差,人流量又大,巡逻队不会允许他们占用人行道。

  这正好是生意最好的时候。

  现在无疑早已过了晚上饭点,天都要黑了,包子实在舍不得生意,回寝室也无聊,硬着头发呆在这里。

  为此她一直低着头,要是巡逻队来了,她就说自己睡着了。

  偷偷瞄一眼两边。

  没有巡逻队的踪影,没有就不走。

  刚这么想完,她就看见了骑着电动车闪着红绿灯光的巡逻队。

  稍作犹豫,包子迅速起身,两三下把明信片叠起来,然后抓着摊布的角一拉,立刻将所有商品兜在其中,变成了一个小包袱。她一手提着包袱一手提着小马扎,默默往寝室走,面无表情。

  电动车从她身边驶过。

  她屏息凝神,目不斜视。

  还好,没有找她麻烦。

  包子松了口气,重新把头低下,慢慢走着。

  一不留神,撞上了路灯柱,她疼得眯起了眼睛,想伸手揉一揉,却又两手无空,只得缩着脖子,牙关紧咬。

  缓缓的将小马扎放下,她空出一只手来,却已经没那么痛了,于是她将手伸进包袱里,掏出去年陪自己征战野鸭湖的小手枪,对准面前的电线杆疯狂的扣动扳机。

  “biubiubiu……”

  小水柱连续不断射出。

  电线杆毫发无损。

  但包子并不气馁,疯狂的扣动扳机,扣动扳机,直到将小水枪里的水全部打空,电线杆也湿透了,她才放心的收回枪。

  ……

  运动场。

  周离慢慢走着,手里的小手枪闪着光,吐出一连串的泡泡。

  这半圈顺风,吐出的泡泡全被吹到了前面去,团子便兴奋的跑在前面,一蹦一跳的抓着泡泡玩,每当抓到之后她还会懵逼一下,假装自己的智商和普通小猫咪一样,疑惑泡泡怎么不见了、明明抓到了的。

  人类总是喜欢这些可爱的小玩意儿,尤其是年轻人,表现得笨笨又很有活力、尤其颜值极高的团子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要是把她留在包子的小摊,一天少说能卖十几把泡泡枪吧?

  周离如是想着,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

  “呀!”

  楠哥一下扑在他的背上。

  但她却并不像正常女生那样要男朋友背着自己,而是用双手撑着他的肩膀并打直,以让自己显得很高,过几秒再落下来。

  “明天要交的作业我还没写,你帮我写了吧?”她走在周离身边。

  “啊?”

  “啊什么啊?你上周的作业还不是我给你写的。”

  “不、不是绵绵和千千给我写的么?”

  “不是我叫她们给你写的?”

  “……”周离沉默了下,“自己的作业尽量还是自己写。”

  “?”

  “就这一次啊!”

  “哼哼……”

  “那回去了。”

  “再逛两圈!”

  “我要回去赶作业……”

  “嘁!小气!”

  然而周离还是没有出运动场,继续绕着圈。

  想到明天有课,他就莫名心里发怵,那是一种自小就有的很莫名其妙的感觉,幸好他现在可以对楠哥说。

  “楠哥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就是旷了一天课过后,第二天再去学校,就觉得很陌生,发现什么都变了,而且变化格外的大。

  “位置同桌帮你换了,语文讲了好几篇,数学完全听不懂了,而且昨天还布置了好多作业,做了好几张卷子,攒了一堆事……平常没旷课的时候一天哪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有的有的!特别是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我一天不去上课,第二天感觉连老师都不认识了!”楠哥连声附和,“还有还有,同学们都用奇怪的眼睛盯着你!”

  “对的。”周离露出了笑意,“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有。”

  “但是我后来没多久就习惯了。”楠哥说。

  “……你赢了。”

  “你现在还有这种感觉?”

  “现在旷一两天不会了,但是这次旷了一个多星期。”

  “淡定淡定,多来几次就习惯了。”

  “可能吧。”

  回到寝室,周离坐到书桌前,看着贴心小表妹发来的作业,找到书翻开对应的页数,再找到题目。

  最终还是决定抄作业。

  反正常小祥是学习委员。男生中总有些学霸,早早就把作业做完了,因为近,事先便交给常小祥,这会儿正好拿过来抄,有条件的话还可以挑一个字写得好的。

  周三。

  今天课最少,只有一节。

  昨天晚上作业太多了,周离只抄了一份,上课继续抄。

  楠哥便坐旁边看他抄。

  真是可恶。

  课间休息时,常小祥便站起来喊了:“交作业了同志们,细胞作业,记得写好名字和学号。”

  “哦哦!”

  周离一拍脑门:“我还没写名字学号……对了楠哥你姓什么来着?”

  “姓你**!”

  “哦想起来了。”

  周离不慌不忙写好名字学号,起身递给常小祥,回来后才向楠哥解释道:“上节课一边抄作业一边听课,脑力消耗太大了。”

  楠哥白了他一眼,随即叹了口气,还不是只有原谅他。

  “不记得大哥姓什么不要紧,要记得大哥说过的话。”

  “记得,一日楠哥,每日楠哥。”

  “是一日楠哥,一辈子楠哥。”

  “一被子楠哥。”

  “嗯!”

  楠哥满意的点点头,不再看他了。

  坐在前面的绵绵回过头来,一脸酸溜溜的表情:“楠哥是真的爱你,要是换了我们,早就挨打了。”

  周离不为所动。

  论及挨打,谁有他挨得多?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