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绣农女种田忙 > 第8082章 收下

第8082章 收下

  “我自个做了娘,看不得那么小的孩子挨饿,能帮就帮一把吧,也不耽误啥。”

  “哎,你真是又傻气又善良,我都不知说你啥好了。”郑母只能摇头。

  “先前我看了你家的米缸面缸,两口缸都快见底了,你们这年内的日子可咋过哟?”

  “娘别担心,先俊会想到法子的。”郑小琴说。

  “虽说这一季田地里没有收成,但先俊在帮别人家做工,有活水钱进账。没工做的时候他就去山里砍柴拉去镇上卖,多少也能贴补几个,靠着这些零零碎碎的钱也能买些米面回来度日。”

  “等我出了月子,到时候再多养几只鸡鸭,等到翻过年去娃儿能吃辅食了,我就给她蒸蛋羹吃,这日子,定能过下去的。”

  郑母听得很不是滋味。

  “你要是当初听我和你爹的,随便嫁一家,也比这要好。坐月子就吃了半只鸡,还是我带过来的……”

  “娘,你别说了,莫欺少年穷,先俊他心里是很上进的。”

  “哎,女生外相,一点不假,今日娘说话你听不进,他日风水轮流转落到你身上,你自然就晓得娘这会子的苦处了。”

  郑小琴只是笑,不做辩驳,将来咋样她不清楚,她只知道眼下她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娘,我吃好了,你把娃给我,我再给她喂几口。”

  “嗯。”

  郑母把孩子交到郑小琴手里,接过空碗准备去灶房洗了,刚到院子里就看到姜大,姜先俊,杨华忠,骆铁匠他们几个一起进了院子。

  挑的挑,拎的拎,两只绑了翅膀的老母鸡,两只绑了翅膀的麻花鸭。

  整篮子的鸡蛋,比筷子还要长的鲫鱼一对。

  除此外挑着的麻线袋子里一看就是稻谷和麦子啥的。

  郑母顿时怔楞住了,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这些东西,都是挑进来的?

  姜先俊看到丈母娘来了,赶紧挑着东西过来跟她打招呼,并同时介绍了身后的杨华忠和骆铁匠他们的来意。

  郑母顿时明白过来,这些东西,真的都是挑进姜家二房的。

  是人家专门用来答谢她闺女的礼品!

  而杨华忠和骆铁匠听说对面的妇人正是郑小琴的娘时,也都热情的寒暄了两句,趁着姜先俊和姜大去安顿东西的当口,杨华忠和骆铁匠又跟郑母那再次表达了他们的感激之情。

  郑小琴骨子里的善良,来源于郑母。

  听到杨华忠他们那些感激的话,郑母满脸动容,眼眶也微微泛红。

  “谁家都有个起起落落,我先前就跟小琴说,我说咱能帮就尽量帮,这是行善积德,何况大家都有小娃娃,天底下做娘的心都差不多。”

  杨华忠和骆铁匠都是不擅长口齿的人,先前跟郑母那表达完了内心最真挚的感激后,面对郑母呱唧呱唧的话,这两人顿时就不知该怎么搭讪了。

  幸好这时候姜大和姜先俊安顿好东西后再次来了院子里,看到他们仨还站着大眼瞪小眼,姜大赶紧吩咐姜先俊:“还愣着做啥?快些招呼人进屋喝茶啊。”

  姜先俊回过神来,赶紧过来招呼。

  杨华忠和骆铁匠摆摆手:“不用不用,家里就她们娘几个,我们得回去了。”

  姜大便没再挽留。

  姜先俊张了张嘴,却又欲言又止。

  郑母在旁看着,目光闪了闪,上前一步说:“要是娃儿们饿了,就抱过来,一只羊是喂,一群羊也是喂,甭客气。”

  杨华忠和骆铁匠能看出郑母应该说客气话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人家既然能这么说,也很不容易了。

  但姜先俊没开那个口,杨华忠和骆铁匠就不能把这句客气话当真。

  郑母看出杨华忠他们的顾忌,又当着大伙儿的面去跟姜先俊那说:“先俊,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姜先俊顺势点头,先前堵在喉咙里的话顺势便脱口而出:“对,要是饿了就过来喝。”

  杨华忠和骆铁匠听到姜先俊也这么说,都松了口气。

  还别说,他们心里确实很期盼这句话。

  多一条后路总是好的,至少孩子们不会再挨饿。

  两人再次谢过郑母和姜先俊,这才告辞离开。

  姜大也没多待,各回各家了。

  姜先俊过去关上院门,返身回了西屋。

  西屋里,郑母正在跟郑小琴说先前的事儿。

  “……我刚去屋里看了一下那些东西,乖乖,这老杨家和老骆家真不愧是有钱又大方的人家,这送来的礼品,满满的都是诚意呢!”

  “原本我还以为那袋子里是稻谷,没想到竟然是白花花的长粒子大米!”

  “麦子粉也磨的精细,用来给你擀面条,做包子馒头饺子烙饼,口感都是极好的0!”

  “还有那篮子里的鸡蛋,我粗略看了几眼,最起码得有这个数!”

  郑母伸出一双手指头,郑小琴看到,倒吸一口凉气。

  “一百只啊?那也太多了,哪里吃得完哦?”她说,“吃不完会坏掉的,娘,回头你拿些带回家去给我侄子侄女们吃。”

  郑母说:“我咋舍得拿你的?天冷了,不容易坏,要真怕坏,我就帮你腌起来慢慢吃。”

  因为姜先俊进来了,所以郑小琴暂且打住了跟郑母关于鸡蛋的探讨。

  “先俊,这些东西,咱都收下来嘛?”她问。

  清早的时候杨华忠他们就送来了,结果先俊说不能收,又给送回去了。

  姜先俊皱了皱眉,走过来看了眼郑小琴怀里正喝得欢快的闺女,说:“先前我去退,他们把话说的很诚恳,要是再送来送去,就显得咱矫情了。”

  郑母立马点头附和,“对,他们送那么多东西过来,意思也很明显,回头少不得还会过来喝几顿,咱啊,就心安理得的接下来吧,如此一来大家心里都踏实了。”

  姜先俊沉默。

  郑小琴说:“我给他们家孩子喂食,只是出于可怜那俩孩子,并没有别的想要图回报的心思……”

  郑母说:“你没有,但人家晓得感恩嘛,即是这样咱就收了,你这月子啊也过得磕碜,刚好拿这些东西给你补一补!”

  “这事儿啊,我就做主了,先俊,你没意见吧?”

  姜先俊抬起头,朝郑母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岳母说的哪里话,您是长辈,您拍板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