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跑不过我吧 > 第971章 抢钱呢?

第971章 抢钱呢?

  烧烤是美味的,抓人的过程也是平淡的。

  换做半年前,若是慕远说已经确定了谁是嫌疑人,案件主办单位的领导肯定还得问一下原因,觉得靠谱后再实施抓捕。

  可现在,杨局根本就没问。

  先抓了,然后再审,肯定不会有错。

  根据以前那些案件办理的经验,只要是慕远说要抓人了,那铁定是在脑子里推演过无数次,证据链什么的都已经很完整,等把人抓了,再按照慕支队的提示去调取相关证据,这就是一件铁案了。

  慕远虽然不是很清楚杨局长的想法,但对于目前的这种改变却是知道的,所以他对自己办案的要求也同样很严格。

  错非确定是嫌疑人,否则他也不会通知办案单位抓人。

  “慕支队,太感谢您了!”站在杜韩燕所住的那栋楼栋门口,杨局长连声感谢。

  其实这样的抓捕,是不需要杨局长亲自跑这一趟的,可谁让慕远是客呢?他去现场既是一种礼节,也是表达一种重视的态度。

  当然,更重要的,是希望看下现场的情况。

  通过刚才抓捕时的观察,作为老刑侦的杨局长,也能判断出一些东西。

  疯狂而又有些颓废的熊北,还有悲伤却又带着些幸灾乐祸的杜韩燕。

  人,都是复杂的。

  但却又是简单的。

  透过这两人复杂的情绪,基本上可以判断出他们肯定是有问题的。

  面对杨局长的感谢,慕远笑笑,道:“杨局客气了,以后要是还有类似的破不了的案子,通知我一声便是。”

  别人这样说或许会被批评一句乌鸦嘴,但慕远这样说,那却是天大的人情。

  “行,慕支队你这话我可是记住了。”杨局长道,“慕支队,我们现在先一起回泉市,你回去也可以好好休息休息。”

  慕远道:“我就不回去了。我打算明天早上直接从这边回西华市。”

  “那……之前冯局长不是说与你一起走吗?”

  慕远一愣,这才想起冯局长好像还在这边……

  “我先问问,他会议什么时候结束。”

  杨局长瞅了一眼手表,道:“这时间……太晚了点吧?都凌晨两点了。”

  慕远也犹豫了。

  打电话确实不合适。

  “那就不打电话了。”慕远说道,“既然冯局长今天没主动联系我,那说明学习培训还没结束,明天肯定还有课程,我就不等了。”

  杨局长:……

  他决定不提这事儿了,既然慕支队想回去,那就回去吧。

  估计,冯局长也不会为了这点事与慕支队置气。

  “既然慕支队你工作忙,我也就不多留你。这样,我今晚留下来,明天早上送你去机场。”杨局长颇为热情地说道。

  “真不用这么麻烦。”慕远笑笑道,“我难道还会迷路不成?”

  “哈哈……那行吧,慕支队你都这样说了,我要是还继续坚持,就太矫情了。”

  慕远笑笑,随后将这件案子相关证据的情况说了一遍。

  比如去几个互联网大厂调取相关的数据信息,去运营商那里调取基站数据等等。

  ……

  回到西华市,慕远深吸了一口气。

  家乡的空气,仿佛更香一些——哪怕雾霾比同安市那边多那么一点点。

  “瑾秋,在上班啊?”

  “上什么班?今天周六呢。”苏瑾秋嘟囔了一句,“怎么?你回来了?”

  苏瑾秋现在对慕远也是非常了解,若是出差没回来,基本上不会打电话的。

  既然现在打了电话,那说明已经到西华了。

  果然,她从慕远口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苏瑾秋雀跃道:“慕远,你现在在哪儿呢?今天周末,你刚出差回来,不会去加班吧?”

  “那倒不会!”

  “那……要不我们去定婚纱照?”苏瑾秋说道,“长辈们都已经把婚期定了,就在五月一号。要再不找时间照婚纱照,可就来不及了。”

  “时间这么急吗?”慕远着实吃了一惊,毕竟五月一号距离现在可就两个月的时间,要是耽搁一下,说不定婚纱照还真有问题。

  而更让慕远肝疼的,是长辈们定下的婚期。

  为什么要选劳动节?这是想表达什么意思吗?

  好吧,父母命,不可违。

  再说了,自己当时都说了,婚期让父母决定,这时候再提意见就说不过去了。

  五一就五一吧。

  苏瑾秋温柔地笑笑,问道:“你觉得这时间很急吗?”

  “呃……倒也不是很急。时间嘛,挤挤总是有的。”慕远很淡定地回应了一句。

  “嗯,你现在在哪儿呢?我过来接你?”苏瑾秋很是贴心地问了一句。

  “刚下飞机呢。那我在这边等你。”

  ……

  在慕远去拍婚纱照的时候,西华市局内却正在召开一个会议。

  参会的不仅有西华市局的领导,还有市里的厅里和市里的相关领导。

  “各位,关于慕远同志未来的成长,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最先发话的是郑局长。

  他虽然只是市局的局长,但这里他的级别最高,由他来开这个头,也是合情合理的。

  政治部谷主任最先说了一句:“郑局,其实我觉得这事儿老冯最有发言权,可他还在泉市那边开会学习……”

  郑局长打断道:“他的意见?他的意见大伙儿都知道,他就希望慕远同志一直留在西华市局。现在担任重案大队大队长,然后副支队长、支队长,再然后接替他成为市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至于再往后,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会议室里有些沉默。

  西华市局的一位副局长,级别那也是很高了。

  按照郑局长这说法,慕远只要选择留在西华市局,这一路走上去,不会有任何障碍。

  虽说这些事情冯局长决定不了,但他既然有这样的想法,还向别人表露过,那一定也是有一些依据的。

  郑局长看了一眼众人,道:“可是……慕远同志这人,对领导职务并不看重,他纯粹是着迷办案子。别说是走到副局长的职位上,便是支队长,估计能直接办案子的机会都少了。你们谁敢保证他到时候不撂挑子?”

  一干等人面面相觑。

  了解慕远的人莫不暗自点头。

  这家伙,说不定真能干得出来。

  “前几天部里有领导专门给我打过电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我却是听出来了。”郑局长道,“不管是指导侦查破案,还是该刑事技术方面的研究,部里都能提供合适的岗位。这是在探我们的口风啊!”

  “那郑局长你怎么说的呢?”厅里的杨主任连忙问道。

  郑局长笑笑,道:“我?我当然说非常感谢上级部门对慕远同志的关心关注。然后……让他们自己与慕远同志沟通。”

  “噗……”谷主任没憋住,喷了。

  “郑局,你这……咳咳……你要是拒绝就直接拒绝嘛。让领导们去与慕远同志谈,那不是难为他们嘛。”

  郑局长一本正经地说道:“拒绝什么?我们要服从上级的安排。”

  所有人默默给郑局长点了个赞,不愧是领导。

  郑局长说完,顿了顿,道:“虽然上边的要求我们是推过去了,但事情还是摆在这里。总不能一辈子让慕远同志当重案大队大队长,或者去省厅当协侦支队支队长吧?我现在敢怂恿部里去与慕远联系,那是吃准了他们还没摸清楚慕远的脾性,真要摸清楚了,估计慕远同志离被拐走也就不远了。”

  “这确实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归根结底,小慕同志在我们局里待的时间太短,没有太多的归属感。”谷主任道,“之前我们局之所以没同意省厅提出的让小慕同志去警校走学术路线,同样也是因为这个道理。在学校当教授,归属感积累起来也太慢。所以我们局才提出了搞研究所的事情。”

  杨主任立刻道:“对啊,这事情之前已经讨论过嘛。”

  “可是……慕远同志的学位问题一直解决不了,若是拖得太久,我担心会出问题。”谷主任弱弱地说了一句。

  郑局长点点头,道:“这是事实,现在上面已经有多个部门都在关注着慕远,包括……军方。虽说暂时还没有将慕远特招入伍的说法,但如果我们不能完全让慕远安安心心地留在西华市,心里总归是不踏实的。”

  杨主任仿佛有些明白了,这次为什么会把自己请来参加这个会议。

  感情是有埋伏呢。

  “郑局长,道理我们也明白,可是这不是得符合流程嘛。”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郑局长道,“杨主任,现在别的很多大学,都搞了什么名誉教授、名誉博士什么的,我觉得慕远同志也是很符合的嘛。”

  “这个……”杨主任倒是愣了一下,随即苦笑道,“这名誉博士又不是真正的学术学位,这玩意儿就只是一个名头。”

  郑局长笑道:“我们现在要的就是一个名头!要论在刑事技术方面的学术能力,我想慕远同志不比任何人差。”

  杨主任顿时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事实。

  “我倒也觉得可行。如果杨主任你们觉得警校那边不好沟通,我倒是可以协调西华市内的几家普通高校。比如慕远同志毕业的西华科大,我想他们应该很乐意给慕远同志授予名誉博士学位的。”坐在郑局长旁边的一位穿着便装的领导开口道。

  “我先回去给领导汇报一下。”杨主任连忙说道。

  “行!”郑市长立刻盖棺定论。

  ……

  慕远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苏瑾秋找了家专门拍摄婚纱照的照相馆,规模挺大的那种。

  进去后仅聊了几句,对方便不再理他,直接与苏瑾秋谈去了。

  这是看不起谁呢?

  可看苏瑾秋谈得挺开心的,慕远也不好说什么。

  反正……不就是照相嘛,说得好像谁没照过一样。

  可当谈好付钱的时候,慕远震撼了。

  两万!

  居然两万。

  抢钱呢?我拼死拼活拿个二等功才两万奖金,结果现在照个婚纱照就两万。

  这时,他不经意地听到旁边两对新人也在谈价格,他瞬间平衡了。

  敢情,被抢的又不止自己一个,别人被抢的更多。

  “好吧!”

  两万对慕远而言不算什么大数目,尽管现在他账上也没这么多钱——之前买房全给花了。

  但有信用卡不是?

  潇洒地起身,刷卡,准备走人!

  他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久留。

  “慕远,还没确定拍婚纱照的时间呢。”苏瑾秋哭笑不得。

  慕远嘴角抽了一下,忍了。

  “你定时间吧,我随时都可以的。”慕远微微一笑。

  “那就下周末吧。”

  “行!”慕远回答得很干脆。

  忽然,他问道:“瑾秋,去哪儿拍呢?”

  苏瑾秋给了他一个娇媚的白眼,道:“我想去海边。”

  “行!”

  慕远应道。

  其实他还是有点小郁闷的,这才刚从海边回来呢,下周又得去,自己这是与海有多大的缘分啊!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拍婚纱照也没有太多的选择。

  要么找别具风格的建筑群,要么找花圃,要么在水边,反正……没有去山上拍婚纱照的,至少慕远没在自己朋友圈里发现过。

  从摄影店出来,慕远道:“要不……去逛逛超市?买点食材,回去弄一桌?”

  “好啊!”苏瑾秋一双眼睛笑得像月牙一样。

  忽然,慕远手机响了起来。

  他还以为是冯局长打过来的呢,毕竟自己把他一个人扔泉市那边,对方难免有点小怨气。

  拿起瞅了一眼屏幕,慕远不由得愣了一下。

  是谷主任打过来的。

  在西华市局,几个领导中,除了冯局长,就谷主任给自己打电话最多。

  难道……又有什么表彰奖励?

  这次又是什么呢?

  哎,也怪自己近期搞的事情太多,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到底是因为啥。

  他也没多想,迅速接通了电话。

  “喂,谷主任,有什么事呢?”

  “小慕,你还在泉市那边啊?”

  慕远很老实:“没呢,回来了,刚回来的。”

  “那老冯……冯局长呢?他不是与你一起的吗?”

  “他的会还没结束,我案子办完了,就先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