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24. 人在岛坊,刚下灵梭

24. 人在岛坊,刚下灵梭

  “太一谷还没来人呢。”

  听着苏嫣然的询问,负责打下手的那名女修笑着回道。

  她修为比起苏嫣然其实要高上不少,是货真价实的地仙境修士,上一届瑶池宴举办的时候,她就已经在负责打下手了,是被当作未来瑶池宴负责人培养起来的执事。

  原本这一次,在之前那名负责人装病退场的时候,就应该是由她顶替接手。

  只是因为情况比较特殊,代理宫主指定了苏嫣然来当这个负责人,所以她的职位才没有转正。

  但实际上,整个瑶池宴的具体安排统筹,还是由她负责的,苏嫣然只是挂个名罢了。

  这在仙女宫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反正镀金嘛,世家门阀那边最流行这一套的。

  不过她能够对苏嫣然如此和颜悦色,除了苏嫣然的确聪敏好学,让她感到相当满意外,多多少少其实也是冲着“她曾和苏安然并肩作战”这个面子——仙女宫的圣女,地位非常尊崇,几乎可以说是仅次于代理宫主之下,和宗门长老平起平坐,远在执事之上;而那些曾经竞争过圣女之位的落选候选人,地位就没有那么尊崇了,也就比一般的内门弟子稍高一些罢了,比起那些长老嫡传都要不如,唯一的优势大概就是以后竞选执事位置的时候可能会被优先考虑。

  苏嫣然,是被筛下来的落选者一员,按理而言她自然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优待。

  可却因为苏安然之事,受益匪浅。

  若真如外界传言那般的话,苏嫣然自然不会在意。

  但别人不知道当初的事情经过,身为当事人之一的苏嫣然怎么可能忘记?

  当时在天元秘境内,苏安然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让她不要再跟着他了,否则他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把她杀了——那会苏嫣然就是被此言所恫吓导致止步,如今回想起来,惊惧固然是有的,但更多的却是一种羞愧和悔恨。

  这种内心的啃噬感,让苏嫣然显得相当坐立不安。

  “嫣然,你不用如此紧张的。”

  被代理宫主安排来给苏嫣然打下手,实则也是统筹整个局面的副手宫小棠笑着说道,“宫里分析过了,苏安然并非那种忘恩负义之徒,你看当初妖族那青玉,只是替他挡了一刀,如今都蜕妖成灵了。……你和苏安然一起并肩抵抗过那裂魂魔山蛛,虽说后来没有抵御成功,但不管怎么说,这点香火情他肯定是会记住的。”

  “不是的。”苏嫣然摇了摇头,“当时那局面,情况很复杂。我对其说了‘大局为重’四字,那会惹恼了苏安然的。他……”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都说过好多次了。”宫小棠笑了笑,并没有将苏嫣然的话真的放在心上,“他后来让你走,不然就会杀了你对吧?你回宫后也已经将此事上报过了,但宫主她们分析后得出的结论,却依旧让你顶替圣女来担此大任,这是宫主的决定,难道宫主的推算还能有错?”

  “可……”

  “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了。”宫小棠摇了摇头,“你知道你最终为什么会落选吗?就是因为你不够自信,苏安然此事带给你的阴霾太大了,让你如今变得非常怀疑自己的决定和眼光。须知,我们仙女宫选拔出来的圣女,才情天资的比重因素非常大,可日常行事中我们要如何体现这方面的才情天资呢?那就是自信。”

  听着宫小棠的话,苏嫣然却是沉默不语。

  眼神有几分黯淡。

  她这些年来,行事的确没有去天元试练之前那般从容自信,行事风格变得犹豫不决起来,所以自然是错过了很多的机遇。要知道,当年她能够在一群圣女候选者者脱颖而出,成为天元试炼的仙女宫带队人,其眼光、手腕必然不差,那会的她可谓是意气风发,自信从容。

  可自天元试炼结束归来后,她就一蹶不振。

  虽不能说是颓靡,但的确不复先前那般自信,对自己的行事产生了诸多怀疑。

  整个仙女宫都知道,她有心魔了,而且心魔对其影响还非常的强烈。

  这才是她最终从圣女选拔中被淘汰的根本原因。

  一位不再自信,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眼光与能力的人,如何能够成为仙女宫年轻一代的领袖?

  唯唯诺诺、犹豫不决从来就不是仙女宫的风格。

  仙女宫代行必然就是要成为全场焦点。

  以如今苏嫣然的情况,自然是不适合的,所以后来她落选时,她自然也没有什么不甘和遗憾,反而是觉得松了一口气。

  可谁也没有想到,卸下内心重担、专注于修为增长的她,却也因此杀入了天榜前五十,成为仙女宫此番在天榜里的唯一门面,狠狠的打了自己师门一个响亮的耳光——仙女宫圣女早于一年前就公布天下,而且按照惯例,对圣女的宣扬必然是“仙女宫年轻一代最强”的名号。

  结果就这?

  连一个落选圣女都比不上?

  在看到天榜排名时,苏嫣然便眼前一黑,深怕师门找她算账,于是诚惶诚恐的过了一个月,不仅黑眼圈都熬出来了,甚至还出现了掉发的烦恼。

  然后等她回过神来时,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推到了瑶池宴负责人的位置上了。

  这跟她想象中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她通过宫小棠表示了自己的压力,以及对仙女宫的忠诚,还有对师门造成如此恶劣影响的遗憾,觉得“瑶池宴负责人”这个名头自己不配,这应该是圣女才能够主持的事,她并不是圣女。

  宫小棠表示明白了。

  当时苏嫣然真的松了一口气,觉得此事应该到此为止了。

  然后几天后,宫小棠就带来了仙女宫打算给苏嫣然也封一个圣女的消息。

  当时苏嫣然是懵逼的。

  这情况跟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呀。

  可她还能怎么办呢?

  只好硬着头皮开始学着做事。

  她只是有了心理阴影,缺乏自信而已,并不代表她无能。而且从某种程度来说,正因为她的缺乏自信,同一件事她要反复确认好几次,直到被宫小棠给拖走才算结束的结果,让她这种强迫症在瑶池宴筹备上发光发热,达到了“精益求精”的完美状态,反倒是赢的宫小棠的好感。

  可这个,不是苏嫣然想要的结果呀。

  战战兢兢的又忙碌了一天,苏嫣然终于收到宫小棠的传信。

  太一谷来人了。

  瑶池宴没有宣名的习俗,毕竟仙家宗门哪能和世俗的宴席那般有人进门就宣一次名?

  所以除了作为东道主的仙女宫外,除非是有意“走家串门”去了解目前受邀者情况的修士,否则的话是不可能知晓如今瑶池宴受邀者的具体情况。

  所以太一谷的苏安然抵达,除了宫小棠和苏嫣然外,并没有第三人知道,她们也没有大张旗鼓的去邀请。

  正常情况下,受邀者抵达岛坊后,自会有仙女宫充当侍者的门人进行引路,负责统筹瑶池宴事务的圣女自然不可能每到一位都亲自露面相邀——只有在瑶池宴正式开席时,圣女才会登台露面,之后也才会在长达一个月的宴席举办期间周旋于这些才俊面前,和这些天之骄子打好关系。

  但太一谷的情况,显然非同一般。

  所以苏嫣然才会亲自露面接待。

  当然,如果要认真追究起来的话,苏嫣然如今还没有取得仙女宫的“圣女”封号,说她只是一名侍者也是可以的。

  或许这也是仙女宫迟迟没有给苏嫣然封号的原因。

  ……

  春秀湖说是湖,但给苏安然的印象却近乎于一个内陆海,因为它的面积相当广袤。

  他这次出谷来参与瑶池宴,乘坐的并不是大师姐专属的九龙车,而只是以前他在天元秘境使用的灵梭。

  当然,许心慧将这灵梭进行了一些适当的改进——在保留速度的同时,针对舒适性和内部空间感都做了相对应的调整,确保这个灵梭塞进去五人也不至于太过拥挤。不过常规配置还是以四人位,毕竟灵梭的性价比注定了它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容纳空间,否则的话直接锻造一艘灵舟不是更方面。

  所以在苏安然的认知里:灵舟就等于是大型客机、游轮等,灵梭就相当于汽车。再次一些的,就是相当于自行车之类的各种飞剑和飞行法宝了。而御兽师御使的灵兽,则是介乎于汽车与自行车之间的玩意:反正舒适性是不用考虑的,但速度方面还是可以追求一下的。

  所以苏安然带着青玉和屠夫到来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

  不像其他那些名门大宗的弟子,一个比一个拉风:南宫世家是开着可以容纳上千人的大型灵舟过来,他们还自备了厨子、侍卫、侍女等等相应的后勤人员;西门世家大概是因为上次瑶池宴被东方世家和南宫世家给压了面子,所以这一次他们直接开了一座行宫过来,都不需要入住仙女宫事先准备的别苑。

  东方世家看起来似乎很低调,可问题是他们来的是超过十辆马车的车队,且拉车的还都是踏云龙驹,这种妖兽最弱也堪比人族凝魂境化相期的强者,实力巅峰甚至可以比肩道基境的大能。而且车厢也不是凡品,可能是受到之前方倩雯的九龙车启发,东方世家这次车队的车厢全部都是等同于绝品法宝,主车厢甚至还蕴含了一丝道法灵韵,无限接近于道宝。

  其他名门大宗或许没有这么离谱,但基本上够格过来参与的,多多少少都是代表着各自宗门的颜面,因此自然不可能寒碜。就算比不上三大世家之流,但该具备的名门底气还是得有的。

  例如万剑楼、大日如来宗、万道宫之流,来的就是灵舟,只是规模方面没有南宫世家那般奢华罢了。

  毕竟,瑶池宴除了是让玄界各宗的天才子弟亮相之外,同时也是各个宗门彰显底蕴的时候。

  苏安然抵达岛坊后,他也没有麻烦仙女宫的弟子,一抬手就将手中的灵梭收了起来。

  “真是怀念呢。”

  青玉看着苏安然的举动,有些感慨的说道:“这是我们继天元秘境后,第二次一起搭乘这灵梭吧。”

  “还有我!还有我!”小屠夫在一旁跳跳嚷嚷的。

  青玉默默的盯了小屠夫一眼,然后从储物戒里拿出一柄飞剑递给屠夫:“乖,一边傻去。”

  “噢。”小屠夫接过飞剑,然后就开开心心的跑一边去了。

  苏安然瞥了这个典型的有奶就是娘的蠢小孩,倒也没怎么干涉。

  瑶池宴是年轻一代的天才聚会,与会者全员都是凝魂境,同时也是寓意着这些年轻一代的弟子正式接过前辈的接力棒,开始拥有在玄界独立行走的能力,所以他们各自背后的宗门除了给予一些能够彰显宗门底蕴:如灵舟、行宫、后勤人手等等的支援外,是不会在明面上让修为更加高深的修士随行的。

  因此如今在仙女宫的岛坊,除了仙女宫的门人外,是没有其他宗门的修士具备地仙境以上的实力。

  再说了,屠夫乃是他撕裂一半神魂塑造而出,与他有着非常强烈的神魂感应,所以如果屠夫真的出了什么事,苏安然自然也能够第一时间发现。

  所以苏安然自然不用担心屠夫的安全了。

  “苏公子。”

  一声轻柔的嗓音,适时的响起。

  恰好拉回了苏安然的注意力。

  一名穿着宫装的靓丽女子款款而至。

  “是你呀。”苏安然看着苏嫣然,然后笑了一声,“好久不见。”

  看着露出轻笑声的苏安然,苏嫣然突然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之前那种压得她近乎就要喘不过气的感觉,此时终于彻底消失了。

  “好久不见。”苏嫣然笑着轻轻点头,然后又转过头望着青玉,道:“青玉殿下,好久不见。”

  “我如今已经不是什么殿下了。”青玉望着眼前这个女人,也同样有些感慨。

  十年前的画面,伴随着苏嫣然的出现,又一次浮现在青玉的面前。

  历历在目。

  但与之相比的却是青玉如今也变得淡然许多,不像曾经那般对苏嫣然充满了敌意。

  这是三人自十年后的又一次相见。

  只是与苏嫣然此前想像中的情况有很大的不同,在真正见到苏安然和青玉之后,她却是发现自己的心境变得平和了许多,原本以为会有很多想说之话的假想,此时也都随风而散。

  “苏公子,青玉小姐,请随我来吧,我已经给你们备好别苑了。”

  看着心态突然有了转变的苏嫣然,苏安然感慨良多。

  在苏安然的眼里,相比起十年前的她,如今的苏嫣然无疑是要成熟了许多,而且也变得真正的稳重起来,没有了以前那种苏安然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的故作稳重。

  “你的实力可不弱,至少比起你们仙女宫推选出来的圣女要强得多了,结果你居然不是圣女,你们仙女宫也太欺负人了。”苏安然突然想到对方如今还不是圣女,据说被仙女宫从圣女选拔中给筛掉,便有些替其抱不平。

  想来这十年间,对方的日子恐怕也不太好过呢。

  “林师妹天资才情皆在我之上,她如今的排名低了。”苏嫣然一脸巧笑倩兮,回应得也落落大方,并没有一丝虚情假意。

  这一点,身为最能感应心绪变化的青玉,是最有发言权。

  “啧,你这副一脸心甘情愿的模样,一点也不像我以前认识的那个人。”

  对于青玉的这句话,苏嫣然也只是笑了一声,却并不作答。

  不过眼尖的她,却是发现了正站在十数米外,一脸好奇盯着自己的那个小女孩。

  顺着苏嫣然有些好奇的目光神色,苏安然和青玉两人回头一眼,便看到小屠夫正抱着飞剑站在远处,尽管眼眸中满是好奇之色,但她还是没有擅自靠近,而是遵循着和青玉之前的协议,自己在一边傻乐。

  “这憨憨……”苏安然一脸无语,“过来。”

  小屠夫望了一眼苏安然,但还是没有迈动脚步。

  青玉笑着招了招手,于是小屠夫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甜甜的笑道:“娘亲!”

  苏嫣然心中震惊!

  这是青玉的女儿?

  那她的父亲……

  苏嫣然转过头望着苏安然。

  苏安然倒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虽然不知道青玉是怎么和屠夫勾搭上的,但至少他知道青玉是在帮他养孩子呢,而且这屠夫这家伙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坏毛病,如今完全就是一副“给飞剑就是娘”的作态。

  “叫……”苏安然望了一眼苏嫣然,却是突然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苏嫣然了。

  “喊苏姨。”青玉顺势补了一句。

  “苏姨。”小屠夫立即乖巧的叫人。

  “啊,真是可爱的孩子。”苏嫣然勉强回神,“不知道这孩子是你……”

  “这是安然的女儿。”青玉笑了笑。

  “噢……哦。”苏嫣然一脸了然的点了点头。

  喊青玉娘亲,又是苏安然的女儿……

  果然!

  苏嫣然瞬间就明悟了:这果然是苏安然和青玉的生下来的女儿!难怪长得这么可爱!……不过,这孩子现在起码得有十岁了吧?也就是说,苏安然把青玉抱回太一谷就……就……

  苏嫣然觉得自己不能继续想了,不然怕不是又要被杀人灭口了。

  “你喊我苏姨,那作为长辈我肯定得给你一份见面礼。”苏嫣然决定自己必须得和这个小家伙打好关系,于是想了想,就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一件绝品法宝递给小屠夫,“这是一件防御法宝,虽然功能并不强大,但它具有相当高的自主防卫性能,只要带在身上就能够起效,不需要你消耗真气去激发。”

  只是,令人觉得空气变得尴尬的是,小屠夫却并没有去接这件法宝,她只是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望着苏嫣然。

  “还不跟人说谢谢。”苏安然开口打破沉默。

  这种长辈赠予后辈见面礼的习俗,是玄界自古有之。

  而且你还不能拒绝,否则的话就相当的不给面子。

  苏安然对苏嫣然并没有太大的恶感,所以自然不想拂了对方的颜面。

  “可是……我不喜欢法宝呀。”小屠夫委委屈屈的说着。

  “啊。”这下子,苏嫣然是真的有些尴尬了。

  不过作为接受过仙女宫待人接物课程培训过的优秀学员,她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送见面礼那肯定得投其所好,这是苏姨的不是,我考虑不周。……那么你喜欢什么呀,你告诉苏姨,苏姨去给你找。”

  “飞剑!”小屠夫双眸一亮。

  “你别太得寸进尺了。”苏安然只看小屠夫的眼神,就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了,“你别搭理她。”

  “没事没事。”苏嫣然笑着摇头,然后还真的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一柄绝品飞剑,“来,这个送你。”

  “谢谢苏姨!”小屠夫秒接飞剑,然后就藏到了自己的储物袋里,而且在做这个举动的同时,为了防止被苏安然逮住,她还顺势转到了青玉的背后,只露出半个脑袋望着苏安然,“这是苏姨给我的,你不能抢!”

  “我看你是皮痒了。”苏安然脸色发黑。

  “小孩子嘛,没关系的。”苏嫣然笑着说道,“而且我也不会使用飞剑,这飞剑放在我这,简直就是明珠暗投,我觉得送给你女儿,这就是最好的归宿了。”

  苏安然一脸无语。

  屠夫拿了飞剑干什么用,别人不清楚,他还能不清楚嘛。

  这飞剑放在苏嫣然这里,起码是安全的啊。

  你没看刚才屠夫从你手上接过飞剑时,你那柄飞剑都在颤抖了吗?

  “这孩子叫什么呀。”

  “苏姨,我叫屠夫,苏屠夫。”不等苏安然回答,屠夫立即就抢答了。

  “好……好名字。”苏嫣然再度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苏安然,见他脸色依旧发黑,她猜想或许苏安然是不喜欢叫这个名字的,那么这……有可能是青玉起的?

  “真是相当威武的名字呢。”

  “这名字不是我起的。”苏安然急忙澄清,表示屠夫名字这锅他不背。

  “青玉小姐起的名字相当有寓意呢。”

  青玉:(?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