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秦时小说家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师兄我来(求订阅、票票)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师兄我来(求订阅、票票)

  “另辟宗门?”

  “也许将来会有吧。”

  “于本侯来说,也就是一处修行之地,如关尹子那般闭关修行于天宗之地,其后弟子铸就道家一脉。”

  宗门!

  实际上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慢慢形成的。

  如自己将来落脚蜀山,收下弟子门人,初始为道者,然……世事争锋,自有成群,宗门乃生。

  周清摆摆手,说是也不是。

  “嫣然明矣!”

  纪嫣然颔首。

  武真侯之意不难理解。

  何况,当初人宗的前辈出走天宗,一开始也只是想要寻找一处修行之地,妙悟玄法,可是,后来人宗便是出现了。

  就是那个道理。

  “有公子相助,嫣然姑娘十年之内,突破至玄关圆满不难。”

  “早一点窥得合道妙境,也可有机缘破入其中。”

  白芊红笑语。

  公子一身所修驳杂,多年来,她们的修为,多是受益于公子,无论是先天,还是化神,还是如今的玄关。

  是对于公子的修行,她们却难以有所助力。

  真空一体,与道合真!

  那般境界……她们难以窥探,可从上古人皇轩辕氏的修行来说,性命交修之法,还是有一定裨益的。

  纪嫣然所修阴阳家五行妙法,契合天道阴阳,果然所用,公子或可有得,同样,纪嫣然也能够有所得。

  虽言十年之内,纪嫣然可入玄关圆满,说不准还要不了十年。

  如晓梦这般的资质,具体《御剑术》第二重关,只有一步之遥,妙悟,便是虚空一体的境界。

  再行水磨熔炼,玄关圆满便可成就。

  “嘻嘻,我觉得你你今天说的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道理的。”

  焰灵姬在侧,也是皓齿星眸弯弯。

  没有公子当初的助力,纪嫣然想要有此刻的境界,还做不到。

  “性命之道!”

  “可助你快速妙悟虚空一体。”

  于纪嫣然,晓梦也是相熟的。

  单薄的青色长衫曳地,银色长发绾成道髻,银眸看向纪嫣然,想要纪嫣然入蜀山,是好事。

  她入蜀山,极好。

  不入蜀山,倒也没有什么。

  “容嫣然思忖。”

  迎着四周诸人目光,纪嫣然只是无奈一笑。

  入蜀山?

  阴阳家智者一脉的道理呢?

  却是……芊红姑娘所言的修行之道,的确存在,当初和玄清子性命交修,一.夜之间,修为大进。

  省却自己多年之功。

  从云舒姑娘她们的修为,也可一窥。

  对于己身的修行,有很大的好处。

  可是……自己不能够给予直接的答复。

  眼下,召水、紫阳的修行,还没有进入正轨。

  “不着急。”

  “道者的修行本就是自由的。”

  周清颔首。

  天地万物,每个人都是自由的。

  修炼至玄关,更应该是自由的。

  有自由无所持之心,方可一窥天道之妙。

  “武真侯微言大义。”

  “说来,此次嫣然前来咸阳,除了一观接下来的咸阳盛事以外,还有另外一桩事情。”

  “希冀武真侯助力。”

  纪嫣然一礼。

  随其后,秀眸光芒一转,落在身边的召水身上,单手指了过去。

  “为了她?”

  “说说?”

  周清正在执箸夹着一片秘制牛肉,是焰灵近些时日待在府中处理的,滋味相当可以,已经和岁月长河中没有什么差距了。

  很是鲜嫩。

  口感很好。

  顺着纪嫣然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她的那个弟子召水。

  为了她。

  所为何事?

  “武真侯可否看出她的不同?”

  纪嫣然轻道。

  以武真侯的修为造诣,当可解决召水身上的麻烦。

  前一刻正在品味佳肴的召水二人,停下手中动作,看向师尊,一礼又落在上首武真侯。

  师尊的目的,自己知道。

  己身也是期待。

  “不同?”

  “你是说她身上的阴阳咒印?”

  “那道咒印的力量,本侯熟悉,是阴阳家封眠咒印的手笔,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股力量。”

  “本侯……有些熟悉。”

  周清放下手中木箸,从云舒手中接过酒樽,轻轻摇晃着,召水身上的不同?

  似乎不难发现。

  在见到这个小丫头的一瞬间,她身上的一切对于自己没有任何秘密,无论是所修的玄功,还是身上的咒印隐患。

  不过,那些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以纪嫣然的修为,完全可以发现那些咒印之力。

  以她如今的境界,解决召水身上的麻烦也不难。

  要说更多的不同,暂时没有发觉。

  姿容初显明艳?

  应当不是纪嫣然让自己所观的。

  “她身上还有医家的气息,根据兰陵城内的情况,公子,应该是医家念端传人端木蓉所传。”

  雪儿紧随着说了一句。

  “嗯!”

  周清紫色玄眸一闪,再一次洞察召水浑身上下。

  除了雪儿所言那般,还有更为细致的气息残留,阴阳家术者一脉的传承?

  虽说很微弱,甚至于不可察,终究还存在经络之中,并未彻底散去。

  筋骨少幼之时,就得到相当的淬炼。

  ……。

  召水在下首静静听着。

  这些前辈的修行果然强大,自己一身所修,在她们眼中,根本没有任何秘密所言,如此,心中更为期待。

  “如果是普通的阴阳咒印,嫣然还是可以将其解开的。”

  “可是……欲要将咒印之力拔出,却遇到另外的难事,以至于召水身上的隐患一直到现在。”

  “入咸阳的另外一件事,便是希望武真侯出手助力。”

  “将召水身上的隐患之力磨灭。”

  随口中脆亮之语,纪嫣然从案后起身,窈窕一礼,长发摇晃,果真是简简单单的咒印之力就好了。

  那种力量……不亲至处理,根本察觉不了。

  实在是难缠。

  也不知道南公为何这般做!

  “武真侯前辈!”

  召水、紫阳见状,也是快速起身一礼。

  “以你现在的修为层次都解决不了?”

  “有趣。”

  “既如此,本侯就亲自瞧瞧。”

  周清还真来了兴趣。

  自从修为破入真空合道之后,诸夏间基本上没有任何可以对自己造成麻烦的力量与存在了。

  眼前直接来了一个。

  如何不惊喜。

  心随意转,体表上下已然紫色玄光隐现,眉心正中,一道金色的太极虚影显化,浩瀚之力已然调动。

  “公子,让芊红一试吧。”

  “相较之嫣然姑娘的修为,芊红不自谦,略超出一筹。”

  只是,未待周清出手,下首左侧已然一道浅紫色玄光闪烁,进而踏步入厅中,福身一礼。

  玄功运转,纵横之气归元,清静之气环绕,晶莹的浅紫色光芒流转浑身上下,肌肤表面尽皆华光。

  点染曲眉,明眸善睐,看向上首的大人。

  “这……,芊红姑娘,嫣然并无它意。”

  “召水身上的这道咒印却是难缠。”

  纪嫣然红.唇轻启,神容顿显惊诧。

  观白芊红动作,心中一突,似是想到了什么,踏步间,亦是出现在厅中,连忙说着。

  自己并无恶意。

  果然是普通的封眠咒印,自己就可以解决。

  否则,根本无需来此的。

  对于武真侯,自己也没有任何恶意。

  更不会有所图谋。

  “芊红!”

  “多虑了。”

  周清也是一怔,瞬息,也是明悟芊红之心。

  顺而,哑然一笑。

  芊红此举……颇有些不给纪嫣然留情面,怕她施展什么小手段,却是……无论是否有小手段,周清觉得,都不算什么。

  “师兄,我来吧。”

  “阴阳家的阴阳二气,铸就咒印,欲要将其拔出,芊红的纵横之气略显霸道,清静不足。”

  玄光闪烁,青衣银发。

  脚踏道青色泽的高靴,银眸落在入厅中的召水身上。

  白芊红的修行乃是以纵横为主,杂糅道家所修,清明之气略差,道阴阳霸道浮现,对战攻伐,自然强大。

  若说化开阴阳家的咒印,少了一些优势。

  “哈哈哈。”

  “你们呐。”

  “行,晓梦,让师兄看看你的手段。”

  “芊红,归座。“

  周身异象玄光散去,周清无可奈何的看向下首芊红和晓梦两个人,此举可是有些令纪嫣然有些难堪。

  既然晓梦有这个兴致,试试也无妨,闲着也是闲着。

  以晓梦此刻距离虚空一体大成只有一步之遥的境界,厅中……以其最高,清静之法也是最为精通。

  那是天宗的根本之法。

  芊红在这方面,和晓梦相比,的确差了一筹。

  “嫣然姑娘见谅,在下并无那般不测之心。”

  白芊红看向纪嫣然,笑语一礼。

  无论如何,谨慎些总归没错的。

  毕竟从先前开始,纪嫣然迟疑公子镇杀楚南公,又隐约婉拒自己的相邀入蜀山,或许没有什么。

  终究,多谢心思没错的。

  “无妨。”

  “实则……召水身上的咒印却为奇异。”

  纪嫣然只是一笑,回复一礼。

  视线再次落在召水的身上。

  “晓梦,试试吧。”

  周清轻道。

  顺而,白芊红、纪嫣然二人各自归于厅侧,紫阳也是退向一旁,只留下晓梦和其身边三尺开外的召水。

  “阴阳咒印!”

  月眉星眼平静,耀如春花的肌肤表面,顿生青色玄光,一念而觉,玄功运转,异象顿生。

  晓梦回身举步,灵觉笼罩面前的召水。

  覆盖道韵玄光的秀手伸出,无量清静落下,顷刻间笼罩召水浑身上下,顺着召水周身的百脉,透体而入,没有任何的拦阻。

  何况,就算有拦阻,也几乎不存在。

  一时间,热闹的厅内,一道道目光汇聚在晓梦、召水身上,随着异象的变幻,道道明眸涌动亮光。

  不知道是否真的如纪嫣然所言,这道阴阳咒印难缠!

  需要公子亲自出手!

  亦或者……会被晓梦轻而易举的解决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