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墨唐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后宫之中,气氛压抑。

  自从乱世谶言现世之后,整个后宫更是避讳莫深,按照史书,最有可能掌控皇权的都是出自于皇宫。

  “芈月,赵太后,吕后,窦太后…………”

  整个皇宫个个人人自危,唯恐被乱世谶言攀附之上,而墨刊和儒刊的公开辟谣,让后宫众人不由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既然儒刊和墨刊公开宣称乱世谶言为假,那就代表不再牵连后宫之人,更别说已经有了疑似女主武王的李君羡被赶出了皇宫,一时之间,后宫气氛为之一松。

  “既然乱世谶言乃是阴阳家的谋逆之言,那陛下为何还要怀疑李将军,这岂不是落人口实么?”立政殿内,长孙皇后劝谏道。

  虽然历代掌权的女性都是后宫出身,而且都皇后之位最多,然而长孙皇后却没有丝毫避讳,一来她和李世民感情深厚,二来她的身体已经每况日下,恐怕根本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朕自然知道李君羡忠心耿耿,经过墨顿的提醒,朕这才察觉李君羡极为契合乱世谶言,就顺势让其下放到华州,引出残余的阴阳家,将其一网打尽。”李世民解释道,对于长孙皇后他可是绝对相信,并未隐瞒。

  长孙皇后顿时恍然,心中明白这乃是最好的结局,一方面可以打击阴阳家,另一方面则是间接救下了李君羡,因为自己丈夫的心性他最为了解,如果他心中真的不介意乱世谶言,恐怕就不会下放李君羡。

  “后宫最近气氛紧张,陛下最好还是安抚一番!”李世民和长孙皇后温存一番,就被长孙皇后劝谏道。

  长孙皇后极为识大体,自然知道哪怕有墨刊和儒刊的公开辟谣,也比不上李世民亲自安抚,唯有李世民亲口说乱世谶言乃是谣言,后宫才能恢复往日的平静,否则在各种猜忌和杜撰之下,恐怕终究要酿成大祸。

  李世民起身离开立政殿,纷纷安抚一众妃子,对于众妃都大加赏赐,甚至阴妃为自己的齐王李佑讨要封地之时,李世民大手一挥,为李佑讨得了齐州大都督的官位,掌控齐州军政大权。

  李世民连续安抚一众妃子,当来到郑充华的宫殿之时,已经夜幕降临,就趁机在郑充华处留宿。

  “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不如男…………。”

  一段脍炙人口的花木兰选段唱玩,郑充华柔声扑倒李世民的怀中,娇声道:“陛下,臣妾这段木兰曲唱的怎样?”

  “不错,爱妃的唱功又有精进了,简直是堪比公孙大家。”李世民美女在怀,连声称赞道墨家子,公孙大家就是公孙月的尊称,自从木兰曲横空出世之后,公孙月的名声一夜之间誉满长安城。

  “妾身最近无事,无聊之下这才研究唱功,陛下谬赞了,臣妾自知和公孙姑娘的唱功相差甚远,哪里配得上陛下的夸奖。”郑充华一脸娇嗔,她既在李世民面前撒娇,又显得极为知进退,深抓李世民的心思,要知道以李世民的眼光和见识,一些无脑的美女自然不会入其帝心。

  李世民一脸宠溺道:“朕所到之处,诸妃皆因乱世谶言诚惶诚恐,唯独到郑妃这里最为轻松,全无顾忌,难道郑妃就不担心受到乱世谶言牵连么?”

  郑充华嘻嘻一笑道:“臣妾才不怕呢,臣妾要做就做能够帮到陛下的花木兰,才不愿意做什么女主武王,能得到陛下的宠爱是臣妾最大的幸运,此生已经不做他求。”

  “哦!那你这个后宫花木兰准备如何帮朕呀!”李世民调笑道。

  郑充华一本正经道:“让臣妾想想,墨侯提出的破解乱世谶言的方法乃是肢解阴阳家的学说,来破坏阴阳家的气运,最为适合皇家的乃是奉天承运。”

  “奉天承运!”李世民缓缓点头,奉天承运乃是让他满意的阴阳家学说,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郑充华接着道:“然而奉天承运并不是在史书上大笔一挥,而是要将天下臣民时刻都记得陛下乃是奉天承运皇帝。”

  “时刻都记着?那该如何做。”李世民眼睛一亮道。

  “不但让天下臣民时刻都记着,还要显的庄重,那就莫过于圣旨了,日后陛下在写圣旨的时候,开头写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如此一来,岂不是让天下臣民皆知陛下乃是奉天承运。”郑充华灵光一现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李世民怦然心动,这样的圣旨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既显得庄重,又可以广为人知。

  郑充华得意道:“怎么样,妾身这个后宫花木兰没有白当吧!”

  “不错,正和朕心意。”李世民龙颜大悦,

  当夜夜宿充华宫,对郑充华极尽宠爱,直到第二天天大亮,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李世民刚刚走出充华宫,一旁的庞德上前躬身询问道:“启禀陛下,留还是不留。”

  在皇宫中,留和不留所说的意思乃是皇帝过夜之后,妃子体内的龙种是留还是不留,如果是留,那就代表妃子可以受孕诞下皇子,如果是不留则是需要让宫中的嬷嬷刺激妃子的穴位逼出龙种,然而再喝一碗避子汤药。

  李世民驻足停顿一下,随即冷漠的说道:“不留!”

  “是!”庞德低头应声,吩咐宫女嬷嬷下去安排。

  充华宫内,郑充华慵懒的躺在软榻上,李世民的夜宿皇宫给了她极大地虚荣,她不由抚摸着肚子,如果能够借机怀上龙种,她定然可以母凭子贵,在宫中的地位更进一步。

  “你的提议不错,本宫有赏。”郑充华满意的对着台下的一个小太监的赏赐道,她之所以能够提出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的想法,正是面前这个太监的主意,然而她还不知道面前之人赫然是堂堂新任的阴阳子。

  “多谢充华娘娘的赏赐。”小法师装着一脸惊喜道。

  郑充华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从今以后,你就留在充华宫,本宫会重用于你。”

  在郑充华看来,这个小太监有点本事,可以经常给她出谋划策,帮助她争宠。

  “奴才叩谢娘娘恩典!”小法师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毕竟能够成为郑充华身边的红人,他可以在皇宫中接触更多的疑似女主武王,以便继续推动乱世谶言。

  郑充华摆摆手,示意小法师退下,忽然一群宫娥嬷嬷走了进来,为首的宫娥躬身道:“启禀充华娘娘,奉天承运皇帝曰:不留。”

  “不留!”郑充华顿时僵硬在这里,她为李世民贡献了如此良策,又乃是后宫最受宠的妃子,她本以为和李世民已经情比金坚,结果换来的竟然是一句不留,那就意味着她根本怀不上孩子,一个没有子嗣的妃子在宫中的结局注定是悲惨凄苦,这场后宫荣华富贵最终只是黄粱美梦。

  随着充华殿的大门轰然关闭,里面传来郑充华痛苦的惨叫声,良久之后,一众宫娥这才躬身退去。

  小法师推门进入充华殿,看到郑充华披头散发的躺在软榻上,虽然一身宫装华丽依旧,再也没有之前的精气神。

  “陛下为何要这样对臣妾,臣妾只不过是想要一个孩子。”郑充华双眼无神道。

  小法师叹息一声道:“娘娘难道还没有发现,自从贞观八年,曹王出生之后,宫中诸妃再无生育。”

  郑充华这才恢复一点精气神,问道:“这是为何?”

  想当初太上皇李渊已经垂垂老矣还生下了十多个子女,而李世民如今春秋鼎盛,宫中诸妃皆是适孕的年龄,怎么可能宫中数年来没有新的皇子公主出生。

  小法师看了看左右无人,低声道:“陛下已经有十四子了,无需再添皇子了。”

  “无需再添皇子!”小法师的话如同一声惊雷在郑充华耳边炸响,李世民已经有了十四个皇子,根本不必担心继承人问题,也就是说她郑充华就是再受宠爱,也不会诞下一儿半女。

  难道她注定要在这深宫之中一人孤独终老,郑充华想想都不寒而栗,她如今正是大好的豆蔻年华,却一眼看到了自己日后悲惨的结局。

  “你一个小太监能够如此眼光也是难能可贵,以你说,本宫如何才能诞下皇子。”郑充华皱眉问道。

  小法师嘴角诡异一笑道:“能让娘娘诞下皇子的只有皇上,如今娘娘虽然受宠,但是地位不高,如今长孙皇后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如果娘娘能够在抓住机会,在长孙皇后过世之后,娘娘登上皇后之位,未尝不可让皇上破例。”

  如今他已经是郑充华身边的红人,如果郑充华能够登上皇后之位,那他日后定然水涨船高,未尝不能达到庞德的地位,到那时他想要推动乱世谶言的成功机会大大增加。

  “皇后之位。”郑充华不由眼睛一亮,长孙皇后身体日渐虚弱,她本就是长孙皇后的后手,如果能够借机操作一番,未尝没有机会登上皇后的宝座。